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十)

时间:2015-07-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未央歌(全文在线阅读)   > 十

  "这个问题是简单的。"伍宝笙说:"比如这一年,我们经济系有五百四十多个学生。中国一国也用不了五百四十个经济学者。可是一个中国银行,大小分支行,就要用不止五百个懂会计的人。一个学者,同一个技术人员是太不同了。我们换过来用。好比用斧子开门用钥匙劈木柴一样。换过来制造也是同样的弄不好。大学是培养专门学者的地方。如果我们造就的经济学者都出去当了记帐员岂不太可惜了。偏偏钥匙又不能劈木柴,所以他们毕了业在银行里做事,还赶不上一个学徒出身的记帐的。这些话不谈他。你是学文科的还没有这些麻烦。说你不必上大学罢,我也觉得不像一句话。那天春季晚会散会的时候,我们在池塘边,乘着月色看玫瑰花开,我想正是花好月圆的时候。便替你想了点心事。上学是玩儿罢,也对。好品貌也要培养在好环境里。是做学术工作罢,从你的资质,耐心,也一定能成功。两样都做罢。那便也许两样都不成。想不出个结果来。方才史宣文的话,我先是怕你听了之后生活态度一变,走了一条有风险的路子。这一点你明白。你在游艺会之前说过,风头对于一个女孩子是个危险的信号,我所以为你担心。依我们的路罢,又怕你将来回头后悔时,说出与我们今日相同的话。
  "现在我忽然想到了一点,觉得你有另外一个使命。这样,无论你走的是一条什么路,学校里有了你都是应该的。这话说起来长,有一次我和小童谈到校风的事,小童是个有思想的人,他能在脑子里把校风比成宫殿,或是纪念碑,或是一条无知的牛,我想未必人人能有这样的想象力。我赞成他另外一个说法,把校风就建筑在几个人身上。让大家崇敬,爱护,又摹仿。这个人必要是一个非凡的人。她或他,本身就是同学一本读不完的参考书。这书也许有失误的地方。为了大家对这书的厚爱和惋惜,这一点失误的地方更有教育性的参考价值。所以你无论是走一条什么路,全是好的。即便是有风险的!"
    "别这么说,伍宝笙!"那边史宣文说:"事后有了这样结果,那是没有办法,如今好好儿地,说了叫人害怕。年轻人爱美感,我们可以自自然然地造成一种崇拜高洁灵魂的风气。我总觉得率真地尽了人性去做,都是动人的,你看余孟勤的固执与刚毅,小童的率真,大宴的厚朴,不都是常有人提起的吗?事前不要教给燕梅什么。由了她的天性。她天生是可爱的。"
  "别说我的事,"蔺燕梅深思地说:"我一进学校,碰见你们和他们还有多少先生,都是叫人敬爱的。这校风一定是分在许多人身上的。是不是?姐姐?再接着讲下去罢。"
  "就是这样说的。蔡元培先生有一篇演讲稿说美育的,他说可以用美育来代替宗教。不知道你看见了没有?伍宝笙!"
  "看见过。"她说:"这力量一定是很大的。蔡先生才故去不久。大家对他的景仰哀悼,就可以比做校风的发生情形。"
  "想起来了。"史宣文说:"为了爱护池塘岸上的玫瑰花,范宽湖都把邝晋元扔到水里去了呢!范宽湖的正直,尊严劲儿也是一粒耀眼的明星。燕梅,你觉得他怎么样?"
  "也不怎么样。"商燕梅说:"他唱得实在好。说他的人品罢,功课,做人,也都好。不过我却觉不出他怎么特别能引人注意。用个性的明显来说还不如余孟勤,小童,大宴他们。依你们的方才的话看,学校里差一个余孟勤真可叫人觉得是一家里缺了个承宗,传业的长子。少一个范宽湖如同少了门前一对炫耀于人的石狮子。价值不同得多了。"
  "说得好,燕梅!"伍宝笙说:"学校里有了你,又有了人人对你的爱。又感谢上帝给你这样一个人以出众的判断力同口才。有了你,就不难造成一阵披靡一切,除垢扫污的大风!我们都是爱校的人。真要替学校感谢上帝。"
  "姐姐,你今天是怎么了?"蔺燕梅怪不好意思的说:"直向我进攻?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学校里有了你就如同有了个持家理业和上睦下的一个大儿媳妇儿!"
  这小妹妹心灵舌巧,姐姐竟想不起话来回敬她,那边笑坏了个史宣文。她看见伍宝笙笑着要起床去找蔺燕梅算账。那边蔺燕梅边看情形要坏忙拥了被坐起身来。史宣文说:"明天再算账罢。别闹得隔壁的人也不得安宁。"三个人都是吃吃的笑着不敢声张。
  衬了有月亮的窗子,细纱花帘前床上坐着的蔺燕梅的影子特别好看。伍宝笙看了就轻轻地说:"这穿了松松的睡衣的圆脸小花妖,什么时候从月亮光里飞进了我的窗子来!"她们常顺嘴说散文诗。
  "她无在,无不在。"史宣文说:"是不是她原来就在这里,我们没有看着?"
  "我是来落在你的头发上。"这顽皮的玫瑰花神说:"落在你的头发上呵!我最亲爱的大少奶奶,奖励你持家的一片辛劳!"
  "史宣文!"伍宝笙气得向大姐告状:"你管不管她?刚才是你不叫我过去的!我听你话了她还不完!"她自己也够会淘气的。她把头发在枕上乱揉。
  "燕梅。"史宣文揭出大姐姐的身份来说:"我若是管你,你服不服?"蔺燕梅一听,心上明白,若是不服,那下子放过伍宝笙来可不得了。她就低声下气儿,乖乖地说,"要打,妹妹就挨打。要罚。妹妹就认罚!都服!"
  "她坏着呢!"伍宝笙恨恨地说。
  "那么。燕梅。"史宣文说:"我真爱听你的《玫瑰三愿》。现在什么人也都一天到晚'我愿!我愿!'地。听得烦死人了。你这会儿给我们唱一遍行不行?真正老牌儿的。"
  "我就唱。"她说:"我正想唱。我细声儿地唱。"她就坐在窗前唱了"玫瑰三愿",声音真细。就如隔了梦听见小花妖唱的那样。
  "姐姐要求你做一件事行不行?你这个滑头的小玫瑰?"伍宝笙看了她的影子越看越爱。
  "都行!都行!"
  "姐姐要她过来跟姐姐道歉,小心陪不是。"
  "妹妹真该来,真该过来。"她说:"就是怪不好意思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