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在甲村图书馆

时间:2015-03-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海边的卡夫卡》在线阅读  > 第 40 章 在甲村图书馆


 
  “甲村图书馆”的木牌旁边有块招牌,上面写道休息日为星期一,开馆时间十一时至五时,入馆免费,有意者可于星期二下午二时来馆参观。星野念给中田听。

  “今天是星期一,偏巧关门。”星野看了一眼手表,“不论今天星期几都过了开馆时间,一回事。”

  “星野君,”

  “嗯?”

  “这图书馆和上次跟星野君去的那座看上去有很大不同。”中田说。

  “是啊,那座是公立大图书馆,这座是私立图书馆。规模绝对不一样。”

  “中田我不太明白了,这私立图书馆是怎么一个东西呢?”

  “就是哪里一个喜欢书的资产家建座房子,把自己收集的很多书向世人公开,让大家随便看。了不起啊!门面就很气派。”

  “资产家是怎么回事呢?”

  “有钱人。”

  “有钱人和资产家有什么区别呢?”

  星野歪头想了想。“这区别嘛,我也不大清楚。大概同光是有钱相比,资产家好像有教养什么的。”

  “有教养?”

  “就是说,有钱人只要有钱就行,我也好你也好,只要有钱都可以当上有钱人,但资产家就怎么都当不上,当资产家需要一些时间。”

  “很复杂啊!”

  “啊,是很复杂。反正都跟咱们无关,咱们连光是有钱的有钱人都没希望当上。”

  “星野君,”

  “嗯?”

  “既然星期一休息,那么明天十一点来这里图书馆就能开了?”

  “应该是的。明天星期二。”

  “中田我也能进入图书馆吗?”

  “木板上写着谁都能进,所以你也能进。”

  “不认字也可以进去吧?”

  “啊,不怕的。认字不认字什么的,不可能在门口一一盘问。”星野说。

  “那么,中田我也想到里面去。”

  “可以呀,明天一早就来这里,两人一起进去就是。”星野说,“对了,老伯,有一点想确认一下:这里就是那个场所喽?要找的什么贵重东西就在这图书馆里?”

  中田摘下登山帽,用手心搓了几下短发:“是的,应该在的。”

  “那,不再找下去也没关系了?”

  “是的,没有再要找下去的东西了。”

  “太好了!”小伙子如释重负,“我正在想,真要找到秋天可如何是好。”

  两人返回卡内尔·山德士的公寓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十一点出门去甲村图书馆。从公寓走路去只需二十分钟,两人决定走路。星野早上去站前把车还回给租车点。

  两人到图书馆时,门已大敞四开。看来将是闷热的一天。周围洒了水,门内可以见到修剪整齐的庭园。

  “老伯,”星野在门前叫了一声。

  “嗯。什么呢?”

  “进图书馆后我们怎么做好呢?你一下子端出一桩没头没脑的离奇事来我怕也不好办,所以想事先问你一下,作为我也大致要有个心理准备。”

  中田沉思起来。“进去做什么中田我也心中无数,但这里既然是图书馆,那么我想先看看书再说。中田我选几本图片集或画册,你也挑几本什么书看。”

  “明白了。因为是图书馆所以先看书,言之有理。”

  “至于做什么好,下一步再慢慢考虑。”

  “好好。下一步的事下一步考虑不迟,这也是健全的想法。”星野说。

  两人穿过精心修整过的美丽庭园,走进传统样式的门厅。一进去就见有一个借阅台,一个不肥偏瘦的漂亮小伙子坐在那里,白色棉质扣领衬衫,小眼镜,额前垂着长长细细的头发。星野心想,活脱脱是弗朗索瓦·特吕福黑白电影里的形象。漂亮小伙子见两人进来,好看地微微一笑。

  “您好!”星野声音朗朗地说。

  “您好!”对方也寒喧一声,“欢迎!”

  “想看看书。”

  “当然,”大岛点头道,“那当然。请随便看。这座图书馆对一般公众开放。开架式,自由挑选。检索是卡片式,用电脑也能检索。有不清楚的只管问好了,我乐意协助。”

  “谢谢。”

  “有特别感兴趣的领域或要找的书吗?”

  星野摇头道:“不,现在没什么特别的,或者不如说与书相比,对这图书馆本身更有兴趣。正好从门前走过,觉得蛮有意思,就想进来瞧瞧。建筑物真是不一般!”

  大岛优雅地淡然一笑,拿起削得尖尖的长铅笔:“这样的人士很多。”

  “那就好。”星野说。

  “如果有时间的话,两点开始馆内有简单的导游项目。只要有人提出,几乎每星期二下午都安排,由馆长介绍这座图书馆的由来。今天正好星期二。”

  “这玩意儿大概极有趣。怎么样,不看看,中田?”

  星野和大岛隔着借阅台交谈的时间里,中田紧紧抓着摘下的登山帽,怔怔地四下打量,直到星野叫自己名字才回过神来。

  “啊,什么事呢?”

  “跟你说,两点钟有个馆内参观节目,怎么样,不参观参观?”

  “好的,星野君,中田我很想参观。”

“伟人也真不容易啊!”星野中途放下书,叹了口气,深为敬佩。学校音乐室里放着贝多芬半身铜像,他只是清楚地记得他愁眉苦脸的神情,而不知晓此人送走的人生竟如此充满苦难,于是心想,无怪乎他显得那么郁郁寡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