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十七)

时间:2015-10-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孟勤!你走过来。"她拭着泪说:"别把我丢在这儿带着眼泪,一个人站着。我总是尽力听从你的话的。我想你一定讨厌我哭,我不哭了。我不服气我会被你抽打死也不能叫你惊奇一下!你打罢!骂罢!我总有一天成为你眼里一颗耀目的星星。我没有碰见过能胜过我的人!"
  余孟勤不自觉地走过来了。他心上先是很觉得惭愧。后来听到蔺燕梅说:"我总有一天成为你眼里一颗耀目的星星"。他又有了批评。他想说:"这动机又是错误的!又是女人气的!"但是他说不出口了。他只说:"慢慢地走到顾先生家去罢。也许你能帮助顾太太招呼一下呢!"
  蔺燕梅和他并着走了。她说:"孟勤!你能不能把说话的口气改一点?不是要你注意这些小节。我只求你把口气改一下好增加一点鼓励性!你太摧残别人的自尊心了!"
  "这句话有道理。"
  "你看,那边有好些同学站着看了我们:谁知道我现在是这么一种可怜的处境,谁想得到我们谈得是这么一种难堪的对话!"
  余孟勤又不想听了。他便不开口。他甚至都不想去顾家了。顾先生一直那么向他夸蔺燕梅的才华品貌。又一向那么怂恿他来接近她。而她原来也是一个女人。金先生一直向他保证结婚并不妨碍工作。又说他或者可以更明确地证实金先生的话。但是他的经验觉得还是自己的话对!他想:"我已经牺牲不少了。至少一部分时间,一部分精力。而女人与学问的关系偏那么淡!"
  蔺燕梅也只是默默地随了他走。
  余孟勤不能明白自己。若不然就是他口是心非。第一,蔺燕梅聪明才智并不在他之下。第二,他只能说'人'与学问的关系如何如何。若要提到'女人'那么女人也有话要问男人与学问的关系。若是他不能提出充分的理由,他不该偏心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第三,若是说起牺牲来,恐怕他所牺牲的比他所说的还要多些。因为近来他若是一天不看见蔺燕梅,心便未必安定得了!别瞧他见了她净说硬话。
  不见那一双走在他身边的美丽的脚吗?那一双在去年初开学时,人家下汽车伸出走第一步时,便把他迷昏了的脚!暑假初去大普吉送荷兰鼠时,使他失手误捉的脚!现在走在他身边了!他偏要和人家谈死学问。若是天下人都谈起学问不作别的事情这还得了吗?人人都要像你余孟勤一样?都作半生不熟的书本儿哲学家又有什么好?这些且不谈他,若是蔺燕梅不依你,跺起这一双好看的脚说:"爱跟我玩就跟我玩,不爱跟我玩,放我走。别紧着教训我!"你个余孟勤又怎么样呢?
  但是天下事情偏有这么气人的。谁也惹不到蔺燕梅心上。她偏把余孟勤的话藏在自己心上。谁若是想从她心上把余孟勤的荆棘似的言论拔出来,非得把玫瑰花瓣似的芬芳心房先行剖开,流血、弄破!
  余孟勤把他美丽的俘虏带到顾先生家时,他心上也有一点不忍了。他想:"蔺燕梅也真特别,她竟这么乖乖儿地依顺我的话!"他便在敲门之前先低下头来对她说:"心上平静了吧,不生我的气了吧?"
  "只愿你别怪我曾经生气就够了。"她又几乎流泪:"我也知道这一条路难走。你每次着急是应该的,你责备的也是好话!"在这种情形下,蔺燕梅和余孟勤都是在半催眠的心理中的。她和他都以为两个人能如此关切着急和原谅全是为着一种崇高、永恒的学术理想的原故。而又仅是为了这崇高、永恒的学术理想的原故。
  他们敲了一下门。有一个女孩子跑来开了:"余哥哥,蔺姐姐!"她喊。她便习惯地伸了小手要蔺燕梅抱。把梳着两支小辫子的头倚在蔺姐姐肩上。小圆脸,大眼睛,也怪逗人爱的。她才五岁半。已经可以够到开门闩的了。蔺燕梅便把手中的书本交给余孟勤,从地下抱起顾先生的小女儿来。顾先生有三个孩子。这次来昆明只带了最小的一个。
  "妈妈,爸爸都在家,小芸?"余孟勤把门关上问。
  小芸却不回答他。只轻轻在耳边告诉她的蔺姐姐说:"我光告诉你,蔺姐姐,爸爸还没回来,妈妈在厨房浇菜呢!"
  他们走进一个方方的天井。石砌的地,同廊子。到了正房上。这里一共住了两家。正房三间是顾先生住的。房东自己住在厢房。顾先生的房东是最客气的了,并不大计较房钱,只要租给一家念书人。若不然,顾先生也只有同别的教授一样去住大杂院去了。这里不但清净而且有花木呢!
  "下来吧,小芸!"蔺燕梅把她放在地上:"越来越重了,把姐姐压死算完,这孩子!"
  "爸爸还嫌我轻哩!"她说:"爸爸说'可怜的小芸,这个穷爸爸都把你饿瘦啦!'爸爸就叹一口气!就这么说!"
  顾太太听见了声就走出厨房来,手里还拿了锅铲:"小芸,叫过哥哥,姐姐了没有?"又和他们招呼了。
  "忙了一下午吧?顾太太。"余孟勤说:"要不要燕梅帮帮忙?"
  "忙了一整天了呢!"顾太太笑着说:"你光会说,你就不会帮忙?"
  "叫他歇歇儿吧!"蔺燕梅笑着看了他一眼说:"他说也说了半天了。怪累的。还是我来吧。"
  "大家一块儿歇歇罢。"顾太太说:"我也把锅铲放回厨房去。都差不多了。"
  她从厨房回来,三个人便到顾先生书房来坐。这间房子颇宽敞,明纸窗下一个大书案。桌上书架上,茶几上都收拾得清清楚楚地。蔺燕梅说:"小芸,让我把你放到书桌上来。小孩坐高凳子。姐姐看看小芸今天美不美!"她就把小芸抱上桌子。
  "姐姐才美呢!"她说:"小芸就爱姐姐。不许别人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