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向奇特方向发展的命运

时间:2014-03-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海边的卡夫卡》在线阅读  > 第 11 章 向奇特方向发展的命运

  我说完时,时间已经很晚了。樱花在厨房餐桌上手托脸腮,专心致志地听我说话:我才十五岁,初中生,偷了父亲的钱从中野区家中跑出,住在高松市内一家宾馆,白天去图书馆看书。意识到时,浑身血污躺在神社树林里,如此这般。当然没说的事也很多。真正重要的事不能轻易出口。

  “就是说你母亲只领你姐姐离开家的了?留下父亲和刚四岁的你。”

  我从钱夹里取出海边的相片给她看:“这就是姐姐。”

  樱花注视了一会儿相片,一言不发地还给我。

  “那以后再没见过姐姐,”我说,“母亲也没见过。音讯全无,在哪儿也不知道,连长相都想不起来了。相片只有这一张。可以想起那里的气味儿,可以想起某种感触,但长相无论如何也浮现不出。”

  “哦。”她依然支颐坐着,眯细眼睛看我的脸,“那相当不是滋味吧?”

  “像是。”

  她继续默然看着我。

  “所以,和父亲怎么也合不来喽?”稍顷,她问我。

  合不来?到底该如何回答呢?我一声不吭,只是摇头。

  “倒也是啊!合得来就不至于离什么家出什么走了。”樱花说,“总之你是离家出走,今天突然失去了知觉或者说记忆。”

  “嗯。”

  “这样的事以前有过?”

  “时不时的。”我实话实说,“一下子火蹿头顶,脑袋就好像保险丝跳开似的。有人按下我脑袋里的开关,没等想什么身体就先动了起来。置身那里的是我又不是我。”

  “你是说已控制不住自己,不由得动武什么的?”

  “那样的事也有过。”我承认。

  “打伤谁了?”

  我点头:“两三次吧。倒不是多重的伤。”

  她就此思索片刻。

  “那么,你认为这次你身上发生的也是同样的事?”

  我摇头道:“这么厉害的还是头一次。这回的……我根本搞不清自己是如何失去知觉的,失去知觉之间干了什么也半点儿记不起来。记忆‘吐噜’一下子脱落了。过去没这么严重过。”

  她看我从背囊里取出的T恤,细查未能洗掉的血迹。

  “那么说……你最后的记忆就是吃饭,傍晚在车站附近的饭馆里?”

  我点头。

  “那往下的事就糊涂了。回过神时已躺在神社后头的灌木丛里,时间过去大约四小时,T恤满是血污,左肩隐隐作痛。”

  我再次点头。

  她从哪里拿来市区地图摊开在桌子上,确认车站与神社间的距离。

  “远并不远,但也不至于走路很快走到。何苦跑去那种地方?若以车站为起点,同你住的宾馆方向正相反嘛。可曾去过那里?”

  “一次也没去过。”

  “衬衫脱下来看看。”她说。

  我脱下衬衫光着上半身。她马上转到我身后,手猛地抓在我左肩,指尖吃进肉里,我不由得出声喊痛。力量相当大。

  “痛?”

  “相当痛。”我说。

  “一下子撞在什么上面了,或被什么狠狠砸了一下,嗯?”

  “压根儿记不起来。”

  “不管怎样,骨头好像没问题。”说罢,她又在我喊痛的那个部位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捏弄了几次。伴随痛感也好不伴随也好,她的指尖都奇异地令人舒坦。我这么一说,她微微一笑。

  “在按摩方面,我是相当有两手的,所以才能靠当美容师混饭吃。按摩按得好,去哪里都是宝贝。”

  之后她继续按了一会儿我的肩,说道:“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睡一夜觉痛感就会消失。”

  她抓起我脱掉的T恤,塞入塑料袋扔进垃圾箱,深蓝色棉布衫则查看一下后投进卫生间的洗衣机,随后拉开立柜抽屉,在里面找了找,取出一件白色T恤递给我。还蛮新的。毛伊岛Wale Watching Cruise①T恤,画一条翘出海面的鲸鱼尾巴。

  “这里有的衣衫中,这件像是最大号的了。倒不是我的,不过用不着介意。反正是谁送的礼物什么的吧。也许你不中意,凑合穿吧。”

  我从头上套下,尺寸正合身。

  “愿意的话,就那么拿走好了。”她说。

  我说谢谢。

  “那么长时间失去记忆,这以前没有过吧?”她问。

  我点头。我闭上眼睛,感受新T恤的贴身感,闻它的气味儿。

  “嗳,樱花,我非常害怕。”老实坦白,“怕得不知如何是好。被夺走记忆那四个小时当中,我说不定在哪里伤害了谁。根本不记得自己干了什么。反正弄得满身血污。假如我实际

  ①意为“乘船看鲸旅行团”。

  上参与了犯罪活动,即使丧失记忆,从法律上说我还是要负责的吧?是吧?”

  “但那没准不过是鼻血。有可能某人迷迷糊糊走路撞在电线杆上流鼻血,而你只是照看了他一下。是吧?你担忧的心情当然理解,不过在早晨到来之前尽量不要去想糟糕事。早晨一到,报纸送上门来,电视里有新闻。如果这一带有大案发生,不想知道也会知道。往下慢慢考虑不迟。血那东西流淌的原因有多种多样,实际上很多时候都不像眼睛看到的那么严重。我是女人,那个程度的血每个月都要看到,习以为常了。我的意思你明白?”

  我点头,觉得脸上微微发红。她把雀巢咖啡放在大杯里,用手提锅烧水,在等水开的时间里吸烟,只吸了几口便蘸水熄掉。一股混有薄荷的香烟味儿。

  “嗳,有一点想深问一下,不要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