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二)

时间:2015-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未央歌(全文在线阅读)   > 二

  明天是十月一日。明天学校就要开学了。
  这晚上显得多么乱,又多么静!多么沉寂,又多么兴奋啊!夜晚的校园显得空旷得多了。可是学生们心里,七上八下的许多新计划,新打处,新感触正是挤得塞也塞不下,捺也捺不住了。
  人与人之间是有许多不同的,无论性情,气质,或是观念,办法。比如说这样一个兴奋的夜晚,有的人心跳得仿佛到了喉咙上面,满腔杂乱的情绪,说是因为离家远,心事多,难过吧?不对。因为又开学了,这种艰难的日子里,居然又有一年求学的环境或是离毕业又接近一年了,是喜欢吧?也不对。这样的人便如沈蒹,沈葭姐妹,她们明天起就都是四年级学生了。姐姐沈蒹学历史,妹妹沈葭学经济。她两个在城郊有家,今天下午才乱哄哄地搬到学校里来。看看那光光的木板床,空着,心上便又是新鲜,又是寒冷。姐妹俩,赶紧把行李打开铺上,这才好过一点。看屋子里墙角上都是灰。墙上光秃秃地,想起家里墙上电影明星"罗伯泰勒"及"秀兰邓波儿"的相片也忘了带来,马上又愁起来了。既不知道同屋住的将是谁,院子里又静悄悄地,好不凄凉!大概大家都出去玩去了。姐妹俩彼此看看不知做什么好,摊开书念吧,不但念不下去,简直不像那么一回事。动手收拾房间吧,才从家里来,收拾房间的技术又退化多了。并且为了明天开学,离家时太兴奋了一点此刻也太乏味。姐妹两个谈谈吧,谁也没有一句话好说。这样再呆下去,非相拥痛哭一场心上不能畅快。她们想:"非找一个地方热闹一下'换换脑筋'不可!""换换脑筋"是她们的口头禅。她两个是最不肯"伤脑筋"的。一遇见麻烦费思索的事时,她们就是:"与其'伤脑筋'干嘛不去'换换脑筋'呢?"这时查尔斯鲍育竟要比罗伯泰勒还要好。便提议道:"姐姐!咱们看电影去吧!我心好乱!我好心慌啊!"姐姐也正茫然没有主意。好在电影院是去惯了的地方,去那里至少没有错。姐妹俩就看电影去了。这时距她们来校尚不足半小时。她们走到门口,心上便轻松多了。姐姐问:"葭,看哪一家?看什么片子?"妹妹快乐地说:"南屏,看沙尔斯鲍洼依爱!"她正确地读出这明星的法文名字。这时去看电影虽说太早,可是在路上可以一路吃零食这也是个消磨时间的好办法。她们可以不愁了。
  女学生们是住在昆华中学南院的。南院、北院,两座宿舍都是向昆华中学借来的。两院隔了大西门里的文林街相对着。北院是一个大操场。另外是一年级男生及一部份教职员宿舍。北院背后便紧靠了城墙根。城外就是新校舍。新校舍又跨着围绕城外一周的环城马路,成了南、北两区。为了沟通这两块校园,也为了警报时附近居民疏散方便,特别把城墙拆了一截成了个通道。这里灰黑的城墙中包了深红色的土。像是包了可可奶油的蛋糕。城墙缺口范围了城外一片山景和青葱的林木,真是美丽极了。这通道是在南北院住的人去新校舍必经之路。学生自己把所有校舍全算作城外。把看电影,买东西的繁华区域,甚至往东往南走一条街全算做进城。新舍距南院这么近,又全算了城外,可是沈蒹、沈葭姐妹还觉得城里近,近舍远。也许是新舍到底是个新地方吧?她们确实有"日近长安远"的感觉。无论如何她们总算进城去了。她们用电影驱走了心上不宁静的感觉。
  城墙缺口外边,新舍男生宿舍里就住着朱石樵,他的性格确实有点古怪。他对付这么一个开学前夜的方法便与沈氏姐妹大不同了。他想到明天开学了。他心倒平静下来,他暑假中"用功"太多了,许多问题在心上解不开。他的用功是思索。他是真正"思而不学则殆。"他也是历史系的。比沈蒹低一年级。他的分数比沈蒹可差多了。沈蒹的笔记是他看不起的,可是沈蒹考试时光看笔记便可以考在分一二十分之前。他今夜想:"明天可开学了!这才能省点兴奋的样子。他在屋里闷坐了许久,听见有人走来,便从那边的门出去了。他走出新舍后门,走到小土山上。太阳已下山了。正是雨季末尾昆明郊外最美丽的时候。这年轻的思想家便坐在一个坟头上,一只手托了他过分大的头颅,思索起来……思索些什么?谁也无从臆测。
  夜来了,黑暗的一片里,忽然有了光。新舍电灯亮。就在那长排的宿舍之中,每十八号宿舍外,有一个走动的人影。这些宿舍全是长形直甬道似的茅草房子,两端开门,两边开窗。十八号是东西横着的一幢宿舍。黄澄澄的一片灯光直演出来,照在门外地上,成了一块长方形明亮的地方。门口两边那边里有一片小花圃。那一个走动的人影走到门口便停住了。他的身材不高。小孩气的动作,笑着的脸,一只手还在整理衣裳,他眼看了地上的美人蕉说:"取歪!我都完了事又来了。老太爷!作不完的拿到茶馆去干不成?"屋里出了回声:"稍微等一下就完,你瞧我的美人蕉够多好!"
  门口这一畦地上掺杂地种着美人蕉,蝴蝶花,也有西红柿和红辣椒。这块原来是菜园的地方,土地是十分肥美的。如果不去管他,莠草凭亚热带的风,直可以长到一人多高!如果肯用一点心,那么一片好花圃或是一季菜蔬是不用费事就可有的。新舍每幢长形茅草房子要住四十个人的。双层床密密地排在那儿将将一边可排十个。四十八号宿舍门口的果蔬,花草皆长得像一回事,也栽得齐整,过路的人只要肯留心必可知道这宿舍里定住着一个勤快、健康,刚强,有耐心,也有趣味的青年人。
  现在蝴蝶花已过时了。美人蕉倒还不寂寞。若不是保护得好,这一片虽得留住一半。就是这样还不免有许多花瓣儿已生黑渍了。门口这一个看了一回花,顺手就摘下了一朵,一边往胸襟上插。一边说:"取歪!你到底是想喝水去不喝?要是不想:干脆说句明白话,我自己走了。"
  "你不是才来两趟么?总要三顾茅庐才能请得出名儿来。"屋里那一个说:"白莲教又独自个跑出去了,你要是不等我,我也只好今天不喝水了。"
  外面这个一听白莲教又走了。他本来簪上了一朵大红花就怕这外号白莲教的朱石樵看见奚落他的,这下子胆子大了。他问:"朱石樵什么时候出去的?你怎样知道是独自一个?"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