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九)

时间:2015-06-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未央歌(全文在线阅读)   > 九

  一个学校有这么好几千学生,成色便难得这么整齐。先就这护卫"玫瑰三愿"来说吧,其中也就有不近人情的好事子弟。政治系三年级有个学生,叫做邝晋元。春季晚会上看见了蔺燕梅一出台,他看呆了眼顺口说了个:"啧啧!看看小蔺燕梅这穿章打扮儿,这个惹人疼的小眼神儿!真是会想得出来!真是俏皮!"他一句话没有说完,旁边坐着的傅传禅那个老实人便因厌恶生了愤怒,沉闷如铁锤地警告了他一声:"闭嘴!"
  他也自悔失言,不过平时以老实,笨拙,拘谨出名的傅信禅居然给他来了个不能下台,令他心上实在气闷。一直到散会,他因受了全场肃穆感伤的空气所辰慑,也透不过这口闷气来。偏偏散会了,傅信禅又补上一句:"你以后说话小心点!"他差点气昏过去。他浮躁调皮,体质极坏,阴私多诈,不敢和人打架,也就胆小贪婪。当场只有受下这口气。
  后来玫瑰花开,艳称全样。人人比它做蔺燕梅。他心上很是迁怒于这些花朵。不过慑于众人如风的舆论,从不敢当真去糟蹋一朵花。有一天下午上课的时候池塘岸上没有别人,他正在那里草地上准备下一课政治学系比较政府的考试。看看花,看看水,很没有心情念书。无聊起来抓起小石子去掷对面的花。有的丢进花丛,有的落在水上。偏没有一颗打在一朵花上。他气愤起来,索兴捡了一大把石子,站了起来想砸一个痛快。
  不料后面走上一个人来。一手抓了他的衣领,一手提起他的腰胯,把他吊在半空中。两手两脚都一点什么也抓不到,也蹬不到。他便乱糟糟地骂了起来。后面的人索兴弯下腰去,把他放在水面上。说:"再骂,我就把你丢下水去,叫你清醒清醒!"他才听出这声音来,是那有力如虎,正直严厉的范宽湖。
  下课铃偏偏响了,校园中便充满了人。真够他窘的,许许多多人围了上来,听见范宽湖责备他的话都用厌恶的眼睛也责备他。他无耻地又告饶起来。不料这一句求饶的话使范宽湖仿佛是发现了自己是抓着一件秽物,急忙一松手。"扑通!"他倒真落下水去了。
  池水不深,他却呆笨得爬不上来,平日用了交际舞的步子,在女同学前面招摇的身段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傅信禅也在场,还专职他伸出手来把他拖起。他满面羞惭拾起了书,钻出了围看的人,走回寝室去换衣服去了。
  这事发生不久,校内便全晓得了。不过传说一共三种。第一种说是,他和范宽湖在池边争吵起来,被范宽湖一拳打下水去。这传说到了余孟勤耳中,便无一人相信。小童和范宽湖要好,他说:"范宽湖从来不爱用嘴吵架的。若是动手打,也不会打这个干巴猴儿。"后来问了范宽湖真情,他们才努力作正观听的宣传。这是第二种。
  第三种是在女生宿舍里传说的。她们说范宽湖在池边看花。同时还有许多人。他狂言这花是由他保护的,谁敢乱动他必打他。一句话说得不好,惹得那个一向穿漂亮西装的邝晋元不服气,才用石子扔。范宽湖便把他推下水了。弄湿了全身的衣服,还是傅信禅看不过去了,才给拉上来。这便是蔺燕梅所听到的一种说法。这很叫她难堪。她觉得误认了一校同学。她向他们诉说三愿是多余的。
  不过年轻人是富于正义感的。小童他们的宣传终于拨开了云雾,渐渐人人都知道了真情。六月来临了,花朵不曾再遇到无聊人的骚扰。大考举行了。池面平平地满铺了花瓣,香馥馥如一池玫瑰酱,悦目如一块玫瑰色花坛。
  学生匆忙准备考试时,池水已送走落花,又复明清地反映着青天上的白云了。
  暑假就要开始了。这一年热热闹闹地毕业了许多人,沈家姐妹,伍宝笙,史宣文,傅信禅,冯新衔。成绩特优的如伍宝笙,冯新衔,全由学校留下来作助教。史宣文接了重庆一个学校的聘书,等个把月也就要走了。命脉信禅要去昆明地方法院做事,做个书记官。沈蒹沈葭上学有一小半是消遣性质的。毕业考试时学觉得是行将失业了的样子。最后一门考试完毕。沈葭走出考场来遇到了冯新衔,冯新衔说:"考完啦?"她说:"考完啦。"冯新衔说:"我们再也不是学生了!"她心上本来已觉得很难过,听了这话心上烦倦起来,她真不知道明天以后的日子怎样打发走。鼻子一酸,回头就走。冯新衔以为自己失言忙追过去。沈葭又怕一个跑,一个追的难看,又只有站住。她想从此再没有这样一个好玩的环境,看看竟是低年级的同学无忧无虑的快乐,也顾不得被冯新衔看见,掏出小手绢儿就哭了起来,还是越哭越伤心。冯新衔一个学文学的人,心思是灵活的,他看了沈葭这个样子,想想她方才走出考场时还是好好儿地,料想毛病必是出在这几句话上了。他们平时也常接近,有些功课上还彼此帮过忙,同学四年眼看要分离了,也不免有点依依之情。便向沈葭说:"沈葭,别这样哭了。谁毕业时都有点不舍。你哭得我心上也不好过起来。是不是我话说错了?我们到后山上去散散步吧!"
  沈葭心上烦了是常常哭的,哭过了也就雨过天晴,没有多少心思。她听了冯新衔的话也就止住了哭。她说:"不散步了。昨晚上我开夜车太晚。现在累了想回去休息。"
  "我们一块儿走吧。"冯新衔说:"我也正想进城。"倒是他的感触多些。
  沈葭听了点点头,他们就一同走了。路上遇见伍宝笙和小童。四个人就走在一路。冯新衔看小童注意到沈葭的红眼圈,便说:"方才沈葭把我吓了一跳。我说一声:'大考完啦。'她就哭了起来,现在眼圈还在红呢!"
  "那还得了!"小童说:"我正高兴地和伍宝笙商量这两天该怎么痛快地玩一下呢!考完了还得哭,刚考的时候岂不要生病一场才对?"
  沈葭看了小童笑着说:"你到了四年级考毕业考的时候就懂了。"
  "那伍宝笙,冯新衔为什么都不哭?单是你哭了?"
  伍宝笙听了就对小童说:"算了吧,过了暑假也是三年级的人了。还这么小孩似的刨根问底儿的。人家眼看要离开学校了,考试散场的一阵铃声就把毕业生送出了大门。在这儿生活了四年临走能不有点难过吗?拿我自己来说吧,毕业了虽说还是留在学校里,虽说我的工作并不因为毕业有什么更动,只是因为快要不是那没有责任,没有心事的学生了,我都恨不能多在学校做几年学生。"她说着眼圈儿也红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