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聚宝盆(8)

时间:2014-04-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于是,我侧了侧身,道:“你来看,这是甚么,你有甚么判断?”
    她向桌上那块碎片看了一眼,笑道:“从大水缸上敲下来么?”
    我道:“你仔细看看再说!”
    她走了过来,将那碎片拈在手中,脸上现出惊讶的神色来:“怎样那么重,好像是金属的?”
    她将碎片放到了灯光下,也仔细地看着,看了好久,才转过头来道:“这究竟是甚么?照我看来,这好像是甚么太空船的一片破片。”
    我不禁呆了一呆,不论我如何想像,我也未会将那破片和太空船联想在一起。因为我早已知道,那是明初大富翁沈万三聚宝盆的碎片,自然不会再去联想到和太空科学有关的一切。
    我呆了一呆之后,忙道:“你为甚么会那样想?为甚么你会想到这是大空船的碎片?”
    妻笑了笑:“或许我想错了,也许是我用词不当,我不应该说是太空船的碎片,而应该说,这是一具精密仪器的一部分!”
    我又道:“你这种判断,从何而来?”
    妻指着那碎片表面上的细纹:“你看,这些纹路,像是积体电路,这些凸起的细粒,简直就是电路上的无数电阻!”
    我吸了一口气,她的想像力堪称丰富之极,但是也不能说她讲得没有理由。
    她又道:“还有那些细小的圆粒,它们使我想起半导体电子管来,虽然那么细小,但是我相信它们一定有着非凡的作用。”
    我听到这里,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你完全料错了!”
    她的脸红了一红:“那么,这是甚么?”
    我道:“这碎片,据说是明朝富甲天下的大富翁沈万三的聚宝盆的碎片,我是用很高的价钱,将它买下来的。”
    妻听得我那样说,也不禁乐了,她将那碎片重重地放在桌上:“不消说,你又上人当了!”
    我忙分辩道:“那倒未必,至少它使你认为那是甚么极其精密的仪器的一部分!”
    她瞪了我一眼:“别多说了,快去吃饭吧!”
    我们没有再争辩下去,而我三扒两拨地吃完了饭,又找了许多笔记小说,翻阅有关沈万三那聚宝盆被打碎的经过。据记载,明大宗听说聚宝盆灵验,下令沈万三献上聚宝盆,但是聚宝盆到了明太祖的手上,却一点没有用,明太祖一怒之下,就将之打碎,埋在金陵门下。
    又有的记载说,明太祖怀疑沈万三呈上去的聚宝盆是假的,便和沈万三开了一个大玩笑,玩弄了一下数字游戏,借了一文钱给沈万三,以一个月为期,每日增值一倍,一个月后,本利清还,沈万三欣然应之,却不知上了明太祖的大当。
    在“碧里杂存”中,提到这一段事的记载如下:“太祖高皇帝尝于月朔召秀,以洪武钱一文与之日:烦汝为朕生利,只一月为期,初一至三十止,每日取一对合。秀忻然拜命,出而筹之,始知其难。”(沈万三的名字是沈秀)
    从这段记载看来,朱元璋显然是有心装一个陷阱让沈万三掉进去,一文钱,每日增加一倍,以一个月为期,那是二的二十九次方,简直是天文数字!
    第四章 他在研究甚么?
----------------------------------------

    从这则记载中,可以看出两点:其一、沈万三的发财,真是靠聚宝盆而来,而不是做生意发财的,做生意要发财到这样子,自然具有极其精密的数学头,一听得明太祖这样说,就该知道不对头,立时拒绝,怎会“忻然受之”?他没有数学头脑,做生意自然也不十分灵活,靠的是聚宝盆,殆无疑问。
    其二,如果这时,沈万三还有聚宝盆在的话,那么,一个月下来,钱变得再多,也是难不倒他的,可是记载后来却说,明太祖月尾派人来收数,沈万三“竟至倾家”,那么,可知他呈上去,给明太祖的那只聚宝盆是真的了,他没有了聚宝盆,自然再也生不出钱来了!
    这虽然是几百年之前的记载,但是对我来说,却是十分有用。
    因为只要沈万三当时,献呈给明太祖的那只聚宝盆是真的话,那么,我这块聚宝盆的碎片,自然也是真的聚宝盆碎片了!
    这大半夜的翻抄旧书,很使我满意,我将那碎片郑而重之地包好之后才就寝。
    第二天,我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再去看那碎片,然后,我穿好了衣服,草草吃了早餐,驾着车,带着那碎片,直赴郊外,去找王正操博士。
    到了王博士的住所之处,我用力拍着门,又拍了好久,才有人应声,门一打开,王正操满面怒容,站在门前,当他一看到我时,更是怒意大炽,厉声道:“你这流氓,又来了?”
    我早已料到他看到我会大发雷霆的,所以我也早准备好了应付他的话。
    我忙道:“王先生,我是古玩店刘老板派我来的。”
    这句话,当真具有意想不到的功效,王正操一听,立时怒容消失:“啊,啊,你是刘老板派来了,他已找到了我要的东西?要多少钱?请进来。”
    他侧身让我进屋去,屋中的陈设很简单,我坐了下来:“你要的东西,的确又有了一件,但并不是他找到了派我送来的。”
    王正操兴奋地擦着手:“只要有就好了,其他还成甚么问题?”
    我笑着:“王先生,事情恐怕不如你所想的那么简单,这片东西是我的,如果没有合适的条件,我不会将它轻易出让。”
    王正操呆了一呆,发出一连串的“啊啊”声来,显然是他在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我的话才好,过了半晌,他才道:“啊,那你要甚么条件?”

顶一下
(7)
53.8%
踩一下
(6)
46.2%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