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聚宝盆(2)

时间:2014-04-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在郭幼伦的呼叫声中,浓烟冒得更密,只见浓烟丛中,那中年人冲了上来,奔上了楼梯,喘着气,面色铁青,郭幼伦忙道:“出了甚么意外。”
    那中年人狠狠地瞪着郭幼伦:“关你屁事!”
    郭幼伦碰了一个大钉子,后退了半步,不再出声。那中年人转过身去,望着楼下,那时,浓烟已在渐渐散去,那中年人的脸色却愈来愈难看。
    小郭心中感到很抱歉,如果自己不来的话,或者人家不至于出意外。
    郭幼伦虽然碰了一个大钉子,这时仍然道:“朋友,要是我能帮你的话,我愿意帮助你。”
    那中年人“哼”了一声,道:“你懂得甚么?”
    郭幼伦沉声道:“我或者不懂甚么,但是,我是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学博士。”
    那中年人转过头来,满有兴趣地打量着郭幼伦:“哦,你认得康辛博士么?”
    郭幼伦不禁笑了起来:“那大胡子么?他是我的指导教授,我和他太熟了!”
    那中年人也笑了起来:“他还留着那把大胡子?他太太好么,我真怀念他太太烤的牛油饼,那是世界上的第一美味。”
    郭幼伦听了,不禁呆了一呆。康辛博士是大学中的权威教授之一,也只有他最亲密的朋友,才能够尝到康辛太太亲手烤制的牛油饼,那么,眼前这个中年人,一定也是一位了不起的科学家了!
    郭幼伦在呆了一呆之后,不禁肃然起敬:“先生你也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
    那中年人摇了摇头:“不!”
    他说了那一个字,抬起头来:“雨停了,你们可以走了!”
    郭幼伦以为已经和对方谈得很合拍了,可是突然之间,那中年人却又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这令得郭幼伦感到十分尴尬,他还想说甚么,但是蔡美约却在他的身后,悄悄地拉着他的衣角。
    郭幼伦只好道:“谢谢你让我们避雨,希望不是因为我们的打扰,而使你的工作损失。”
    那中年人“哼”了一声,道:“走吧!”
    郭幼伦和蔡美约两人,在那样的情形下,自然再也无法逗留下去了,他们仍然维持着应有的礼貌,退了出去。天已放晴,他们自然也失去了郊游的兴趣,立即回到市区。
    他们两人,一路上不断地在谈论著那个中年人,郭幼伦的结论是:那中年人既然和康辛博士如此熟,那么他一定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旧人。是以,他在送了蔡美约回家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第一件事,就是翻阅那本厚厚的校刊。
    在那本校刊中,郭幼伦有了发现,他看到了那中年人的照片,简单的介绍是:王正操博士,杰出的科学家,在复印技术和电视新理论方面有巨大的贡献,曾参加世界最大的电子显微镜的制造工作,他在微粒半道体电子上的理论是杰出不朽的,在本校任教期间,是最年轻的教授之一。
    那张照片上的王正操,看来只不过二十多岁,而现在的王正操,已有将近五十岁了,所以,郭幼伦在学校中未曾听过他的名字。
    使郭幼伦奇怪的是,这样一位杰出的科学家,自己一个人关在郊外,在作些甚么呢?
    王正操学的是尖端的科学,他那门科学要有新的成就,决不是一个人在实验室中能成功的,而且需要大量仪器的配备,这种仪器,几乎是无法由任何私人所能够负担得起的。
    这件事和我本来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可是,那位年轻的博士,郭幼伦先生的哥哥,却曾是我进出口行中的一个职员,而且,也曾是我在许多事情中的一个十分得力的助手,后来,他去当了私家侦探,成立了一个侦探社,已经成了名侦探。对了,我的老读者一定已经明白,他是小郭,而郭幼伦,是小郭的弟弟。
    而我之得知这件事,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小郭请我吃饭,晚饭后,大家天南地北地扯着,小郭忽然问我,道:“一个杰出的科学家,放弃了他在美国大学的教授职位,而在乡下隐居,做着实验工作,你说,他是为了甚么?”
    当我听到小郭这样问我的时候,我转动着酒杯,笑了一下,道:“他想做甚么?那太难以回答了,他可能只不过想发明一个与人对答的洋娃娃,也有可能,他正在埋头研究毁灭全世界的武器!”
    小郭耸了耸肩,我随口问道:“你说的那个教授,是甚么人?”
    小郭道:“他叫王正操,王正操博士。”
    我呆了一呆,这个人的名字,我倒是听说过的,他曾是出了名的怪脾气科学家,在工程界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我略呆了一呆,便道:“原来是他,那倒真想不到,他可以说是现代复印技术之父,凭着他的理论,才制造成各种各样的复印机的。”
    小郭道:“不错,在我弟弟对我提起了他之后,我曾经查过他的资料,确如你所说的那样,那么,你认为他现在在干甚么呢?”
    我喝了一口酒,道:“我怎么知道。”
    于是,小郭便将郭幼伦和蔡美约郊游遇雨,到了王正操处避雨的经过,讲了一遍。
    我用心听着,等到小郭讲完,我才道:“他自然是在从事一项十分重要的研究工作。”
    小郭道:“可是他为甚么要躲起来研究呢。”
    我道:“或者他认为他的研究工作应该保守极度的秘密,不想任何人知道,他有权那样做,我们也犯不着去探索人家的秘密,是不是?”
    小郭笑了起来:“我知道,你虽然这样说,可是你的心中,却比我更想知道,他在干甚么。”
    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小郭说得对,我和小郭相识太久了,这就是我致命的弱点。当我知道了一件事之后,即使这件事与我全然无关,我也一定找出答案来,不然,就算我睡在最舒服的床上对会睡不着;就算是在吃最美味的有品,也会食而不知其味。
顶一下
(7)
53.8%
踩一下
(6)
46.2%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