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十一)

时间:2015-07-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未央歌(全文在线阅读)   > 十一

  晚饭桌上小童看见大宴同朱石樵都已经回来了。他们都很疲倦,只吃了一点饭便说出去喝茶。于是一齐又去找大余,他说他口袋里一本书装了一天也没有看,晚上要用功了,不去。小童说:"反正你是命定了盖在小方块屋顶下的!"便不邀他。大余说:"你是命定了天天跑,不得休息的。"他今天很高兴,一直是笑着,小童他们自去吃茶。又到了沈氏茶馆。
  两起旅行都有不少事要说,三个好朋友大家抢着说。小童从他们那里知道冯新衔教的是一家相当富有的人家。那一家人为了免得躲警报,疏散在乡下自己的别墅里的,一共是两个中学的孩子。每天只上上课。他们送下了冯新衔又去看过乔倩垠,正值乔倩垠午睡。护士不准打扰,他们便留了个字回来。小童讲了大余打架的事!又讲了大余捉荷兰鼠滑了一跤捉到蔺燕梅脚的事。大家开怀大笑了半天。大宴说:"大余这个人就是对爱情一件事没有正当的认识。其余的事他都有明确的看法。不幸他偏偏是一个特别需要女人扶助的一个。"
  "你是说没有伍宝笙跟蔺燕梅,他今天便不发脾气?那我真正不信!"小童说。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大宴说。
  "我不以为然。"朱石樵说:"没有她两个,大余今天必不会出事而且现在定在这里泡茶了。"
  "绝对不会!"小童忿然地说:"就是不关他事的几个人遇上这种流氓被他看见了也逃不了一场难堪的!"
  "你着什么急!"大宴明白了,解释给他听,"没有她两个,也就不会引起这个流氓的兴致了。"小童听了,也明白过来。他又一想:"还是不对,这一点小聪明何必表露一下呢?这不像朱石樵做的事。"他仔细一想,就问朱石樵说:"大余出去玩了一天,晚上要用功了。何以你说若不是因为有他们两个,大余现在便也一同泡茶呢?"话才出口,他自己马上明白了。大宴也向他笑着。他知道大宴也明白了。他又说:"不过你若是说大余是为了接近她们才一同出去玩了一天这话才有点委屈他。这件事完全是巧合也完全是偶然的。他早上找我们一个也不见。遇上了我之后,我一拖他就一同走了。这是极自然的事。"
  "'这是极自然的事'这一句话是对的。"朱石樵说:"什么巧合,偶然的话是说不得的。"巧合","偶然",全是懒人的字眼儿!我的想法是这样。一个园丁,一个玫瑰,是全校两颗晶亮的明星。一年,至少,从春季晚会说,有三个月了,他们会没有遇上,真是一件不近情理的事。范宽湖没有遮了玫瑰的芬芳,伍宝笙又和余孟勤在北方就是老同学,蔺燕梅天天依了她姐姐。她早晚会遇上他的。今天没有巧合,或者偶然,明天必会有。明天没有后天必会有。这是一件早晚必会发生的事,便说不上巧合或者偶然了。"
  "遇上了便怎样呢?"大宴说。"你的话似乎还没有完。"
  "两个人在没有接近之先,彼此所有的已经都是好印象。"朱石樵说:"见了面之后又有一种群众心理和谈论催促,鼓励着。一个是有着男生之中无人能比的声誉的。一个是女孩子里最出众,光耀的。藉了神话似的玫瑰花做个诗意的背景,又听着园丁,玫瑰这种相连的称呼。别人又偏偏谁也搅不进去。这时间,背景,人物,整个适合一幕顺利的恋爱喜剧的需要。"
  "小童你说怎么样?"大宴是自己有意见的神气。他先问问小童。
  "我觉得那样的话,蔺燕梅怪可怜的。"小童说:"蔺燕梅一定会寂寞。她是要快乐的空气来培养的一朵花。大余像是狂风或是霜雪。热烈起来,又甚过夏季的太阳。"
  "我也这么觉得。"大宴说。"蔺燕梅喜欢唱歌跳舞。大余是个知音是个懂得艺术的人。蔺燕梅功课好。大余是个重视课业的人。她又会打球,大余是个发展平均的人。大余系出名门。祖父以上三代全是清末国家干臣。蔺燕梅的父亲也是在学术上有地位的人。蔺燕梅心思柔和灵巧。大余也正需要照料,并且调和一下那逼人的火气。这么说来全很合适,其实似是而非。大余能够最懂行的称赞蔺燕梅的舞蹈,可是他的太太决不会有机会登台。蔺燕梅也决不会走到一个学者的路上去。大余更不会陪她去打球。门当户对,而且在学校里旗鼓相当,正是不好,他们不会幸福的。"
  "不过形势是如此发展下去的。"朱石樵说。
  "这个我也同意。而且我敢说,一旦他们开始接近,如同今天便可以算了,那感情的发展一定是非常之快的。"大宴说。
  "我闭上眼也能看到这一点。"小童说:"他们似乎还不认识便已在人人心上是默许的一对了。一旦碰到,马上发出一个美丽炫目的火花。从那以后,别人便只有呆看的份儿了。谁也得死了那一份痴心。不管是女生对大余的心思还是男生对蔺燕梅的心思!这真是动人,光辉的一幕。两个人的人物真是空前的!"
  "所以这悲剧是注定的了。"朱石樵说:"我觉得这是女孩子的缺点,她们容易为幻觉所迷,容易不考虑地走上最简单最不用心的路上去,再吃那等待着她的苦果子。还有更糟的就是这样一身维系的大事,她们常常是被动地走着。蔺燕梅今日的风采是不会被人忘记的。所以将来的悲剧也必是人人会知道会感伤的。大余是人人对他将来的期望很大的。到那时一个不快乐的家庭也许就害了他,使大家也只有失望。这样的结果也许能有一样好处,就是牺牲了两颗巨大光明的星辰,而把教训长久地留在后世年青的男女的心里!"
  "这不过是一种希望罢了!"大宴说:"这教训是没有用的。恋情时的人,不论男女,都是不会没有一点糊涂劲儿的。否则,全清楚起来,人类恐怕早已绝了种了。你能说哪一对夫妇是百分之百合适的?他两个平白牺牲掉,是半个后世年青男女也教训不了的。该错时,还是照样的错。你看我们并没有看见他们牺牲呀,现在不是也可以预先看出这教训来么?"
  "这话是对的。"朱石樵说:"方才我那一句话有感情成份在内。我觉得平白地牺牲了他俩,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事,是怪冤枉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