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想要出轨不容易

时间:2015-04-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廖静 点击:

想要出轨不容易

  
  李丛讯跟老婆宝珠又因家庭琐事干上 了。这回闹得挺厉害,李丛讯给了宝珠 一巴掌,宝珠也没吃亏,在李丛讯脸上 留了几道抓痕。
  
  李丛讯遮遮掩掩去上班,同事大周看到 他脸上的伤,得知是被老婆手打的,大 呼小叫:“你居然被老婆这样欺负,真 够窝囊的。”大周唆使李丛讯找个情 人,并说:“大男人起码得搞一次外 遇,这样才对得起自己。”
  
  大周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李丛讯向来 老实,宝珠又那么泼辣厉害,他从来没 想过要出轨。不过因为这次家庭暴力, 再加上大周的刺激,李丛讯心动了:咱 是大男人,怎么着也得外遇一次。电视 上说男人外遇就跟拉肚子一样正常,咱 干吗不来一回?
  
  李丛讯上班心不在焉,盘算着外遇找谁 比较合适。谁最寂寞呢?自然是同事赵 雪琳。赵雪琳三十多了,还一直没有嫁 出去。
  
  李丛讯找了个机会,溜进赵雪琳的办公 室搭讪。赵雪琳起初还以礼相待,后来 发觉不对了,说:“李哥,你到底想干 吗?有事直说。”那口气那眼神,让本 来就胆小心虚的李丛讯打了个寒战。
  
  “我就是想和你多聊聊,培养培养感 情。”李丛讯说。
  
  赵雪琳柳眉倒竖:“培养什么感情?我 一直以为你是正派人……”
  
  李丛讯窘得赶紧溜了。男人想外遇,也 不是想就可以有啊,起码得有接受他的 对象。有妇之夫招惹人家单身姑娘,没 给你一巴掌都算便宜了。但愿赵雪琳嘴 巴紧,别到外面抹黑他。
  
  隔着办公楼的玻璃窗,李丛讯看到街对 面百货铺的余姐正和人骂俏。
  
  余姐已到中年,离过两次婚,经常跟不 同的男人胡混。
  
  这不正是出轨的好对象吗?李丛讯裹挟 着邪恶的心溜进余姐的店。余姐有些肥 胖,大领口里一对大白兔颤颤的。李丛 讯眼珠子滚进去,忍不住咽口水。余姐 果然好上手,她吸了口烟,眯着眼睛 说:“跟弟妹打架了吧?是不是来找姐 姐安慰?”
  
  李丛讯往前凑了凑,正想更进一步,这 时外面进来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他认 得这是余姐最新的相好。男人一看李丛 讯,脸拉了下来,瓮声瓮气地说:“又 不是春天,野猫野狗怎么都发情啦?俺 找根棒子,打死这群脏货。”
  
  李丛讯赶紧把眼珠子从余姐胸前拔出 来,溜之大吉。要是他因睡了余姐被男 人打得半死,岂不冤枉?
  
  下班了,李丛讯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 走,到底上哪儿可以找到出轨的对象 呢?天已黄昏,李丛讯溜进一家酒吧。 在电视电影上看过,酒吧是艳遇的温 床,没准他今晚也能遇到一个。
  
  瞄了半天,没找到独自饮酒的寂寞女 人,不是成群寻欢的小青年,就是成双 成对的情侣。守株待兔了一个小时,李 丛讯找不到猎物。这时一个时尚女郎独 自进来,点了饮料,一个人坐着,神情 麻木,看这情形有机会。
  
  李丛讯挪到女郎跟前搭讪。女郎倒不拒 绝,优雅地给他伸出一个指头。
  
  “什么?”
  
  “一千块。”
  
  李丛讯浑身上下的行头加起来还不值一 千块呢。女郎一撇嘴:“没钱还想玩? 一边去,老娘没空。”
  
  李丛讯灰头土脸地滚了出来,心 想:“不是说男人艳遇很容易吗,怎么 我就找不到呢?”
  
  他又到河边漫步,发现前面有个女人坐 着在发呆,好像挺忧伤的。李丛讯坐到 她跟前,想再碰碰运气。
  
  李丛讯还没开口,女人倒先开口:“大 哥,带我回家吧。”
  
  李丛讯大喜,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 不费工夫!这女人长得还算顺眼,运气 不错。
  
  带女人回家当然不行,去宾馆没问题。 李丛讯激动得难以自制,今晚他就要变 成真正的大男人了。
  
  女人显然是喝了酒,她边走边诉说她婚 姻的不幸。敢情是她老公包了二奶,她 想不通才坐在这里。女人说:“大哥, 看你是个好人,不如我们结婚吧?”
  
  李丛讯吓着了:“可我有老婆啊。”
  
  女人说:“离婚呗,我们一起离。”
  
  虽然跟宝珠打了架,可李丛讯从来没想 过离婚,就算离婚也不会娶这不知底细 的女人啊。幸好没有睡她,不然赖都赖 不掉了,万一她找宝珠大闹,那可如何 是好?
  
  李丛讯借口上厕所,开溜了。
  
  天越来越晚,李丛讯还在街上徘徊。作 为男人,连个出轨的对象都找不上,不 是失败是什么?一不做二不休,李丛 讯进了红灯区。本来他是不屑找小姐 的,现在也顾不得了,管他什么女人, 能搞成外遇就行。
  
  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站街女,这站街女长 得比宝珠差远了,李丛讯只能将就。两 人谈好价钱,一起向黑宾馆走去。灯光 下李丛讯看到了大周。他一惊,让熟人 看到怎么得了?大周会笑话他李丛讯落 魄得要找站街女。
  
  李丛讯拉着站街女赶紧跑了,拐了几个 弯,找到另一家宾馆。李丛讯找了间最 便宜的房间,没窗户,卫生间与床就隔 一道玻璃门。
  
  一进那又小又闷的房间,站街女就一把 脱掉裙子。李丛讯突然感觉有点恶心。
  
  女人从包里拿出两小包白色东西,丢给 李丛讯一包,面无表情地说:“这是卫 生盐,把身上洗洗。”她先去洗了。
  
  李丛讯掂着那小包盐,想起了艾滋病、 花柳病。他后背发冷,借口打电话跑了 出去,他需要清醒清醒。
  
  过道有些风,李丛讯凉快了些,他想: 到底该不该继续呢?这出轨其实没有想 象的那样有意思,不继续又太对不起今 天这番费尽心机的折腾。

顶一下
(2)
50%
踩一下
(2)
5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