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最后一名女知青 66

时间:2015-03-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阎连科 点击:

最后一名女知青(全文在线阅读) > 66

  
  车上的几个旅客,不知何时皆都下了,而偌大的电车上,孤独寂寞着梅一个人。当车缓缓刹闸,在公路上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时,朝窗外看了一眼,梅才猛然发现,终点站到了。

  原来已经到了碧沙岗。

  小的时候,被一家工厂的汽车将同学们拉到碧沙岗的大堤下面,未及打开车门,大家就飞出汽车,落到沙面上去。黄河的改道,留下了这片自然的奇地。细茎的茅草,扯扯连连;不生便是一棵没有,生了便交织成一片。茅草的叶上,贮存了太阳的炎热。摸上去如同触摸刚从火中抽出的木柴。茅草的根白白亮亮,从沙地里拔出来,一节节嚼进口里,凉殷殷的甜味潺潺缓缓流进人的体内。泛白的猪毛草,稍一用力,便从沙面上断开,露出拔掉的头发似的那截儿白色,散发着青藻般鱼鳞样一片一片的青稞气息。狗尾巴草总是穷困潦倒地歪下头来。毛针刺在别的草间,你从它身边过去,会有无数的黑针扎在你的裤管上。那针的头上分开着四只微细的毛尖。一种叫不出名儿的草,爬在沙面上,从不抬头起来。秋天以后,它结出许多又黄又硬的毛扎子,圆圆硬硬如豆粒一样无处不在。你穿了布面的鞋子,走过去那毛扎儿便滚在鞋面上不肯下来。没有草的沙地,是一片不毛的去处。从哪儿跑将过去,留下一片欢乐的脚窝,及至你回头去寻找自己的脚印,却又都没了,只是一片看不见的小坑。似乎那细沙永远都在无休止地流动。朝前边慢慢走着,她闻到了那黄沙故道气味。曾经有几个男孩、女孩,将她叫到一个沙丘后面,说给她一包瓜子,打开时里边却是一条青色的小蛇。忙不迭儿丢落,要哭唤出来,又看见那蛇是一条野瓜的藤子,在扩散绿色的青气。捡将起来,嗅到那味道绿草坛儿样,又浓烈,又纯厚,直到三十年后的今天,还清清淡淡在她的鼻下扩散。

  是请于星期日到碧沙岗一见,还是请到星期日于碧沙岗一见?仅此一句,过于烂熟,反而记不起原文了。会是谁呢?到碧沙岗一见,然碧沙岗在哪?不见人,不见物,有的只是静寂沉沉的世界。是谁在碧沙岗等我?他真的每个星期天都在这儿吗?难道说会是唐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