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没有目的的寻找

时间:2015-02-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海边的卡夫卡》在线阅读  > 第 38 章 没有目的的寻找

  星野用房间里的公用电话号码薄查找市内租车点,选一处地点合适的打去电话。

  “普通的Sedan①就可以,大约借两三天。尽可能别太大也别太显眼。”

  “跟您说,先生,”对方说,“我们是专门租赁马自达车的公司。这么说或许不礼貌,显眼的Sedan什么的一辆也没有,您尽可放心。”

  “那好。”

  “家庭用的可以吗?可信赖的车,向神佛保证,绝对不显眼的。”

  “唔,那就好,那就家庭用的。”租车点就在车站附近,星野说一个小时后去取。

  他独自乘出租车赶到那里,出示了信用卡和驾驶证,暂且租用两天。停车场里的白色家用小汽车的确不显眼,甚至令人觉得乃是匿名性这一领域中的一个完美象征。一旦把眼睛移开,连是什么形状都难以记起。

  开车返回公寓路上,在书店买了高松市区地图和四国公路地图。发现附近有一家CD专卖店,于是进去寻找《大公三重奏》。路旁CD专卖店的古典音乐专柜都不很大,只有一盘廉价的《大公三重奏》,遗憾的是并非百万美元三重奏的演奏,但他还是花一千日元买下了。

  回到公寓,见中田正在厨房里以训练有素的手势做放入萝卜和油炸物的煮菜。温馨的香味充满房间。

  “闲着无事,中田我就这个那个做了点儿吃的。”中田说。

  “太好了,这些日子尽在外头吃,心里正想着差不多该吃点清淡的自做饭菜了。”星野说,“对了,老伯,车借来了,停在外面。这就要用?”

  “不,明天也没关系。今天想再跟石头说说话。”

  “唔,这样好。说话很重要。不管对象是谁,也无论说什么,说总比不说好。我开卡车

  ①美式英语,指乘坐四到六人的双排座箱形普通乘用车。②

  的时候也常跟引擎说话。留意细听的话,可以听出好多名堂。”

  “那是,中田我也那样认为。中田我同引擎说话固然不能,但同样认为不管对方是谁,说话总是好事。”

  “那,和石头说话多少有进展了?”

  “是的,觉得心情开始一点点沟通了。”

  “那比什么都好。那么,老伯,我把石头君擅自搬来这里,石头君没为此气恼或不高兴什么的?”

  “没有,没有那样的事。依中田我的感觉,石头君好像没怎么对位置问题耿耿于怀。”

  “太好了。”星野听了,放下心来,“若是再给这石头报复一下,我可真穷途末路了。”

  星野听买来的《大公三重奏》听到傍晚。演奏比不上百万美元那么华丽那么悠扬舒展,总的说来较为质朴和稳健,但也不坏。他歪在沙发上倾听钢琴和弦乐的交响,深沉优美的旋律沁入他的肺腑,赋格曲那精致的错综拨动着他的心弦。

  星野心想,若是一星期之前,我就是听这样的音乐,也恐怕只鳞片爪都理解不了,甚至理解的愿望都不会产生。可是由于偶然走进那间小小的酒吧,坐在舒舒服服的沙发上喝了美味咖啡,现在能够自然而然地接受这种音乐了。对他来说,这似乎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他像要测试自己刚刚获取的能力,将这CD反复听了多次。除了《大公三重奏》,CD还收有同一作曲家被称为《幽灵三重奏》的钢琴三重奏。这个也不坏。不过他还是中意《大公三重奏》。还是这个富有深意。同一时间里,中田坐在房间角落对着白色的圆石嘟嘟囔囔说着什么,不时点一下头或用手心喀嗤喀嗤搓脑袋。两人在同一房间里埋头做各自的事。

  “音乐不影响你同石头君说话?”星野问中田。

  “不不,不要紧的。音乐不影响中田我。音乐对于中田我好像风一样。”

  “唔,”星野说,“风一样。”

  六点,中田开始做晚饭。烧大马哈鱼,做蔬菜色拉。又做了几样炖菜盛在盘子里。星野开电视看新闻,想看一下中田涉嫌的中野区杀人案件的侦破有什么进展没有,但电视对此只字未提。拐骗幼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互相报复、中国公路发生大规模交通事故、以外国人为核心的汽车盗窃团伙、大臣歧视性失言、信息业大型企业的临时性裁员——尽是此类报道,令人赏心悦目的消息一条也没有。

  两人隔桌吃饭。

  “呃,味道好极了!”星野大为佩服,“老伯你很有做饭才华。”

  “谢谢谢谢。承蒙别人吃中田我做的东西这还是第一次。”

  “没有能和你一起吃饭的亲朋故友?”

  “那是。猫君倒是有,但猫君吃的和中田我吃的大不一样。”

  “那倒是。”星野说,“不过,反正好吃得很,尤其是炖菜。”

  “合您口味比什么都好。由于不认字,中田我经常犯非常荒唐的错误,那时候做出的东西就非常荒唐。所以中田我只能用常用的材料做同样的饭菜。若是认字,就能做出很多花样……”

  “我是一点儿也没关系的。”

  “星野君,”中田端正姿势一本正经地说。

  “什么呢?”

  “不认字的滋味十分不好受。”

  “那怕是那样吧。”星野说,“不过据这CD介绍,贝多芬耳朵听不见。贝多芬是非常伟大的作曲家,年轻时作为钢琴手也在欧洲首屈一指。作为作曲家本来就名声很大。不料有一天耳朵因病听不见了,几乎什么也听不到。作曲家耳朵听不见东西可不是件小事,这你明白吧?”

  “那是,好像明白。”

  “作曲家耳朵听不见,等于厨师失去了味觉,等于青蛙没了划水蹼,等于司机被没收了驾驶证。任凭谁都要眼前一片漆黑,对吧?可是贝多芬没有屈服。当然喽,情绪低落多少怕是有的,但他没在这种不幸面前低头。是山爬过去,是河蹚过去!那以后也一个劲儿作曲不止,创作出比以前内容更深更好的音乐。实在了不起。例如刚才听的《大公三重奏》就是他耳朵基本听不清声音后创作的。所以嘛,老伯你不认字虽说肯定不方便不好受,但那并不是一切。就算认不得字,你也有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这方面一定要看到才行。喏喏,你不是能够跟石头说话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