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十八)

时间:2015-10-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桑荫宅和幻莲谈了一阵话,又看幻莲写完了字,自己走了出来。觉得时间还早,便上后面陆先生的花园去玩去。到了那里,看见门是开着的,顺脚就走了进去。绕了不少花圃,忽然在一片向日葵底下看见伍宝笙坐在地上。身下青草地上铺了一件短外衣。伍宝笙正低了头往一个小本子上写记录。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也看见了他。 
  "这么好的一个花园,"他说:"这么许多好花,可是等我一想到都是试验品时,就都没景致了!"
  "我们比你苦得多哪!"她把小本子合上,站起来拿起地上的外衣,抖了一抖。把小本子和笔装到外衣口袋里说:"作一作记录,被你看见了都觉得煞风景!我们自己呢,不但要记下来,而且在种下这些植物的时候,早都预先知道了他们的生活史呢!"
  "你回去了?"
  "不,到那边去看看几种别的东西。"她笑一笑又说:"你一个人来的。要作新诗?"
  "我不会作诗。我只是喜欢读诗。"他说:"让我跟着你过去,你就是一首诗。只有我会读!"
  伍宝笙不是那种小家气的女孩子。她太懂得别人的心理了,因此,她也就有了一种因智慧而生的同情心,与慈爱的态度。所以她会鼓励年青的男孩子,她不戕害他们。她本来没有戕害他们的必要,如果她发现对方是一只狰狞的狼,她尽可以躲开。因为她不愿意自己美丽的心魂上有加害于人,或者被人加害的回忆。如果对方是一只无知的小白羊,不过是淘气一点,她便使他驯服,使两人都快乐。当然她也想到:"这只小羊多淘气呀!"然而这完全是疼爱的意思。
  两个人角力时,把对方打伤或打死,并不是一件足以炫耀自己技艺的事。倒是使对方得以保全其肢体,而心悦诚服,才难能,才可贵。
  上帝保佑伍宝笙!她没有碰到过狼。上帝保佑桑荫宅,他那幻梦似的美丽的情感,幸而是碰到了伍宝笙,因此才不曾被打碎。他跟着伍宝笙在花径上走着,他看了伍宝笙的衣服,手臂,与柔细的头发似乎都在说话。都在说:"说出你的爱情!桑荫宅。不要迟疑,马上跪下来承认你心底下埋藏了许久的秘密!"他又想起前两天大宴在田地上告诉他的话:"我们同学了好几年就真发现了不少磐石似的人,比方伍宝笙…"他又想到孔雀东南飞上一句诗:"磐石无转移"。他马上想用诗来表现自己的秘密。他的思潮正是这样纷乱,他是一个太敏感,又太年幼的人。他也许能成为一个诗人?也许这一点灵性就很快地夭折了。
  "伍宝笙,我有一首诗!"他说。
  "不要提诗了!"她笑了起来就站下来看了他说:"我还听见梁崇榕告诉我作的一首诗呢!"这下子柔荫宅可窘得很了!他是曾顺嘴诌了几句打油诗,一半是为了开玩笑,一半是为了使自己高兴的。那是他为梁崇榕诌的,却把梁崇榕气跑了。这件事梁崇榕告诉过伍宝笙。伍宝笙明白桑荫宅是无心的,但是也没有使这事在自己身上重演一遍的必要,所以她马上点明了,免得桑荫宅受更大的窘。虽然这一场小窘是不免的。
  那一次是这样:有一天空袭,警报之后,梁崇榕在山上和她的女伴走散了,正好看见桑荫宅一个人翘起大腿坐在草地上倚了一棵松树看书,她便过去和他结伴,听桑荫宅信口乱译手中读的勃朗宁氏的一首长篇叙事诗。为了有这本诗作媒介,桑荫宅的话头便又自如又流畅,又荒唐地展开了。这种词藻是适合一个活泼女孩子的胃口的。俏皮的梁崇榕便常常笑着。
  有一枝小松叶落下来,缠住了她的头发,她自己伸手去取,把几丝头发扯乱了,也没有取出来。桑荫宅抬起头来看见了,便住了口,不译诗,放下书,给她把小松针理出来,又把她头发顺好。那梳得光泽的丝发,使桑荫宅忘了把手拿开。
  "别摸我的头发呵!我头发上有油!"梁崇榕说,桑荫宅不待她说完马上如译诗那样敏捷顺嘴一路诌下去:
  "别摸我的头发呵!我头发上有油,
  油粘在你手上呵;难洗揉!
  别动我的卷儿呵,我今天没卷紧。
  如果散下来,叫我怎么说呢?
  也别尽在我腮上擦呵!你知道!
  粉色儿不匀了,人家会多心哪!
  这更不成功了呵!桑荫宅!
  胭脂、口红,全上了你的脸啦!"
  这么样胡说八道地怎么不叫人生气呢?梁崇榕站起来就走。正巧那边她妹妹同几个女同学来了。桑荫宅连个分辩的机会都没有便被留在那小松树底下了。
  伍宝笙想起梁崇榕述说的情形来,就忍不住要笑,她向桑荫宅说:"你那一首算是什么诗呢?"
  "我事后一想,才发现有来源!"他兴奋地说,把方才在伍宝笙身边做的白日梦也忘了:"我那是同诗经'野有死麇''将仲子'同一格调!"
  "不同一格调也不要紧。"伍宝笙温和地笑着说:"民歌性质的作品只有一个条件:'自然'。你这小诗的作风就不坏。方才你不是说你又有了诗吗?"
  "不能念出来了!不能了!"他狼狈地说。他忽然脸红起来。额上都见汗了。
  伍宝笙装做没看见,她又掏出小本子来,笑着说:"我又要作记录了。你要不要自己走开?去想你的新句子?"
  "我要!我要!"他心慌意乱地说。他便忙回头向园外回去的路上走了。他心上想:"伍宝笙真是天使!"
  伍宝笙说:"写好了给我看看。作诗不全凭灵感也是要勤练习的。"她见他走远了。便把记录本子又放口袋里。她根本没有什么要记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