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右岗的茶树

时间:2014-05-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范小青 点击:

   右岗的茶树


    二秀头一次听说玉螺茶,是她刚上初一的时候。那年学校来了一位新老师,叫周小进,是支教的老师。二秀也搞不太清什么叫支教,只知道他是班主任,教语文,还教历史和政治。她们的学校在北方的一个小镇上,小镇很小,也很落后。但二秀并不知道有多小,有多落后。她能够从乡下的村子里到镇上来上初中,在村子里的女孩子里头,她还是头一个。周老师很年轻,大学刚毕业,他头一次走进教室的时候,脸还红了。不过老师很快镇定下来了,因为他的学生比他更胆怯。他们过去只在自己村子里的小学见过乡下的小学老师。乡下的小学老师多半就是乡下人,就是他们同一个村或者其他村的,是民办老师或者是代课老师。就算他是公办的,但样子看起来也像是民办的。他们粗粗糙糙,骂骂咧咧,好像教书就是骂人。二秀和她的同学们从来没有见过城里来的大学生老师。现在他们见着了,他长得很俊,很白,脾气也很好,温和得像个姑娘,说话也像在念书。周老师和乡村小学里的老师不一样,太不一样了,这是老师给二秀深刻印象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老师上课的时候,讲着讲着,就离开了课本,去讲别的事情。

    周老师讲的别的事情,其实只有一桩,那就是老师的家乡。

    周老师的家乡在南边一个很美丽的山村里,那里一年四季都开花,一年四季都有水果,一年四季树叶都是绿的。老师说,还有那些茶树,就种在果树下面,天上的露水滴下来,滴在果树上,再滴到茶树上,所以那个茶,既有茶香,又有果子香。每年早春清明前,村里人就把它们采下来,它们是茶树上最嫩的嫩芽,嫩得轻轻一碰它们就卷起来了,形状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螺,所以它的名字叫玉螺茶。玉螺茶的产量极小,它的产地范围也极小,只有周老师的家乡子盈村,才能产出真正的玉螺茶。

    周老师说,泡玉螺茶的过程,是一个享受的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看到蜷曲着的螺慢慢地慢慢地舒展开来,然后又慢慢地慢慢地沉浸下去,把茶水染得嫩绿嫩绿的。

    在这之前,二秀几乎没有听说过有关茶叶的事情。乡下人平时不喝茶,但家里有时候也备一点茶,偶尔来了客人,他们就抓一把泡给客人喝。从来没有人说茶好不好,看到杯里的水黄黄的,甚至黑乎乎的,大家就高兴地说,喝茶,喝茶。这一般是招待重要客人的。二秀也不知道那些茶是什么茶,更不知道它们有什么名字,她只知道是母亲从镇上的茶叶摊上买来的,几块钱就能买一大堆,放在家里,从去年放到今年,今年喝不了,明年还可以再喝。

    周老师讲的茶,跟二秀知道的茶,相差太大了,起先二秀简直不敢相信,茶还有那么多的讲究。但是后来,渐渐的,二秀和班上所有的同学一样,都相信了老师的话。

    周老师不止一次地告诉他们,他很想念自己的家乡,做梦都梦见自己的家乡。就这样,二秀和她的同学们,他们的心思常常会跟着老师飞到那个美丽的山村里去。有一次老师又丢开了课本,跟他们说,同学们,老师说几句家乡话给你们听听吧,老师的家乡话很难听懂的,你们不一定听得懂噢。老师就说了几句,但奇怪的是大家都听懂了,他好像有点尴尬,他挠了挠头,说,不对,我可能都不会说家乡话了。同学们都笑了。老师却有点迷惑的样子,又说,不对呀,从前说乡音未改鬓毛衰,我的鬓毛还没有衰呢,怎么乡音倒先改掉了呢?就有一个同学叫王小毛的,举手站了起来,他说,老师,你说的不是你的家乡话,老师的家乡我去过,那里的人,说话是用舌尖说的,像鸟叫一样的,不是像老师这样说的。老师听了王小毛的话,愣了愣,又想了想,说,对的,老师家乡的人,是用舌尖说话的,或者换个说法,他们说话的时候,发音的部位靠前,不像北方,不像你们这里,发音的部位靠后,你们说着试试看。同学们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大家都不知道用哪句话来试。老师说,你们就叫我的名字吧,叫周小进,用你们的本地话试试,是不是从嗓子里发出来的?大家就叫周小进周小进,试了试,果然气是从嗓子里出来,然后在下颚那里就出了声。老师笑眯眯地点头说,对了,这就是你们的家乡话,再来学老师的家乡话,刚才王小毛说了,像鸟叫,同学们想一想,鸟是怎么叫的呢,对了,撅起嘴巴,在舌尖和嘴尖这个地方发音,就这样,周小进,周小进——同学们哄堂大笑了,老师发出的“周小进周小进”,在大家听起来,真的就像是鸟叫,唧唧唧唧唧唧——爱害羞的二秀也被感染了,她脸红红的,私下里偷偷地试了一试,没料到像鸟叫一样的声音一下子就毫无防备地从舌尖上滑了出去,把二秀自己吓了一大跳。她虽然声音很低,老师却听见了,老师赶紧说,赵二秀同学学得像,赵二秀同学,你给同学们再学一遍。二秀红着脸,不好意思说。老师又鼓励她说,赵二秀同学,你学一遍,你有语言天赋,你以后可以学外语的。二秀就鼓起勇气学说了一遍:周小进——唧唧唧。同学们笑着,都跟着学起来,教室里就有了一片鸟叫声。校长刚好经过他们的教室,窗打开着,校长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鸟叫声,他在窗外停下来,怀疑地朝教室里看看,好像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后来校长就走开了。

    二秀从校长的背影里看到了一丝不解,其实二秀也觉得奇怪,老师怎么不好好上课,老讲自己的家乡呢?

    周老师说,采玉螺茶是有很多规矩的,采茶人的手要细柔灵巧,粗糙肮脏的手,是不能采茶的。采茶之前,手一定要洗干净,不能有杂味,不仅采茶的当天早晨不能吃大蒜或者其他味重的东西,采茶前几天就得吃得清淡些,这样才能保证人的气味不会对茶叶有丝毫的影响,再比如说,妇女的经期和孕妇,都不能去采茶的——有个女同学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老师却很严肃地说,同学们,这不是笑话,这是真的,只有敬重茶,茶才会给我们回报。后来老师回了一趟家乡,再来的时候,真的带来了玉螺茶。老师用一只玻璃杯泡给同学们看,二秀看着细细的嫩芽在水中一沉一浮,开始它们蜷缩着,像一只一只小小的螺,然后慢慢地舒展开来,舒展开来,二秀一直绷得紧紧的心也跟着一沉一浮,跟着慢慢地舒展,最后,又跟着茶叶渐渐都落定在杯底了。这以后的好多天里,二秀老是想着茶叶在水中飘忽的美感,她像被茶叶勾去了魂似的。上课的时候,她总是不由自主地偷偷地看自己的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