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再见,卡夫卡君

时间:2015-07-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海边的卡夫卡》在线阅读  > 第 49 章 再见,卡夫卡君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听到汽车引擎声越来越近,我走到门外。不久,一辆车头高耸、轮胎粗重的小型卡车出现了。四轮驱动的达特桑①,看上去至少半年没洗车。车厢里放有两块似乎用了很久的长形冲浪板。卡车在小屋跟前停住,引擎关掉后,四下重归寂静。车门打开,一个高个子男人从车上下来,身穿偏大的白T恤和土黄色半长裤,脚上一双鞋跟磨偏的轻便运动鞋,年龄三十光景,宽肩,晒得没有一处不黑,胡须大概三天没刮,头发长得盖住耳朵。我猜测大约是大岛那位在高知开冲浪器材店的哥哥。

  “噢!”他招呼一声。

  “您好!”我说。

  他伸出手,我们在檐廊上握手。手很大。我猜中了,果真是大岛的哥哥。他说大家都叫他萨达②。他说话很慢,字酙句酌,仿佛在说时间有的是不用急。

  “高松打来电话,叫我来这里接你,带你回去。”他说,“说那边有什么急事。”

  “急事?”

  “是的。内容我不知道。”

  “对不起,劳您特意跑来。”

  “那倒没有什么。”他说,“能马上收拾好?”

  “五分钟就行。”

  我归拢衣物塞进背囊的时间里,大岛的哥哥吹着口哨帮忙拾掇房间,关窗,拉合窗帘,检查煤气阀,整理剩余食品,简单刷洗水槽。从他的一举一动不难看出他已非常熟练,仿佛小屋是自己身体的延伸。

  “我弟弟看来对你很满意。”大岛的哥哥说,“弟弟很少满意别人,性格多少有问题。”

  ①日本日产公司出产的卡车。②③在日语中这两个字有“潦倒”之意。④

  “待我十分热情。”

  萨达点头:“想热情还是可以非常热情的。”他简洁地表达看法。

  我坐上卡车助手席,背囊放在脚下。萨达发动引擎,挂档,最后从车窗探出头来,从外侧再次慢慢查看小屋,之后踩下油门。

  “我们兄弟为数不多的共同点之一就是这座深山小屋。”萨达以熟练的手势转动方向盘沿山路下山,“两人都不时心血来潮到这小屋独自过上几天。”他推敲了一阵子自己刚才出口的语句,继续说道:“对我们兄弟来说,这里是非常重要的场所,现在也同样。每次来这里都能得到某种力量,静静的力。我说的你可明白?”

  “我想我明白。”

  “弟弟也能明白。”萨达说,“不明白的人永远不明白。”

  褪色的布面椅罩上沾有很多白色狗毛。狗味儿里掺杂着海潮味儿。还有冲浪板打的石蜡味儿、香烟味儿。空调的调节钮已经失灵。烟灰缸里堆满烟头。车门口袋里随手插着没带盒的卡式磁带。

  “进了几次森林。”我说。

  “很深地?”

  “是的。”我说,“大岛倒是提醒我不要进得太深。”

  “可是你进得相当深?”

  “是的。”

  “我也下过一次决心进得相当深。是啊,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随后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意识集中在把着方向盘的双手上。长长的弯路一段接一段。粗轮胎把小石子挤飞到崖下。路傍时有乌鸦,车开近了它们也不躲避,像看什么珍希玩意儿似的定定地注视着我们通过。

  “见到士兵了?”萨达若无其事地问我,就像在问时间。

  “两个士兵?”

  “是的。”说罢,萨达瞥一眼我的侧脸,“你走到了那里?”

  “嗯。”

  他右手轻握方向盘,沉默良久。没有发表感想,表情也没改变。

  “萨达先生,”

  “嗯?”

  “十年前见那士兵时做什么来着?”我问。

  “我见到那两个士兵,在那里做什么了?”他把我的问话原样重复了一遍。

  我点头等他回答。他从后视镜里查看后面的什么,又将视线拉回到前面。

  “这话我跟谁都还没有说过,”他说,“包括弟弟——不知是弟弟还是妹妹,怎么都无所谓,算是弟弟吧。弟弟对士兵的事一无所知。”

  我默默点头。

  “而且我想这话往后也不会对谁说了,即使对你。我想你大概往后也不会对谁讲起,即使对我。我说的意思你明白?”

  “我想我明白。”

  “什么原因可知道?”

  “因为即使想说也无法用语言准确表达那里的东西,因为真正的答案是不能诉诸语言的。”

  “是那么回事。”萨达说,“一点不错。所以,不能用语言准确表达的东西,最好完全不说。”

  “即使对自己?”

  “是的,即使对自己。”萨达说,“即使对自己也最好什么都不说。”

  萨达把COOLMINT口香糖递给我,我抽一片放在嘴里。

  “冲过浪?”他问。

  “没有。”

  “有机会我教你。”他说,“当然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高知海岸的波浪极好,人也不多。冲浪这东西远比外观有深意。我们通过冲浪学会顺从大自然的力量,不管它多么粗暴。”

  他从T恤口袋里掏出香烟叼在嘴里,用仪表板上的打火机点燃。

  “那也是用语言说不明白的事项之一,是既非Yes又非No的答案里面的一个。”说着,他眯细眼睛,向车窗外缓缓吐了口烟。“夏威夷有个叫TOILET BOWL①的地方,撤退的波浪和涌来的波浪在那里相撞,形成巨大的漩涡,像便盆里的水涡一样团团打转。所以,一旦被卷到那里面去,就很难浮上来。有的波浪很可能让你葬身鱼腹。总之在海里你必须老老实实随波逐流,慌慌张张手刨脚蹬是什么用也没有的,白白消耗体力。实际经历过一次,你就会晓得再没比这更可怕的事了。不过,不克服这种恐惧是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冲浪手的。要单独同死亡相对、相知,战而胜之。在漩涡深处你会考虑各种各样的事,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