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聚宝盆(7)

时间:2014-04-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韦应龙“哼”地一声,道:“那鸟东西,有个屁用!”
    我又想开口,但是又给石文通抢着说了去,他道:“卫先生想买!
    韦应龙呆了一呆,笑了起来:“这种东西,也会有人要么你别又来和我开玩笑了!”
    石文通忙望定了我,这一次,他无法抢着说话了,因为究竟我是不是在开玩笑,他也不知道。
    我忙道:“韦先生,绝不是开玩笑,是真的,如果你愿意出让的话,请你开一个价钱。”
    韦应龙看样子比石文通狡猾得多,他呆了一呆,显然是在弄清我是不是在开玩笑,等他明白了我不是开玩笑时,他又向石文通望去:“你的那块呢?为甚么不卖给卫先生?”
    石文通道:“我早几年就卖掉了!”
    韦应龙立时道:“卖了多少?”
    想不到我只请石文通吃了一餐点心,石文通居然帮了我一个大忙,他向我眨了眨眼,道:“卖了二千元钱!”
    石文通将价钱说得十分低,可是,即使是这个价钱,看韦应龙脸上的神情,他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可是韦应龙却道:“嗯……那我的这块,应该贵一点,至少要值五千元了,对不?”
    他望着我,本来我是可以一口答应下来的,但是我却并没有那么做,我道:“我现在无法决定,我要看过你那块东西之后再说,如果你那块比较大一些的话,价钱自然可以高些。”
    韦应龙道:“好,我带你去看。”
    他大声吩咐着工人加紧工作,就和我们一起离去,他就住在离工厂不远的一条街上的一幢普通的大厦之中。
    进去之后,他到房中转了一转,就拿着一个纸盒子走了出来。
    这时候,我的心情不禁十分紧张,因为我就可以看到聚宝盆的碎片了,传说中的聚宝盆是如此神奇的东西,而且,就算是一片聚宝盆的碎片,自然也充满了神秘的意味,至少一位誉满世界的科学家,买了一片之后,还要寻求第二片!
    可是,当韦应龙将盒子打开来之后,我不禁大失所望,盒中有一些纸碎,在纸碎中,是手掌般大小、形状不规则的一片碎片。那碎片是黝黑色的,约有一吋厚,从它的厚度来看,像是大水缸中敲下来的一片。
    我道:“就是这东西?”
    韦应龙道:“是,和石文通的那块是一样的。”
    我在盒中,将那块东西拿了出来,那东西一上手,就给我以一种奇异的感觉,它十分重,可是它又不像是金属。
    这多少使我感到了一点兴趣,我再仔细审视着那东西,我看到,在它的表面有许多细密的纹路,细密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而且,还有不少极细小的小孔。
    在它断口处,有很多米粒大小的珠状物,我用手指剥了一粒下来,发现这种珠状物之间,有一股极细的线连结着,自然,那股细线一拉就断。
    我实在不明白这是甚么东西,但是那决非是一块大瓦缸的碎片,倒是可以肯定的。
    我看了很久,韦应龙道:“怎么了,五千值不值?”
    事实上,不论那是甚么,也不论韦应龙开价多少,我都准备将之买下来。
    因为有了这块东西,我就可以和王正操晤面,弄明白他为甚么要找寻这东西。
    但是,我还是考虑了半天,才道:“好吧,五千!”
    我将那块东西,放进了盒中,数了五千元给韦应龙,韦应龙将钞票数了一数,才抽了一张给石文通,我带着那东西,和石文通告辞出来。
    到了街上,我和石文通又进了一家茶楼,我开了一张面额很大的支票给石文通,道:“多谢你的帮忙。”
    石文通拿着支票,手在发抖,连声多谢,我笑道:“不必太客气了,因为韦应龙不知道这碎片可以值多少,我也没有多付甚么钱,你拿去做小本买卖,像韦应龙这样的朋友,不交也吧了!”
    石文通忙道:“是,是!我早就知道他不是甚么好东西!”
    我和石文通分了手,口到了家中。
    一到家中,我就将那片聚宝盆的碎片,取了出来,放在书桌上,用一盏强烈的灯光照着它,然后,取出了放大镜,仔细审视着。
    在放大镜和强烈的灯光照射之下,我发现那一块碎片表面上的细纹,盘旋曲折,而且有许多细节的凸起,那些细小的孔洞,直通内部。
    而在它的横断面看来,那细小的一粒一粒、紧密排列着的晶状体之间,也仿佛全有着联系,我用钳子,夹出了几粒来,每一粒之间,都有极细的细丝连结着。
    那片碎片,乍一看来,十足是瓦缸上面敲下来的一块破瓦而已,可是愈看愈是奇妙,看来,那竟像是高度工艺技术下的制成品。
    我不禁呆了半晌,王正操博士在看到了那块碎片之后,一定有所发现,所以他才毫不犹豫以一万美金的高价买了下来。
    而且,更有可能的是,他在买下了那块碎片之后,一直在埋头研究那东西。
    然而使我不明白的是,王正操并不是一位考古学家,他只是一位电子科学家,学的是尖端的科学,他为甚么竟对一件古物如此有兴趣?
    我翻来覆去审视着那块碎片一小时之后,仍然不能肯定那是甚么东西,但是那是一件奇特无比的东西,是毫无疑问的了。
    当我聚精会神坐在书桌之前的时候,白素曾两次来催我吃饭,到了第三次,她有点不耐烦了,大声道:“你究竟在研究甚么?”
    我抬起头来,在那刹那间,我心中陡地一动,白素对于整件事,全无所知,我何不趁此机会,试试一个全不知情的人,对那块碎片的看法如何?
顶一下
(7)
53.8%
踩一下
(6)
46.2%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