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七)

时间:2015-05-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未央歌(全文在线阅读)   > 七

  余孟勤第二天想起一个办法,他去找米线大王商量,能不能特别为他们忙一个年夜。米线大王的高兴出了他意外。老板娘一听有小童,大宴,朱石樵等等的名字,竟似听见自己一家人可以团聚似的,这些事便迎刃解决了。余孟勤心上又是高兴又是感慨。他先瞒了大家不说,还一面催大家准备钱,说:"三天之内没有钱,只好喝开水过年了。"
  年夜日,钱的事大家依然故我。冯新衔是有大宴代他存了一点稿费。其余,有的还是有,没有的还是干瞪眼。其中朱石樵最妙,他说:"我三天来,每夜省一支蜡烛,今夜再不用。一共五支,由大宴折钱买回去吧!"
  余孟勤说:"我已经想好了一个主意,大家去米线大王那儿凑着一桌,一人一碗米线吧。"
  "米线大王今天不会开门的。"大宴说。
  "试试看!"他答。说着便走,大家也都无所谓。谁又都是一向不住嘴爱闲谈的。也没有空去提议别的,就浩浩荡荡一大队往凤翥街走。一共是九个人,余孟勤,宴取中,朱石樵,冯新衔,童孝贤,周体予,傅信禅,蔡仲勉,薛令超。本来还有范宽湖。后来他说他妹妹坚持要他一同到一家亲戚家去,便不能来。小童最佩服范宽湖,高大,爽直,好打抱不平,功课好,念书不费劲,课外活动样样比人强。就是这样怕他自己的妹妹,叫他生气。他为了喜欢范宽湖,便特别讨厌他妹妹。说她是魔鬼。
  他们九个人走到街口,已是天晚了。家家门口燃着香烛。有的地方鞭炮已经开始响了。店铺都把门板上好。门板虽是上了却又不像是平常休市的街道,因为那上面一年来的积尘已经一扫而净,代替的是红纸,金花,春联,符簏。门上神荼,忧垒的像也有;戚继光,狄青的画像也有。五光十色,还是升平景象。
  到了文林街,也都是一样,冯新衔说:"过年过节的时候对于在家的人是特别快乐,对于旅人特别残酷,我们何必赶这一场凄凉?不用问,米线大王理不会开门的。我们又不是真的无处可去!我们一如平日不是一样吗?"他薛令超,他特别容易感伤,离家又远,酸辛的乡思不觉流上心头,他悲愤地这么说。薛令超和蔡仲勉也有点这种意思,尤其是薛令超,他家本来是在昆明的。后来他父亲为了职务的遣调才搬支云南西部一个县份不久,这次对他说尚是离家第一次。他本想热闹一下,来排遣感怀的,听了这话就不觉难过起来。小童说:"还是范宽怡厉害!她看准了这一点便把她哥哥拖走了。咱们别这么哭丧着脸行不行?又不是开追悼会来了!"蔡仲勉是有话不抢着乱说的。他说:"我和薛令超是上了大学才算离开家的,一种新环境给的兴奋,我觉得可以代替旧情感的留恋。你们这种伤感不是办法。将来分散了,又该想念同窗,朋友了。一辈子都过不了快乐日子!"
  "这些话,"余孟勤笑着说:"都是应时应景的文章,说说正好。说哪一方面的看法也都不要紧。可是同一处境人仍有苦乐之分,这就看人而定,自求多福,谁也帮不了谁的忙了。"
  "不过感情上的一切变化全是一种享受。"薛令超说:"'太上忘情,其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吾辈。'我连悲伤也当作一种权利,要仔细享用!"
  "你看看!"余孟勤听了对大宴说:"反响来了吧。真悲伤的人咱们这九个人里恐怕还没有呢。"
  "那么冯新衔呢?"老实的傅信禅问。
  "他是喜欢做文章罢了。"周体予打趣地说。他的话是有意的。
  "简直是对!"朱石樵像是试探似的搀进一句:"文人有几个是爱真挚的情感甚于爱华丽的词藻的?"
  冯新衔听了知道是为了他昨晚上看了朱石樵的稿子,说文句太不肯修饰之类的玩笑话,朱石樵故意来哎他的。他便不说话,想以无言来辩胜口才。不料昨晚的事发生时,周体予,大宴,小童全在场,今天 一听,都明白了,便大笑起来。余孟勤问是怎么一回事。小童说了出来,大家更笑得开怀,不觉已经走到了米线大王门口。
  这门口也是关着的,门上也是悄悄地。有春联,有符簏。小童一看说:"大余!春聊是你写的!"大家一看果然!上聊是:"人斗南唐金叶子。"下联是"街飞北宋闹蛾儿。"大家觉得新鲜。"是你自己做的?"小童问。"不是。"大余说:"是清末一个陈维崧做的,在他乌丝词里一阕忆江南中找的两句。"
  "陈维崧?"薛令超说:"我们正念中国文学史,在陆侃如,冯沅君的中国诗史上,他的词是劣作。"
  "我觉得这个说正月的景致,怪不错的。"朱石樵说:"中国诗史是部好书,可是无论看什么书全要有自己。"
  "咱们走到这儿,看看米线大王的春聊也就算过了年吧!"周体予说。
  冯新衔看出了一点意思来说:"这个大门虽然也是关着,可是就叫人觉得是早春的荒野一样。寂寞的后面那一团藏不住的热闹地透过来了!"
  "又作文章啦!"朱石樵 说:"你怎么晓得?"
  "诗人是不晓得什么的。"余孟勤笑着说:"他是感觉到的!"
  小童忍不住了,扑上门去就拍:"米线大王!客人来了。"
  门呀地一声开了。里面香雾缭绕,烛火高烧。大红的"天地国亲师"宗位。窗户,门楣上飘着红纸剪的符簏,甲马。四壁上多少"渔翁得利图""鲤鱼跃进门""聚宝盆""麒麟送子"还有"老鼠娶妇"许多彩色的年画儿。地下铺了厚厚一层松毛,老板娘穿了旧缎子的衣裳,也光闪闪地。来线大王,穿了一件新的阴丹士林布罩袍,簇新得耀眼。大家喜欢得又笑又闹,喊成一片。米线大王的母亲,一个苍苍白发的老婆婆听见,知道客人来了,便扶了一个小孙女走出来见。大家上去问好。慌得她忙让开,一边又还礼不迭。一团和气欢喜里,米线大王夫妇抬了个大圆桌出来按好,大家围了坐下。这些同学们高兴,诧异,还没有和缓下来,里面竟端出十几个整整齐齐的盖碗茶来!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