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八)

时间:2015-06-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未央歌(全文在线阅读)   > 八

  寒假开学后不久,出了一件引得人人惋惜的事。
  那天在蔺燕梅家茶会之后大家都为了蛋糕制的荷兰鼠一事高兴得不得了。凌希慧课外在一家通讯社作记者。她特别用这个题目,从大轰炸毁了米线大王的老店起始描写了大宴他们那九个学生 的年夜饭,直说到送糕报恩。因了这故事的线索,顺手介绍了联合大学学生生活。又特别赞扬各地移居云南的同胞与土着联络感情的行动。一篇万多字的文章写来尽情尽理,娓娓动人。更起了个标题叫做"荷兰鼠卸环记"说得这些学生的生活真是叫人同情。受了人家好意,肚里虽搁得下这丰盛的一餐饭,心上却忍不住那温热的一片情。于是口头时时传述着,心上时时记挂着,清贫的日子里,罕能得到一点珍贵的东西,可以来相赠。正巧有了这个大尽糕。谁也舍不得吃,可是提议作一番慷慨的赠予时,就马上一致赞成了。末尾是伍宝笙的一篇致词,凡是天下作父母的人听了都不免下泪的。那样长得羊脂净玉的女儿,对了一个陌生的老婆婆倾吐出自己一颗年轻人背乡离井,辞别父母的一腔酸辛话来,谁听了也不忍的。这文章刊出后报纸上传诵一时。马上有专门描述战时学生生活的征文,又不知有多少人来到文林街上看那个荷兰鼠和瞻仰老婆婆的风采的。偏偏在这热闹的场面里谁也找凌希慧不到。
  开学一个星期了。寒假开学比暑假不同。大家按了旧功课表习惯地去上课。按了下班时间习惯地找同样无课的人玩。谁也找不到凌希慧。大家开始奇怪了。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因为征文描写学生生活的事使她一阵忙乱中,无暇来上课,但是总不致于忙乱得到学校来注一个册的时间也没有。因为谁也没想到精明的凌希慧可能忘了注册日期。忙碌之中也没有人去找她。不料注册截止了。公布出被认为是休学的学生名单上已经有了她的名字。这是铁定了无可挽回的命运了。
  注册刚期第二天,凌希慧单身一个人来了。迎面碰见蔺燕梅夹了笔记本子正要去上课去。她拖住问:"你姐姐在屋里不在?"蔺燕梅说:"在呢!"她说:"好,我去看她?"蔺燕梅见她神色不同平时,也便不去上课跟了进来。到了屋里一看,沈蒹,沈葭,史宣文,伍宝笙都在屋里,大家一齐都站起叫她。她再也强忍不住,两行眼泪扑簌直流下来,索兴放声大哭了。
  原来凌希慧处境很与别不同。她自小父母双亡,一个奶妈听了她母亲临终遗言说:"这孩子自幼死了父亲,我顶替了这些年也没有能看见她长大,亲戚朋友中恐怕 没有一个像你这么疼她的。我把她托给你,你带她上省城去找她叔叔去无论如何求他看顾!"又说:"她父亲死后这些年,家里的产业全是由她叔父经管,我没有过问过一句话,给一个花一个,少一个省一个。现在索兴我也去了。只剩一个孩子,要他多费点心吧。"这个奶妈是个有良心的人。几年来看了凌家产业两房如此不同,心上不平,满想,这位小姐长大,也挣一口气,不料又飞来横祸,太太也死了竟要成个无人理的扳女。她哭着答应了。看着本家们埋了太太。自己带了省城捎来未用完的钱同了小姐从蒙自搭了小火车到了碧色寨,换乘滇越路车直往北来。本来人见到遗嘱,听到凌太太临死的遗言,因之无一人拦阻。反倒有些知道奶妈忠心的,肯另外赠她旅费。奶妈心中感激,都一一记在心上,准备他日报答。
  凌家在蒙自原是大族。多少代下来各房也都分得远了。各房景况也都平常,只有凌希慧的父亲叔父兄弟两个人肯要强,不愿守了那点长不多,变不大的祖先遗产和年年添加的人口争粮食吃,自小就跑到省城昆明来作生意。据说是从挑小担子卖针线洋货作起的。到了三十头,靠四十岁上,都成了昆明首富。兄弟俩在金碧路上比肩建了两所大楼,一家万昌源,一家万隆源两个大百货店。万源两字是凌家堂号,昌,隆是老大,老二两兄弟各人的名字。两个大店包办,批发了全省洋货的生意。走到各州县的洋货店去问,没有不知道省城凌家弟兄的铺子的。批发生意作多了,门市上,倒都不在意了。
  老兄弟两上,都近四十了还没有娶亲,提媒的人把门限也踏穿了。弟弟说:"这样事要办,二十多岁时就该办,现在过了年头,不必办了。"老哥哥却不大赞成,他说:"咱们若是不从老家出来,咱们祖先还不致绝了后,现在发达了,倒要作出这不孝的事来,你我将来伸腿一去,这一生辛苦所为何来?"当时作哥哥的大概已经看上了也是一家同行的广东商人的女儿,便决定娶她,弟兄两个就算闹翻了。
  据本地传说弟兄两个当初来到昆明时断了盘缠,睡在大东门城门楼上时,曾经有神人托过梦。说他们弟兄命是连在一起的,都是妻子,钱财天生的不能两全。辛苦一辈子也是如此。勉强不得。如果有心求财,就要断了娶妻生子的念头。如果在来日发了财,又想娶妻,必致二人皆遭大灾。所有产业由上天收回去兄弟两个第二天早上醒了。一对证,做的梦皆一样就奇怪起来。两个人商议一下子,觉得这梦很有道理。两个人即使是讨饭回去,也必可有一碗靠得住的饭吃。有间房子住。娶亲生子都是当然的事。若不然,只有狠上心在省城作生意。弟弟说:"家乡里不短传宗接代的孝子贤孙。我们既然辛辛苦苦出了来,万无这样回去的道理。苦上几十年挣个家业分给同族也是好的。到那时候两个老头子了,还娶什么妻室呢!"哥哥想想也对。眼看都要讨饭了,先许下这个发财的心愿再说。顾不了那么远。
  他们当下叩了头许了愿,果然辛辛苦苦家也不想,本分地做起小生意来,一个钱也不乱花,挣了后来那样大的家业,亲戚本族都沾了光。哥哥自己眼看着钱变成的钱。没有一个小钱是平白来的,算盘精了,知道不是神道的力量,觉得娶亲的事也不妨进行。弟弟看法正相反,就极力反对。这事真假无人能晓,总之,哥哥提出一笔大现款来,娶了那个广东女儿,回老家去,再也不肯辛苦作商人了。把两家字号都交给弟弟。
  那小姐过不得苦日子,在女儿长到五岁时也就过去了。所以凌希慧就是五岁上由奶妈带上省城的。这些话都是奶妈讲给她听的。她也同奶妈一样不信什么神道。不过她倒也不在意产业。入了联合大学以来只想努力求学,哪怕家产全和她断了缘也好,只要她能和她叔父那个古怪的老头子也断了缘就成!她叔父供她上学,见她聪明也很喜欢她。只是一切事完全替她作主,没有她的自由,她不痛快。她插班入的联大。自己还在外面作着新闻采访员。也不管叔叔对她的打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