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十四)

时间:2015-09-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象这么一个悦目的镜头,真是不知道叫人用什么来保存好。"顾一白先生说:"这一片湖光山色,这水纹,这微风,还有水里游着的人!用音乐?用散文?用诗?用画?"
  "方才顾先生已经说过了:'这么一个悦目的镜头。'"余孟勤说。"那当然是用照相了。"
  "照相对这个确是十分合宜。"顾先生笑了。他虽然是今年新聘来的教授,虽然他还没有接过一小时的课,他已经对这个大学的学生十分满意了。他接着说:"可是照相旁边还要有几行小注,因为一同要保存的还有这一份心情,这一点快乐的暑假的回忆。"
  "顾先生,那只有这样说了。"余孟勤像是接受一个考试:"我们只有用我们的眼睛照下这眼前的一霎。把影子印在心上。我们一生可以看见许多美丽的摄影,可是如这种有精神,有感觉的回忆是不多的,而又是一纵即逝的。偶然注意到了,必定终身不会失掉。"
  水里游的三个人已游到了山脚下青石岩的附近了,他们一回身,便灵巧的掉头向回游去。青山很高,小路在山腰上,看不清水里是谁。只能从衣饰上看出是一男两女。男的短裤是黑色的。两个女人都是浅色的游泳衣。转身时,那光露着的上半个背部同圆圆的肩膀便隔了水光闪了一下。
  "是梁家姐妹罢?"顾先生说:"男的是谁呢?"
  "不像是梁家姐妹,"余孟勤也正向水里打量:"没有带游泳帽子的那一定是伍宝笙同蔺燕梅。"
  "那么男的是童孝贤了罢。"顾先生说。
  "也不像,"余孟勤说:"小童下了水,不大爱找女孩子玩,他喜欢闹,他嫌女孩子太文气了。顾先生,时候也不早了,我们索性在这里坐一会儿,到吃饭时候再下去罢。"
  顾先生点了点头,两个人便一同坐在路边大石上,看着水里三个人去远了,进入了沙岸边上的一群里也分不出谁是谁来了。
  "今天晚上你打算怎么样?"顾先生说:"这种边民的集会是不大容易得机会参加的。我自己都恨不能把演讲改期去看一看呢;若不是因为这次演讲已经是改过一回期的了,我真要这么做!"
  "我们同学的纪律很好罢?"余孟勤说:"整个夏令营的演讲只有顾先生这一次改过日子。其实去昆明一次没能赶上车回来,真是冤枉。比这次参加散民的拜火会来真不知道差到哪儿去了。"
  "快决定罢,"顾先生说:"若不然我把稿子给你,你今天晚上替我一下。我去参加。"
  "这样不大好。"余孟勤说:"人家要我们守秘密的。这下子又要传开了。我还是去。那件事怎么办呢?"他说着拍了拍手里的包袱。
  顾先生听了,想起方才水中两个美丽的女人身型。他说:"你同谁熟?要一个懂得音乐跳舞的,还顶好是学文学的。"
  "那只有蔺燕梅了。"大余说:"其实在全体中她太受人注意,我宁愿去请伍宝笙。我和她熟些。"
  "这不是一种社交活动。"顾先生说:"也不是先去玩玩。还要从他们拜火会里找点我们要找的东西回来的!我听说蔺燕梅暑假前在一次春季晚会里表演过的。她既是这么能歌善舞,我们该推她做一个文化密使,去参加的。决定了就是她罢。你不过是护从我们密使的一个武官,我们密使的人选不能由你决定的。"两个人一笑站起身来,顺了小路走下山来。这时候太阳已经快靠到山尖了。湖边地低,便先暗了下来。一切景物的色调一起变深。人在这时往往会心一静,想起心事来。
  余孟勤有时候叫人觉得残酷就在这种地方;他不容易为任何事物迷惑了他的分析力量。他可以常常保持他心境之冷静,然后自然地检讨,批评。这样的人批评出来的话便常常靠得住,常常颠扑不破。甚至有时在他发起脾气时也能忽然冷静下来,而从事思想。至少不会失言。这也是日积月累在学校中造成他名望的原因。老朋友们常有人说他不可爱,他便呵呵大笑,说:"顺从迷惑,而说点半醉的言语,倒也是可爱的一个行为哩!"这句话是相当有道理的。
  他今天又残酷地想了一下,他笑着对顾先生说:"顾先生,你觉得金先生,沈蒹一对夫妇是不是理想的?"他的话常是绕着弯起头的。"
  "他们确是值得羡慕的一对。"顾先生答:"我听说你曾经激烈地反对过金先生结婚。"
  "我是反对过他结婚,"他说:"倒不是单说他们这一对结婚不合适。这话说起来太长了。我现在的意思是人材具不同正如物件一样。方才顾先生说去看拜火会以请蔺燕梅为宜。我因想起好些镜头来:灯光底下,交际厅里陪了梁家姐妹是值得骄傲的。穿了薄薄春衫,在一个晴好如今日的早上登名山游胜迹,携了一根手杖,看看身边伍宝笙穿了敞领的白绸衬衫,她白色的鞋底走起来是没有声息的。健美的体态,不修饰而耀人的容姿,手里也有一根软竹鞭,谁的脸上也不免微笑浮开的。另外有一个凌希慧,顾先生你没有见过,她现在休学去仰光作记者去了,她应该出现在无人的森林山岭里同男人一样,穿了厚厚的草绿色短装戴了圆顶防日晒的盔帽,手里也有一杆自卫的枪,在那猛兽出没的山谷旅行。跳出一只豹子,近在十步之内,她也会不慌不忙瞄准射击的。还有一个叫做乔倩垠的,看她清瘦聪明的脸,端了一杯苦药皱眉,耳中听着关切的人规劝她开怀一点,她却苦笑了一下拒绝拖延这无心绪的岁月,那情景也是亲切协调的。……"
  "那么有蔺燕梅陪你去偷着参加散民的拜人会就再协调也没有了。"顾先生拦断了他的话:"别把人家女孩子看得太透彻了,还是迷糊一点才能有快乐。你难道说人家长得那么标致就为了陪你看一次拜火会!"
  "顾先生别忙着给我定罪名。"他笑着说:"我方才的意思是说各人有各人的长处,当然每人长处不止一种,我不过是举例说说罢了。事实上我想像那些图画时,心上并未想到旁边上有我自己在内。我也正奇怪,如果今晚上能约到蔺燕梅一同去得成的活,自己竟会成了画中人物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