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五)

时间:2015-04-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未央歌(全文在线阅读)   > 五
 

  出了大西门,沿了凤翥街往北跑,到了沈氏茶馆,老地方,老座位,几个人都在,还有宋捷军。
  大宴脸向外坐着,一看见他冲进来,说:"站住,先别坐下!"大家一齐都看他。他站住了,大宴站起来,隔了桌子看看他脚上果然是新鞋,奇怪地说:"我见你手上没拿鞋盒子,以为你忘了。那么旧鞋呢?"
  小童便讲买鞋时那些气人的事,大家都笑。宋捷军说:"新鞋踩三脚!"便要踩,又不及他躲得快,踩在地上。大宴说:"伍宝笙也真是的,她就肯叫你把旧鞋丢了!下一场雨你不就又完了?"小童说:"若不是她,我险些又忘了买。"余孟勤说:"你们要这么想想当时情形,那种乱哄哄里,她又那么受人注意,她要快走是难怪的。"
  "喝!人家伍宝笙给小童穿鞋!"宋捷军把眼睛眯成一条缝说。
  大家不说话。
  "小童你真行!怎么样,今天晚上不用想睡着觉了?"宋捷军又加一句。小童听了不理他,他下不了台,想拍小童一下,小童早提防了,身子向前一让,"拍!"一声打在冯新衔背上。冯新衔和宋捷军又同乡又是同学,他最喜欢和宋捷军开玩笑。宋捷军比较口齿钝些,只能说天津话,不如学外文的冯新衔,偏偏能说各地方言。他挨了这一下,就又用天津话说:"怎么样,密特儿宋,咱俩又该买花生米去啦!走!"
  "走也行,不过得找小童要钱。"宋捷军说。大家都赞成,便由小童给了钱他俩走了。小童就讲关于校风一段话的下文。朱石樵说:"冯新衔是道家者流,大宴是孔子,伍宝笙是耶稣,各人说本份的话无好坏可论。"余孟勤说:"不伦不类!胡乱比喻!不过自古圣贤多寂寞是真话。可是一个女人懂得这许多干什么?这在女人不是幸福的。"
  "也不一定。"大宴说:"伍宝笙的头脑天生逻辑。她是聪明。她也未必一天到晚想这些。何必咒人家薄命相?"小童听了才放心。
  "伍宝笙相貌一点也不薄命。薄命相的人是轻飘飘的。"朱石樵是喜欢些玄玄妙的东西的。
  "伍宝笙不是轻飘飘地,谁知道?"宋捷军正好回来的,他说:"你抱过她?"
  "讨厌!"余孟勤的声音真是威风得很!宋捷军作个鬼脸,老实了。小童本来想起了伍宝笙和蔺燕梅一屋,正想谈蔺燕梅,被宋捷军一句粗话吓着,不愿说了。
  伍宝笙回到南院一心只想到屋里去看蔺燕梅,进屋却只见史宣文在伏案用功。她走近一看是替金先生校对《佛洛依特释梦研究》。她看见电灯离桌子太远,顺手给弄到一个合适的距离。说:"老姐姐,你的眼睛再不爱惜点,你那副眼镜该换成小酒杯那样儿的了。"她们管金先生带的那种深度数的近视镜叫作小酒杯。她又说:"蔺燕梅,咱们的新同屋回来了没有?""还说呢,就为了等她,我打完了桥牌也一直没出去!一校这稿子不要紧,饭铃也没听见!"
  "你还没吃饭?"她吃惊地说:"快!出去吃米线大王去!我陪你。别又闹得胃疼!"
  史宣文吐了一口长气,站了起来,她用功过度,身体不大好。不过她不摧残自己健康倒是胖胖地。她说:"咱们带上凌希慧她们。两个人吃没意思。我请客。"便去找了凌希慧,又找到沈蒹沈葭。沈葭说:"再带上我妹妹 。"她们又去找小范,她未回来。
  她们走了出来。史宣文说:"我们后来一连赢了两个双局!"
  "别气她。"凌希慧说:"看把她气着了下次不和你打,你又要去求她!"
  只要是在云南省就不论哪个小县份,小乡村里都不难吃到三样用米粉做的仪器。依本地土名叫来是:"米线","饵①","卷粉"。"①"字读如"块",吃食店里都用这个"①"字。"卷粉",读如"剪粉",这是方言的关系。三样东西的做法在起初都差不多;先把白米淘净,煮一过,只要煮熟,不必煮烂;抟在一起,成了软软的一团。做米线时,只消把它从有筛异曲同工的板中压过,那有平常粉丝泡开了那么粗细的一条条的白线,就是米线。不做成线,把它整个像做豆腐干那样压成砖样大一块整的,也差不多有砖那么硬的东西,就是"饵块",饵块平时要泡在清水里。吃食再取出来切成片,或丝。不用时一定要泡在水里。切好的也至少要用湿布盖上,否则它失去水份就会干裂开来。卷粉是把已成米糊摊成薄薄一片有一个蒸笼那么大的一张饼。再蒸一下,然后卷成一卷。用时横着切下一截截的来。三种东西都可以有各种吃法,放的作料却差不多。有肉末的,叫做川肉,有焖鸡的就叫焖鸡,这两种吃法最多。比方川肉米线,焖鸡卷粉之类,都是有汤的。此外炸酱的,红烧羊肉的等等不一定而足。饵块因为是硬的,所以还有炒饵块的吃法,味道不让炒年糕。这些吃法全有很多辣椒在内。初来云南的沿海省份的人多半有点不习惯,但是用不了多久,他也会由两腿走进随便一家小米线馆:"来碗川肉米线!"看大师傅在用手抓作料就说:"少放辣椒!"大师傅若听不清楚,小伙计帮忙喊:"免红!""免红"就是免辣椒的意思,他就要抗议:"要辣椒"很自负地,又顺便饶上一句:"多青!宽汤!"那"宽汤"的意思就是说:"只要汤多点,有辣椒也不怕!""青"是说青菜,这菜则要看季节而定,春秋是豌豆满面春风,夏冬是菠菜,什么都没有时,韭菜是一定有的。云南青菜是四季皆多的,在冬季吃一碗鸡丝豌豆是一件平常的事。
  吃法原则是如上述,在实行上也很有改变,有的学生爱出新鲜主意,他硬副了人家炒米线来吃,结果炒成一锅碎米粉,并且有许多干胡了贴在锅底上。这当然不便算做一种吃法。另外有一种冰糖饵块,或牛奶饵块,这也没有什么特别。三种吃食做法,原料皆差不多,故其不同之点实在是在感觉上,米线松软,滋味易人,卷粉稍有韧劲,卷成的卷儿煮开了便如宽面条儿。饵①最难嚼,可是也就是爱吃它那股子硬劲,觉得这才有个嚼头儿。另外有一种饵丝。做就的丝。细得很,偏有饵①硬!是鹤庆地方名产。就比较难得要算珍品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