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两个等我的哨兵(2)

时间:2015-04-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我默然。

  “记住,那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叫乌鸦的少年继续道,“现已无计可施。那时她不该抛弃你,你不该被她抛弃。但事情既已发生,那么就同摔碎的盘子一样,再想方设法都不能复原。对吧?”

  我点头。再想方设法都不能复原。

  叫乌鸦的少年继续说:“听好了,你母亲心中也怀有强烈的恐惧和愤怒,一如现在的你。惟其如此,那时她才不能不抛弃你。”

  “即便她是爱我的?”

  “不错。”叫乌鸦的少年说,“即便爱你也不能不抛弃你。你必须做的是理解并接受她的这种心情,理解她当时感受到的压倒性的恐怖和愤怒,并将其作为自己的事加以接受。不是继承和重复。换个说法,你一定要原谅她。这当然不易做到,但必须做。对于你这是唯一的救赎,此外别无出路。”

  我就此思考。越思考越困惑。我心乱如麻,身上到处作痛,如皮肤被撕裂。

  “嗳,佐伯是我真正的母亲吗?”我问。

  叫乌鸦的少年说:“她不也说了么,那作为假说仍然有效。总之就是那样。那作为假说仍然有效。我只能说到这里。”

  “尚未找到有效的反证的假说。”

  “正是。”

  “我必须认真地彻底求证这个假说。”

  “完全正确。”叫乌鸦的少年以果断的声音说,“未找到有效的反证的假说是有求证价值的假说。时下你除了求证以外无事可干,你手中没有其他选项。所以即使舍弃自身,你也要弄个水落石出。”

  “舍弃自身?”这话里好像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话外音,而我捉磨不透。

  没有回应。我不安地回过头去。叫乌鸦的少年仍在那里,以同样的步调贴在我身后。

  “佐伯当时心中怀有怎样的恐惧和愤怒呢?那又来自何处呢?”我边向前走边问。

  “你以为当时她心中到底怀有怎样的恐惧和愤怒?”叫乌鸦的少年反过来问我,“你要好好想一想,那是必须用你自己的脑袋切实思考的事。脑袋就是干这个用的。”

  我思考。我要在还来得及的时候予以理解和接受。可是我还无法解读留在意识岸边的小字。拍岸白浪和离岸碎涛之间的间隔过短。

  “我恋着佐伯。”我说。话语极为自然地脱口而出。

  “知道。”叫乌鸦的少年冷冷地说。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情,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意义比什么都大。”

  “当然,”叫乌鸦的少年说,“你不说我也知道。那当然是有意义的。你不是正为如此而到这种地方来的么?”

  “可我是还不明所以,不知所措。你说母亲是爱我的,还爱得非常深。我愿意相信你的话。但即便真是那样我也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深爱一个人必然导致深深伤害一个人呢?就是说,果真如此,深爱一个人又意义何在呢?为什么非发生这样的事不可呢?”

  我等待回答,闭上嘴久久等待。然而没有回答。

  回过头去,叫乌鸦的少年已不在后面。头顶传来干涩的扑翅声。

  你不知所措。

  不多会儿,两个士兵出现在我面前。

  两人都身穿旧帝国陆军野战军服:夏天穿的半袖衫,打着绑腿,背着背囊。戴的是有檐便帽而不是钢盔。都很年轻,一个高高瘦瘦,架着金边眼镜,另一个矮个头宽肩膀,粗粗壮壮的。他们并坐在平坦的岩石上,没保持战斗姿态。三八式步枪竖放在脚前。高个头百无聊赖地叼着一根草。两人举止十分自然,好像事情本来就如此,看我走近的眼神也很平和,没显出困惑。

  周围较为开阔,平展展的,俨然楼梯的转角平台。

  “来了?”高个儿士兵声音朗朗地说。

  “你好!”壮个儿士兵稍微蹙起眉头。

  “你好!”我也寒喧一声。看见他们我本该感到惊奇,但我没怎么惊奇,也没觉得费解。这种情形是完全可能的。

  “等着呢。”高个儿说。

  “等我?”我问。

  “当然。”对方说,“因为眼下除了你,没人会来这里。”

  “等了好久。”壮个儿接道。

  “啊,时间倒不是什么关键问题。”高个儿士兵补充一句,“不过到底比预想的久。”

  “你们就是很早很早以前在山里失踪的吧,在演习中?”我询问。

 壮个儿士兵点头:“正是。”

  “大家好像找得好苦。”我说。

  “知道。”壮个儿说,“知道大家在找。这座森林里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但那伙人怎么找也不可能找到。”

  “准确说来,并不是迷路。”高个儿以沉静的声音说,“总的说来我们算是主动逃离。”

  “与其说是逃离,不如说碰巧发现这个地方并就此留了下来更确切。”壮个儿补充道,“和一般的迷路不同。”

  “不会被任何人发现,”高个儿士兵说,“可是我们两人能够发现,你也能够发现。起码对我们两人,这是幸运的。”

  “要是还在当兵,作为士兵迟早要被领去外地,”壮个儿说,“并且杀人或被人杀。而我们不想去那样的地方。我原本是农民,他刚从大学毕业,两个都不想杀什么人,更不愿意给人杀。理所当然。”

  “你怎么样?你想杀人或被人杀?”高个儿士兵问我。

  我摇头。我也不想杀人,也不想被人杀。

  “谁都不例外。”高个儿说,“噢,应该说是几乎谁都不例外。问题是就算提出不想去打仗,国家也不可能和颜悦色地说‘是么,你不想去打仗,明白了,那么不去也可以’,逃跑都不可能。在这日本压根儿无处可逃,去哪里都立即会被发现。毕竟是个狭窄的岛国。所以我们在这里留下来,这里是唯一可以藏身的场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