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千军岳峙围千顷 万马潮汹动万乘(9)

时间:2014-04-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金庸 点击:

  常赫志一瞥之间,见一只碎花盆底下似有古怪,跳过去一看,见是一个铁环,用力一拉,只听得轧轧声响,花坛慢慢移开,露出一块大石板来。周绮知道下面必有机关,忙奔出去把徐天宏、陈家洛等人都叫了进来。
  常氏双侠、章进、骆冰四人合力抬那石板,但竟如生铁铸成一般,纹丝不动。骆冰大叫:“大哥,大哥,你在下面么?”她伏耳在石板上静听,下面声息全无。徐天宏看那石板并无异状,退后数步,想再看那花坛,日光微斜,忽见那石板右上角隐隐绘着一个太极八卦图,忙跳上石板,用单拐头在太极图中心一按,并无动静,又用力一按,忽觉脚下晃动,急忙跳开。
  石板突然陷落,骆冰喜极,大叫一声,正待跳下,常伯志叫道:“且慢!”一把拉住,就在此时,下面飕飕飕的射上三箭。骆冰暗暗吃惊。石板落完,露出一道石级,陈家洛道:“五哥、六哥,你们守在洞口。我们下去!”这时无尘、赵半山、周仲英、杨成协、孟健雄等都已得讯赶到,一齐涌进。章进挥动狼牙棒,当先开路。
  石级走完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群雄直奔进去,甬道尽头现出一扇铁门。
  徐天宏取出火绒火石,打亮了往铁门上一照,果然又找到一个太极八卦图,用单拐在太极图中连按两按,叫道:“大家让在一旁。”群雄缩在甬道两侧,提防铁门中又有暗器射出来,这次暗器倒没有,但听得轧轧连声,铁门缓缓上升。等铁门离地数尺,群雄已看得明白,这铁门厚达两尺,少说也有千斤之重,骆冰不等铁门升停,矮身从铁门下钻去。徐天宏叫道:“四嫂且慢!”叫声刚出口,她已钻了进去。章进、周绮接着进去。
  群雄正要跟进,卫春华从外面奔进来,对陈家洛道:“总舵主,那将军已被他溜了出去,弟兄们没截住。咱们快动手,怕他就会调救兵来。”陈家洛道:“你去帮助马大哥,多备弓箭,别让救兵进来。”卫春华接令去了。陈家洛与无尘等也都从铁门下进去,只见里面又是一条甬道,众人这时救人之心愈急,顾不到甚么机关暗器,一股劲儿往内冲去。
  走了数丈,甬道似又到了尽头。章进骂道:“王八羔子,这么多机关!”待赶到尽头,原来甬道忽然转了个弯。群雄转过弯来,眼前是扇小门。章进一棒撞去,小门应手而开,突然眼前一亮,门后是一间小室,室中明晃晃的点着数枝巨烛,中间椅上一人按剑独坐。
  仇人相见,分外眼明,正是火手判官张召重。
  张召重身后是张床,骆冰看得明白,床上睡着的正是她日思夜想的丈夫。文泰来听得脚步响,回头一看,见爱妻奔了进来,宛如梦中。他手脚上都是铐镣,移动不得,只“啊”了一声。
  骆冰三把飞刀朝张召重飞去,也不理他如何迎战躲避,直向床前扑去。张召重左手自右向左一横,将三把飞刀都抄在手中,右手在坐椅的机括上一按,一张铁网突然从空降下,将文泰来一张床恰恰罩在里面,夫妻两人眼睁睁的无法亲近。
  陈家洛叫道:“大伙儿齐上,先结果这奸贼。”语声未毕,腕底匕首一翻,猱身直上,当胸向他刺去。无尘、赵半山、周仲英都知张召重武功高强,这时事在紧急,也谈不上单打独斗的好汉行径,三人各出兵器,把他围在垓心。
  火手判官凝神接战,和四人拆了数招,百忙中凝碧剑还递出招去。陈家洛将匕首往怀里一揣,双手施开擒拿法,直扑张召重的前胸。他想敌人攻势自有无尘等人代他接住,双掌有攻无守,连环进击。张召重武艺再高,怎抵得住这四人合力进攻,又退了两步,斗室本小,此对背心已然靠在墙上。无尘大喜,剑走中宫,当胸直刺,同时周仲英、陈家洛与赵半山也同时攻到。
  张召重左手按墙,右手挺剑拒敌。无尘一剑快似一剑,奋威疾刺,眼见便要把他钉在墙上,哪知噗的一声,墙上突然出现一扇小门,张召重快如闪电般钻了进去,小门又倏然关上。
  四人吃了一惊,无尘顿足大骂。陈家洛纵到文泰来面前,这时章进、周绮、骆冰各举兵刃,猛砍猛砸罩着文泰来的铁网。
  突然头顶声音响动,一块铁板落了下来,刚把文泰来隔在里面。陈家洛疾把骆冰和周绮向后一拉,两人才没被铁板砸着。章进举起狼牙棒往铁板上猛打,铮铮连声,火花四溅。徐天宏细察墙上有无开启铁板的机关,寻到了一个太极八卦图形,用力按动,但显然张召重已在内里做了手脚,连掀十几下,都无动静。
  杨成协站在最后,守在甬道转角,以防外敌,忽听得外面轧轧连声,铁索绞动,叫声:“不好!”猛然窜出。徐天宏等人仍不死心,在斗室中找寻开启铁板的机关。骆冰抚着铁板哀叫:“大哥,大哥!”
  忽听杨成协在甬道中连声猛吼,声甚惶急,赵半山与周仲英忙奔出。不一会只听得赵半山大叫:“大家快出来,快出来。”
  众人疾忙奔出,只有骆冰仍是恋恋不舍,手扶铁板不肯离去。
  周绮走到转角,见骆冰不走,回头用力将她拉着出来。
  只见杨成协双手托住那重达千斤的铁闸,已是满头大汗。
  周仲英抛去大刀,挤过身去,蹲下用力向上托住。陈家洛见情势危急,叫道:“咱们先出去,再想办法。”群雄从闸下钻出。杨周两人使尽全力,那铁闸仍是一寸一寸的缓缓下落。章进弓身奔到闸下,说道:“我来顶住!”用驼背驼住千斤闸,杨成协与周仲英向外窜出。杨成协拾起他丢在地下的钢鞭,竖在闸下,叫道:“十弟快出来!”章进往地下一伏,铁闸往下便落,仗着钢鞭一支,落势稍挫,杨成协已揪住章进的肩膀提了出来。喀喇一声,钢鞭已被铁闸压断,又是蓬的一声大响,铁闸打在地上,灰尘扬起,势极猛恶。杨成协与章进都是力已用竭,坐倒在地。
  甬道中脚步急速,常赫志奔了进来,说道:“总舵主,外面御林军到了,咱们要不要接仗?”徐天宏道:“打硬仗不利,咱们退吧。”陈家洛道:“好,大家退出去。”
  赵半山与周仲英在铁闸机关上又掀又拉,弄了半天,始终纹丝不动,听得陈家洛下令,只得向外奔出。在花园中忽见一个艳装少妇,神色仓皇,正自东躲西闪。陈家洛道:“拿下!”周绮一把拖住,拉了出去。
  到提督府外,只见人头耸动,乱成一团,官兵与会众挤在一起。陈家洛以红花会切口叫道:“马上退却,大伙到武林门外聚集。”众人齐声应令,各路人马向北退去。官兵一时摸不着头脑,也不追赶。群雄功败垂成,在路上纷纷议论。出得城来,陈家洛叫道:“到城北山里煮饭吃了,再商善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