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中田沉沉睡去,不再醒来

时间:2015-05-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海边的卡夫卡》在线阅读  > 第 44 章 中田沉沉睡去,不再醒来

  两个人在国道沿线的河滩上烧了佐伯委托的三本文件。星野在小超市买来打火机油,在文件上浇了个够,用打火机点燃。两人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一页一页稿纸被火焰包围。几乎无风,烟笔直地爬上天空,无声无息地融入低垂的灰云。

  “咱们现在烧的原稿哪怕看一点点都不成吗?”星野问。

  “是的,看是不成的。”中田说,“中田我向佐伯女士许诺一字不看地烧掉。履行许诺是中田我的职责。”

  “唔,那对,履行许诺很重要。”星野流着汗说,“对谁都很重要。不过么,用碎纸机就更容易了,省时省事。凡是复印机店都有出租的大型碎纸机。花不几个钱。倒不是我抱怨,这个季节烧火,老实说真够热的。冬天倒是求之不得。”

  “对不起,中田我对佐伯女士许诺说烧掉,所以还是要烧掉才行。”

  “也罢,那就烧吧,反正也没什么急事要办,热一点儿还是能忍受的。我只是——怎么说呢——提议一下罢了。”

  一只路过的猫停下来饶有兴味地看着两人在河边烧这不合节令的火。一只瘦瘦的褐纹猫,尾巴尖略略弯曲,看上去性格似乎相当不错。中田很想跟它搭话,但想到星野在旁边,只好作罢。猫只在中田一人独处时才肯搭理。何况中田已没了足够的自信,不知自己还能否一如从前地跟猫交谈。中田不愿说古怪的话把猫吓唬着了。不多工夫,猫好像看火看够了,起身去了哪里。

  花了很长时间彻底烧罢三本文件,星野抬脚把灰烬踩成碎末,若有强风吹来,肯定会被利利索索地刮去哪里。时近黄昏,乌鸦们陆续归巢了。

  “我说老伯,这一来就谁也看不到原稿了。”星野说,“写的什么自是不知,总之灰飞烟灭了。世上有形的东西又减少一点儿,无又增多一点儿。”

  “星野君,”

  “什么?”

  “有一点想问您。”

  “请请。”

  “无是可以增多的东西么?”

  星野歪起脖子就此沉思片刻。“这问题很难,”他说,“无会增多?归于无就是说成为零,零加多少零都是零嘛。”

  “中田我不太明白。”

  “星野君我也不太明白。这东西思考起,头就渐渐痛了。”

  “那么,就别再思考了。”

  “我也认为那样好。”星野说,“反正原稿彻底烧光,写在上面的话消失得一干二净。归于无——我原本想这么说来着。”

  “那是,这回中田我也放心了。”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吧?”星野问。

  “那是,这一来差不多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往下只剩下把入口石关上。”中田说。

  “这很要紧。”

  “是的,这是非常要紧的事。打开的东西必须关上。”

  “那,就快点儿干这个好了。好事不宜迟。”

  “星野君,”

  “嗯?”

  “还不能够那样。”

  “这又为何?”

  “时机还不成熟。”中田说,“关入口要等关入口的时机到来才成,在那之前中田我还必须好好睡一觉。中田我困得厉害。”

  星野看着中田的脸:“我说,还要像上次那样一连睡上好几天?”

  “那中田我也说不准确,估计情况很可能那样。”

  “那,大睡特睡之前不能忍一忍把要办的事办完?老伯你一旦进入睡眠程序,事情简直寸步难进。”

  “星野君,”

  “什么呢?”

  “实在抱歉。中田我也觉得能那样该有多好。如果可能,中田我也想先把打开的入口关上再说。遗憾的是,中田我必须首先睡觉。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就像电池没电似的?”

  “或许。花的时间比预想的多,中田我的气力眼看就要耗尽了。您能把我领回可以睡觉的地方么?”

  “好好。拦一辆出租车马上回公寓。让你睡个够,睡成木头。”

  坐进出租车,中田顿时打起盹来。

  “老伯,到房间再睡,随你怎么睡。先忍耐一会儿。”

  “星野君,”

  “嗯?”

  “这个那个给您添了很多麻烦。”中田以含糊不清的声音说。

  “的确像是被你添了麻烦。”星野承认,“不过么,细想前后经过,是我擅自跟你来的。换个说法,等于是我主动承揽麻烦。谁也没求我,好比喜欢扫雪才扫雪的义务工。所以老伯你不必一一放在心上,快活些!”

  “如果没有您星野君,中田我早就日暮途穷了,事情恐怕一半都完成不了。”

  “你能那么说,我这星野君出力也算值得了。”

  “中田我万分感谢!”

  “不过么,老伯,”

  “嗯?”

  “我也有必须感谢你的地方。”

  “真的么?”

  “我们两人差不多已经到处走了十天。”星野说,“这期间我一直旷工。最初几天跟公司联系请假来着,后来就彻底来了个无故旷工。原来的工作单位恐怕很难回去了。好好求饶认错也可能勉强得到原谅,但这都无所谓了。非我自吹,凭我这不一般的开车技术,加上本来能干,工作什么的手到擒来,所以我没把这个当回事儿,你也用不着介意。总之我想说的是:我半点儿也没为此后悔,听清楚了么?十天来我经历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天上掉下蚂蟥,冒出一个卡内尔·山德士,和大学里学什么哲学的绝世美女狠狠干了一家伙,从神社搬走入口的石头……离奇古怪的事接二连三。觉得十天里经历完了本该在一生里经历的怪事,简直就像乘坐试运转的长距离过山车。”星野在这里停下来思考下文。“不过么,老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