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空心人

时间:2015-10-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傅爱毛 点击:
空心人

  1 
   
  下了几天的雪终于停了,地面一片白茫茫的。窝着偷懒的太阳没精打采地从云彩缝里探出一张黄巴巴、病蔫蔫的脸,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半空中挂着,像一张冻得硬邦邦的秫秫面饼子似的,让人感觉似乎更冷了。杨结实一边坐在火炉旁抽着冬虫夏草烟,一边想:他娘的,可着劲儿地冷吧。越冷越好。最好直接从天上下冰刀子,那才叫过瘾哩。照这样冷下去,煤价还得长。只要煤价不停地往上疯长,钞票就会像雪片子一样滚滚而来,想挡都挡不住。不过,忙活了这么些天,无论如何,晚上得进城去洗个桑拿,冲冲身上的霉气了。 
  杨结实是杨树岗煤矿的矿主,以前差不多每个礼拜都要进城去洗一次桑拿。可是,由于矿上刚刚出了事故,死了三个人,好不容易才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打点好,半个多月没有进城去,浑身的骨头如同拧得过紧的螺丝帽,快要绷不住劲儿了。心说:贱骨头、贱骨头,这人的一身骨头帮子就是贱。几天不拿捏拿捏、敲打敲打,就浑身不自在,跟闹了猪瘟似的。 
  煤矿上出事故这是家常便饭,几乎防不胜防。塌方、冒顶、出水、瓦斯爆炸,不出这事出那事,按住了葫芦瓢起来。没办法,上万人的国有大矿还保不准哩,何况是这种(又鸟)卵般的私人小煤窑呢?不过,煤窑虽小,钞票却不少赚。杨结实打了几年煤窑,已经为自己挣下了好几百万。虽然这次出事赔进去了一老鼻子钱,但丝毫不伤元气。只要上级不把煤窑查封掉,要不了两个月,那戳出来的窟窿眼子就会富富裕裕地填补上,该咋挣钱还咋挣。 
  冬月里,天黑得早,虽然有雪光的映照,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却已是暮色苍茫了。杨结实在煤窑上兜了一圈子,见工人们都各就各位地干着自己手头的活路,黝黑发亮的煤炭乌金般源源不断地从井下运送上来,一副繁荣昌盛、蒸蒸日上的景象,便满意地上路了。 
  县城在几十里开外的地方,依山而立、极尽铺排。虽然面积不大,却繁华似锦、热闹非凡。洗脚城、豪华大酒楼、咖啡屋、秀女坊,大城市该有的花样,这里一样也不短缺,上百万元一辆的私家小轿车更是触目可见,被省城的人戏称为“山城小香港”。一个坐落在山区的小县城能够这般繁华,全得益于这里的煤矿。这个地方别的没有,就是出产煤炭。煤炭是现成的,就埋藏在地底下,只要挖出来,就能换成钱,想不富都不成。不过,那些富得流油的都是像杨结实这样的私人窑主。 
  杨结实到底是个泥腿子出身的暴发户,虽然拥有两辆私家车,自己却不大会开,替他开车的是一个名叫刘石根的小伙子。刘石根是外地人,原本是矿上一个下窑挖煤的打工仔,杨结实看他长得人高马大,再加上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且会开车,就让他做了自己的司机。原来替他开车的是他的一个远房表侄,那小伙子嘴巴太松,把不住门儿。有个屁大的事,就传扬得到处一片腥乎乎的,跟洒了羊血似的。后来,他就看中了这个哑巴刘石根。每一次进城,他都只让石根一个人跟着,图的就是他那锯了嘴儿的葫芦,闷哑。小伙子不是个天生哑巴,他比比划划地告诉工友,他十几岁上喉管里生了瘤子,开刀以后就失了音。不过,他的耳朵却像兔子一般的灵,除了不会说话,什么事都不妨碍。 
  杨结实隔三差五就要进一趟城,每一次进城都短不了做两件事。一是吃羊肉泡馍,二是洗桑拿。岳山县城有十几家泡馍馆子,不过,最正宗的是黑老婆泡馍馆。这是一家上百年的老牌馆子,经手好几代了,那味儿却是一点都不走样。价格呢,自然比别家的贵出一大截子,但,想要品尝一次还得提前买号。杨结实不用提前买号,他是这里的贵宾,享有专门的单间雅座,随到随吃。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不假。 
  黑老婆泡馍就是不一样。许多同行的生意人特意研究过:馍是一样的馍,肉是一样的肉,可泡出来的味儿却从天上错到地下,这个中的缘由就出在辣子和汤料上。辣子是他们自家炸出来的:鲜红透亮,香辣酣畅。放上那么一点到汤里,那汤就点石成金了。进了肚里,第一口满嘴生香,第二口温肺暖肠,第三口汗满印堂,第四口血脉贲张。等到吃完一海碗下来,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敞敞亮亮、舒舒展展了。然后,再去洗个痛痛快快的桑拿,那滋味,怎一个“爽”字了得? 
  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男人们进了桑拿房,洗澡是假,泡小姐是真。杨结实也不例外。然而,杨结实跟别人不一样,他从来没有亲自嫖过。每一次到了桑拿房以后,杨结实都会认认真真地挑选一个最漂亮、最可意的小姐,然后,让别人替自己嫖。让谁替呢?就让哑巴石根。 
  起初的时候哑巴扭扭捏捏的,不大乐意。他替人喝过酒,也替人挨过打,还替人顶缸坐过几年牢,就是在坐牢的时候,他学会了开车拉货,不过,他还从来不曾替人嫖过娼哩。然而,不替呢却是不行,杨结实要解雇他。不想丢掉饭碗,就只好替了。替呢,也不是白替。他每代嫖一次,杨结实都给他一笔劳务费,这劳务费比他下窑挖煤挣得还多,他便横下心来替了。替了几回就想开了,只要有票子赚,干啥不是干呢? 
  不过,这钱也不是瞎挣的。杨结实有一个很特殊的条件:哑巴石根在嫖小姐的时候,必须允许他在现场亲眼观看。而且,必须服从他的指挥和摆布,他让怎么干就怎么干,他让干几回就得干几回,他让干谁就干谁。这样一来,石根就差不多相当于一只受人控制的公狗了。刚开始的两次,石根有些抹不开脸儿,枪栓还没拉开呢,子弹就出膛了。非但杨结实不满意,连小姐都瞧不起。杨结实狠狠地骂了他几回,他才豁出了脸去,结果越来越顺手,几乎每一次杨结实都在一旁连声叫好。至于小姐那厢,只要舍得钞票,就没有玩儿不转的棋局。不就是一只(又鸟)吗?多下几粒米就得了。迄今为止,还没有遇到一个坚决拒绝这三人游戏的小姐。 
  已经很长时间了,杨结实进了城都是这样:先吃一碗黑老婆羊肉泡儿,然后再去桑拿房挑一个漂亮妞儿,自己亲自坐阵,让哑巴石根替自己嫖,嫖完以后开车回家,这差不多成了固定的程式。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