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聚宝盆(16)

时间:2014-04-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当天一天,我和他一起在实验室中,听他解释着许多复杂的理论和他的立体复制机还存在的难题,我有的懂,有的听懂,但是都囫囵吞枣听着。我答应王正操,一有消息,就立即告诉他,就和他告辞了。
    在那天之后,我并没有再和王正操怎么见面,因为我怕打扰了他的研究工作,但是我们倒经常通电话,王正操是一点时间观念也没有的,他想起甚么时候要找我,就会拿起电话来,有时在半夜,有时在清晨。
    而他打电话给我,大半是为了催促我加紧去寻找聚宝盆的碎片。我给他弄得啼笑皆非,因为这绝不是因为着急,便可以达到目的的事。
    我也照样去催石文通,可是石文通那方面,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而当我在电话中问及王正操,他的研究工作是不是进展之际,他的回答总是“没有”,话气显得很沮丧。而且愈来愈沮丧。
    到了一个月之后,天气已经渐渐暖和了,石文通突然来到了我的家中,他高兴地道:“卫先生,总算不负所托,有下落了!”
    我高兴得直跳了起来:“找到了?”
    石文通忙道:“只是听人家说,其中的一片,有人看到过,是在那姓杨的家里!”
    我忙道:“那姓杨的住在甚么地方?”
    石文通苦笑了一下:“看到的人,是在十多年之前看到的,那时,姓杨的住在南京,我又去打听过,那姓杨的已经死了,他的儿子好像不住在南京。”
    听到了那姓杨的住在南京,我已经凉了半截,更何况那姓杨的已经死了,而且,他的儿子也不在南京。
    我呆住了出不得声,石文通道:“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那姓萧的根本打听不到下落,我知道姓杨的是一个有钱人家,他们家的大屋在南京很有名,如果到他家的大屋去找一找,或者有些希望。”
    我苦笑道:“到南京去?”
    石文通也苦笑着,我拍着他的肩头:“不论怎样,我谢谢你。”
    在送走了石文通之后,我略想了一会,便又去找王正操,当我见到他的时候,吓了一大跳,他憔悴得可怕,一见到我,就道:“要是再找不到另一片碎片的话,我可能要疯了!”
    我将石文通的话转告了他,他呆呆地听着,过了好一会,他才道:“是那样啊!”
    我也不知道“是那样啊”究竟是甚么意思,我想告诉他,就算有人到南京去,那也是没有希望的了,因为十几年来的变动是如此之大,谁会一直保留着一片一点用处都没有的东西?但是我却没有说出来,我反倒道:“王博士,如果你将你的研究工作,由科学先进的国家,集中力量来研究,或者很快就会有成就的。”
    王正操却发起怒来,喝道:“胡说,我绝不会公开的,你走吧!”
    他下了逐客令,我自然也没有办法再逗留下去,所以只好走了。第二天,我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听,我放下电话,没有在意。第三天我又打了一个电话给他,又是没有人接听。
    我呆了半晌,肯定已有甚么事发生了,我决定去看看他,等我到了他的住所之后,敲门敲了很久,也没有人来开门,结果,我是撞门进去的。
    当我撞门进去之后五分钟,我就肯定屋中没有人。在地下实验室中,那些电子仪器仍然在,但是那一片微凹的金属板却不见了,显然已被拆了下来。
    我大声叫着,也没有人应我,而我根本无法在别人处打探他的下落,因为他一个人生活,完全不和外界发生任何接触。
    王正操失踪了!
    在他失踪之后的第三天,我突然想起那天王正操在听我说起那姓杨的旧屋在南京时的奇怪神情,我立时明白他是到了甚么地方去了,他到南京去找那另外一片聚宝盆的碎片去了!
    当我想通了这一点的时候,我不禁苦笑,我自然希望他能够回来,但是像他那样的科学家,去了之后,回来的可能性实在太少了。
    一直到了半年之后,王正操仍然音讯全无,而我有一个机会,趁一班科学家在此地举行会议的时候,带他们去看了王正操的实验室,但是没有人说得上那些仪器是有甚么用处的。
    而当我提及“立体复制机”和聚宝盆之际,所有的科学家都笑得前仰后合,完全将我的话当作梦呓一样。
    唉,我发现,一个伟大的、能改变人类文明的科学家,必须有丰富的想像力才行!

顶一下
(7)
53.8%
踩一下
(6)
46.2%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