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三)

时间:2015-03-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未央歌(全文在线阅读)   > 三
 

  到了校门外已经有许多人在路旁摊子上吃东西了。小童一看见周大妈的摊子,就跑过去。对周大妈笑了一笑说:"早呀!你家!"又对她身旁忙着洗碗的哪个伶俐的小姑娘说:"贞官儿!来一碗豆浆煮糖鸡蛋!"
  这里有许多卖早点的摊子卖的东西数样也多。学生们又好出新主意,小贩们也能迎合心理。所以生意倒都不错。在这里路边上吃东西其实不大好,不过此地偏僻,学生们上课又忙。到别处去吃也来不及。这公路上有急驰的车辆把土扬得很高,学生们就只好用手掩了碗。也有的车子肯在学校附近开得慢一点。学生们变暗地称赞车上人聪明。新舍南北区只隔了这一条换城公路。学生来往非穿过这条路不可。其实车子是应当开慢一点的。
  这时从西边转过一辆簇新的黑色轿车。车上的装饰在早晨的太阳里雪亮耀眼。车子式样是最新的。开得也飞快。后面带起一大片尘土。叫阳光照得昏蒙蒙的一片,又好象孔雀拖了一条未开屏的尾巴。从西往东到这方来。小童忙掩了碗,说:"这辆车真新,开得好快!"
  "管他呢!"余孟勤皱了眉毛,怒目而视。
  忽然到了凤翥街北口那里车子慢下来了。一直轻轻的滑了过来,停在校门口。一点尘土也未带过来。车门开了,大家都向那边看。走动的学生也停下来看。
  先下来的是一个中年军官。待他走开一步,里面跳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姐来。她下来了,又向车内一探身拿了一件披肩。她穿了浅色的时装,小圆点子花。一双浅色半高跟皮鞋,最引人注目的是薄薄的丝袜里悦目的一双脚。
  "妈!车上下来的那个小姐长得多美呀!"小贞官儿在极端寂静的一幕里锐声的喊。那圆润的小孩嗓音叫人人有了笑容。
  那个车上下来的也听见了。她一手挽了披肩,伸出去拉住军官的手臂,一手假装做掠一下那轻垂的柔发,偷偷扭转头来向小贞官儿这边来看。她那还有孩气的眼睛正看见这边一个青年男子穿了蓝布长衫,一双浓眉正压紧了一双锐眼向她盯着。她吃了一惊。怯生生的想躲。不想回身猛了,一脚踏到地上一个小水洼儿。吃了一闪。又灵活的让了过去,没有跌倒。她那大大的眼睛便看了地下,再也不敢抬起,只头也不回,轻轻地说了一声"妈!我跟爸爸走拉!"就走进校门。
  这边就个人又来吃他们的早点。小童早把嫩嫩的蛋,一口吞了。他心上还有着方才那个俏丽的影子,他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伍宝笙来,他说:"余孟勤,是你介绍伍宝笙做新生保护人吗?"余孟勤说:"你怎么知道?她做保护人一定特别好吧?"大宴说:"她还会请人看电影呢,小童怎么会说不好!"朱石樵说:"我也要说伍宝笙做起来一定好。"
  "你们说谁?"忽然小贞官儿问。
  "伍小姐。"小童说。
  "伍小姐美,还是将才这个小姐美?"小贞官儿问。
  "都美!"小童说:"贞官儿,你说呢?"
  "我也说都美!我分不出来!"
  "小贞官儿,你也美!"余孟勤说。
  小贞官儿抿真嘴儿笑了。周大妈也笑了。说:"傻丫头子!你还笑呢!"
  "大宴!"小童说:"我说刚才这个有一点比伍宝笙好!你猜是那一点?"
  "那一点?"余孟勤问。
  "伍宝笙老穿袜子。人家就没穿袜子!"小童说。
  "小童!你说将才她差点踩到水坑那一闪。是不是比白鸽子展翅膀还好看?"余孟勤说。
  "我也觉得。"小童说:"她的腿真是最美的。她那样子就不象是会跌倒地的!她一定会打球!"
  "她也许是新生?"朱石樵忽然说。
  "也许!"大宴说。
  "走吧!大宴。"小童已经吃完。又把手上的糖渍放到嘴里去吮。
  "走!"大宴说。
  "你们上哪儿去?"朱石樵问。
  "别告诉他!"小童赶忙喊。拖了大宴就走。那边余孟勤也拉了朱石樵去大西门洞去看墙上贴的当日报纸去了。
  小童和大宴沿了公路直向东走,走完学校的围墙,上了一条小路,这时虽还早,山坡上小路已经晒热了。一会儿,到了三分寺的火化院。这火化院隔了新校舍与三分寺相对。三分寺现在是一部分研究室,及书库。许多和尚让了出来住在火化院这边空房子里。火化院的菜园很大,划了一大块用栅栏隔起,作为生物系的培养苗圃。他两个进去,正看见幻莲和尚在那儿晒太阳。幻莲认得他们便起身招呼。小童唤了一声"师傅",就往里跑。宴取中就站下来说话。幻莲说:"宴先生,今天学校开学了。"宴取中说:"对了,师傅也晓得了?"幻莲说:"今年度是谁来管图书馆?"宴取中说:"还不知道。师傅又看完什么书了?"幻莲说:"也没有什么。乘放假机会借了几本平时借不出来的指定参考书看。等一下宴先生回去的时候,我叫他们交宴先生两本书代还一下。"说着一合掌就走进屋去了。大宴就鞠了个躬,也向后花园里来。一看门已大开,锁和钥匙都扔在地下,大宴顺手检了起来放在袋里。往里走时,只见一畦一畦各种的花,看不见小童。他把热带性的大宽厚叶子,大朵儿的花全看完了,才在那边同心兰旁边见到小童。他正从井里提出一桶水来。看样子脸已洗完了,正在脱鞋挽裤腿儿。大宴说:"你的钥匙呢?"
  "在栅栏门上!"
  "我进来时候怎没看见呢?"
  "那一定在你口袋儿里!"
  大宴看他又洗完了脚,也不擦干就穿进鞋里。两个人就同看同心兰。这片同心兰占地方甚大,足足有半个园子。依了不同花色及朵儿大小排在那里。去年花色已经不少。今年又添了有斑纹的。这种花实验遗传最为方便。那些单色的花虽然美,他们去年全看过了。什么殷红的、深紫的、青莲色的,还有黑的,全像有茸毛似的,华丽极了。另外浅色的有极浅。有一种淡黄的和另一种淡青的,又薄得像透明一样。有些花萼也有花似的颜色。一朵朵在太阳光里全像笑盈盈的脸。看到子二代的花床时就有许多奇怪的花了。有一种深黑的花,有绛红色的斑纹。大宴看看说:"这种顶名贵。"小童说:"外行!还不是都一样!"大宴说:"你就不数一数!这种的只有两行!别的都是三行!"小童一看,果然。他又看见一种浅黄的有紫色点子的,他就说:"不对!陆先生一定是看这种怪脏样儿的,他就拨去了一行!你瞧那种黄的有点子的多神气!"他们就又跑过去看黄的有点子的。小童又给花浇水,弄了自己一身是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