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炒骨

时间:2015-03-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田玉来 点击:
炒骨
 
  
  朋友苏乾混迹地产界,交游广博,人脉 复杂,三教九流没有他不熟的人,什么 旮旯角落里的奇闻逸闻都能打听出来, 那才叫真正有故事的人。
  
  前些年有一段时间,国内股市相当红 火。夸张点说,那叫投一个硬币儿进 去,拽一张百元钞出来,大大小小的庄 家散户都为之疯狂。然而中国股市就像 宋祖德的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倒霉 的会是谁。毫无征兆地,股市突然一熊 到底,股民损失惨重。大凡头脑清醒点 的,都忍痛撤出来了,剩下的都是铁杆 股民,等着哪天散户翻身做主人。
  
  苏乾有个朋友叫徐东,就是铁杆股民之 一。当初股市红火的时候,让人忽悠进 来,汤都没喝到一口,股市稀里哗啦就 熊了。徐东把多年的积蓄都投进去了, 一下子套牢了,自此有了婴儿般的睡 眠,睡着睡着就哭醒了。他成天长吁短 叹,祥林嫂一样,见人就说自己如何命 苦。
  
  有一天,徐东在街上转悠,在街角看见 个老头儿摆摊算命。那老头儿瞎了一只 眼,海盗船长般戴着眼罩,摊子很是冷 清。徐东无事,就凑上去算一卦。还没 走过去,那老头儿就开口了:“后生, 要算炒股是不?”
  
  徐东一听,吃了一惊,心里嘀咕着这老 头怎么知道的,于是点点头。
  
  那老头儿指着对面的马扎说:“坐,大 爷帮你算算。”
  
  徐东一面坐下,一面说:“大爷,你说 我买的那几只股票,什么时候能涨?”
  
  老头儿拿出几个铜钱,让徐东摇了一 卦,瞅了一会儿,说:“后生,不是大 爷说你,你这几只股,买得太急,这都 是死股,十年内都翻不了身。”
  
  徐乐一听,脸色顿时煞白。
  
  那老头儿仿佛没有看见一样,接着 说:“后生,不是大爷说你,你们这些 散户,压根就不应该碰股票。为什么? 大庄家有后台有背景有内幕信息,包赚 不赔。你们这些散户,辛辛苦苦赚来的 血汗钱,那都是攒着为孩子读书、爹妈 养老、出事救急的保命钱,稀里糊涂砸 在股市里,两眼一抹黑的跟人家赌博, 还想着挣钱,那不是做梦吗?别看电视 上天天说这个股神那个股神,一夜暴富 的,那纯粹是忽悠你的骗局。你想想, 买彩票还有一二三等奖,这么大个股 市,算概率不也得有几个挣钱的?所以 说后生,别老想着一夜暴富,账面上的 数字不如库房里的大米金贵。”
  
  徐东听了,哭丧着脸说:“大爷,我也 想明白了,只要把本钱赎回来,再也不 炒股了。”
  
  老头叹气道:“后生,不是大爷说你, 世人因为舍不得,所以放不下。因为放 不下,所以越陷越深,最后把自己搭进 去了。你要是现在还舍不得那几个本 钱,只怕最后要陷进去。”
  
  徐东道:“大爷,不是我舍不得,是没 法舍得。那是我全部身家,我没法不赎 回来。”
  
  老头道:“这套我听多了,大凡舍不得 的,自然有舍不得的理由。问题不是你 为什么要舍不得,而是你要是舍不得, 大概就没有好结果。”
  
  徐东听得不耐烦了,说道:“大爷,您 就说吧,怎么能把我的本钱赎回来,给 您多少钱我都乐意。”
  
  老头儿叹口气:“既然如此,那我就不 多嘴了。”说着拿起笔,掏出个活页笔 记本,在上头写起字来。本子立着,徐 东想看看老头写什么,就是看不见。不 多时老头写完了,“哗”一下把纸撕下 来,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个信封,把纸塞 进去,拿糨糊把口子封好,对徐东 道:“拿去,回去照着做。”
  
  徐东接过信封,心想老头儿葫芦里卖的 是什么药?转念一想,记得以前看过个 笑话,说有个赌徒,高价找大师求了个 赌博永远不再输的方法。大师把方法封 在信封里,叮嘱他到了没人的地方看。 赌徒喜滋滋找了个僻静的所在,拆开一 看,原来是“永不再赌”四个字。想到这 里,徐东不由得心里犯嘀咕,说老头儿 是不是在玩那一手?于是问道:“大 爷,多少钱?”
  
  老头儿摇头叹气:“什么钱不钱的,都 快入土的人了,还在乎钱?”
  
  徐东听了,看老头儿一脸的褶子,跟沙 皮狗一样,心里也一阵悲凉,强忍着给 老头鞠躬的冲动,心里说:“大爷,您 死了我一定去送花圈。”
  
  徐乐回家,把信封拆开,只见里头密密 麻麻地写满了字。一字一句读来,居然 真的是个方子,虽然有些旁门邪术的感 觉,但很详细,不由人不信。
  
  那上头写着:把五禽,分别是鸡鸭鹅鸽 鹌鹑;五畜,分别是猪牛羊狗驴。这十 种动物,按照一定的要求,分别取不同 部位的骨头,在特定的时辰,用高压锅 炖软了,再在锅里拿大油猛火炒,一直 炒到焦了,然后照着指示画一道符,也 炒进去。后面还有很长的一段咒语,也 要念。
  
  把这些都做完了,锅里的骨头也成了黑 色的粉末。拿蜂蜜和着,搓成大蜜丸, 每天吃三颗,连续一个星期,保准可以 转运。
  
  徐东看了,虽然麻烦,但琢磨着可以试 试。朋友苏乾有车,就拉着苏乾开车去 乡下买这些乱七八糟的各种骨头。苏乾 问他又抽什么爪哇岛羊角风,徐东据实 相告。苏乾劝他别瞎折腾,徐东叹气 道:“兄弟,不是哥哥执著,家当全套 牢进去了,没法子。”
  
  苏乾也没话说,只好陪着他把这些乱七 八糟的东西都凑齐了。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这天苏乾正斗地主 呢,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敲得山响。开 门一看,是徐东。只见他满面红光,笑 得嘴歪眼斜,不像个人样。苏乾吓了一 跳,忙把他拖进来,问他怎么回事。徐 东笑道:“老头儿真是活神仙,果然转 运了。我那几只股票都涨了,本钱全回 来了。”
  
  苏乾看他精神状态不大对,还以为他想 钱想疯了。打开电脑一查,居然真的涨 了。
  
  徐东让苏乾开车,跟他出去买点水礼, 要感谢老头儿。买了两千多块钱的东 西,驱车到了那十字路口旁,只见原来 老头儿摆摊的地方,有个中年人摆了个 自行车修理的摊子,正提着榔头龇着 牙,“叮叮当当”往下敲什么零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