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9)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王莲和光辉的关系既然如此亲密,光辉有极大的困难,为什么不找王莲,却要能过网路联络找我和白素?而他既然遭到严密的监视,又如何能够通过网路活动?
    这些是主要的不合情理的总是在归纳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发现我和王莲之间的谈,虽然花了不少时间,可是用在实际问题解决上的部分极少,所以才形成了这些问题无法解决的局面——这要怪我的态度不对,一上来,我就在心理上将她们处于敌对的地位,在这种态度下,怎么能够好好地讨论问题?
    想到这里,我尽量使自己心平气和,打开门,看到她们三人,仍然站在门前。
    这时候我已经知道朱槿和水荭是被王莲拉下来壮胆的,她们对整件事情所知道更少!
    所以我首先向王莲道:“有很多问题,我想不通— ”
    王莲神情非常委屈,打断了我的话头,大声道:“我也想不通,想在你这里找到答案,可是你— ”
    我吸了一口气,道:“是,我以前的态度不对,现在我改变态度,请你将事情尽量用可以接受的合理角度,回以叙述。”
    说了之后,我又补充:“例如,光辉既然有这样特殊的身份,何以会受到严密的监视,这一点就不合理之极。”
    王莲沉声道:“光辉受到严密的监视,我也是通过一些关系才知道的。”王莲这句话听来轻描淡写,可是我确实吃了一惊:王莲在秘密工作系统中应该地位很高,比朱槿黄蝉她们还要高,在军衔上,至少是中将,或者更高!
    可是她要知道光辉被监视的情况,还要“通过一些关系才知道”,一个才二十二岁的小伙子,究竟是犯了什么样的弥天大罪,他的被监视才会成如此绝顶高级的机密,连王莲都要通过关系才能知道。
    我无法想像,脸上神情不免有些古怪。
    王莲对我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在先别吃惊,还有更令人惊人的事情她还没有说出来呢。
    我也连忙示意她快说,这时候水荭又取出了一瓶酒来,分斟给各人,同时王连也在继续说话。
    当水荭将一杯酒交到我手上的时候,王莲的话也刚好说到重要部份,也的话令我大大吃一惊,以致我忘记了手中有酒,不自主一挥手,将一杯酒全部酒在水荭的脸上。
    我也顾不得向水荭道歉,只是瞪着王莲,大声道:“不!不可能!”
    王莲的神情有不可形的哀全国各地,道:“我也但愿不可能!”
    我吸了一口气,非常不知所措,水荭这时候显出了她极端的可爱,她甚至于不去抹拭自己脸上的酒,却忙着又斟酒给我。
    我一口喝干,回想刚才王莲所说的话,原想定一定神,可是却越想越吃惊!
    王莲刚才说的是:“我之所以会去打听光辉的近况,是因为光辉的祖父来找我,说是很久没有光辉的消息,不知道光辉毕业之后工作分配的情形怎么样,要我去了解一下。我这才开始企图接触光辉的。
    这番话令人吃惊之处有两点:其一,光辉祖父这位大人物,真是行事公正得令人惊讶之极!他绝对是最高权力核心组成的成员之一,别说是他这样位高权重的人物,就算比他低二三级、四五级的角色,光辉在毕业之后,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流行的是所谓“经商”,金权结合,皆大欢喜,怎么还会有这样一个不动用自己权力的人物在?而且他根本不必须动用自己的权力,他的下属,自然会替他去做,而如今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形,可是肯定他必然曾经努力阻止他的下属,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而其二,更是令人吃惊,因为这种情形,表示大人并不知道自己孙子的处境!
    孙子受到严密的监视,而作为核心统治组织成员之一的祖父居然不知情,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在核心组织中,还有更核心的核心在,这真正掌握了最高权力的核心,可能根本不在公开的核心组织之内,而是以秘密形式存在。
    这种情形不但匪夷所思,而且可怕之极——谁都不知道真正的最高权力来自何处,就谁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或在什么情形下,最高权力会怎样处置自己。
    这种隐形的最高权力,也就成了最恐怖的一种统治形式!
    在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我估计她们三人都料及我想到了什么,朱槿轻轻咳了两声,像是要提醒我一些什么,我陡然醒觉,朱槿是在提我,“公开的最高权力不是实际上最高权力”的这种情形,其实存在已经很久,甚至于可以算是一种传统。
    公开的最高领导,国有元首,可以死于非命、尸骨无存。昨天还统治百万雄兵的元帅,今天可以被活活饿死。名义上的第一号大人物,可以突然被软禁数十年……执行这些处罚的权力,就来自来隐形。
    历史上有过许多这样的例子,我居然还会感到惊讶,真是木知木觉,至于极点!
    然而我自己原谅:读历史,或者读新闻,读到这类事情,所引起的感受,和忽然直接接触到这种事情的感受,当然不能相提并论。
    现在我是确切知道这种隐形最高权力的存在,连光辉祖父这样的高层人物,也在这种隐形权力控制下,那么究竟谁、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对这种隐形权力有了解?
    我?起头来,和她们三人目光接触,她们三人都是极具机灵的人物,当然可以在我惊骇的神情中,猜到我想些什么,她们都摇了摇头,那是表示,这隐形权力究竟情形如何,她们并不知道。
    我也相信她们确然并不知道——她们的地位虽然高,可是那是对普通官员比较而言,她们可能是隐形权力的“爪牙”,执行隐形权力的命令,然而她位本身并非权力的代表,也不够资格清楚隐形权力中心的情形。
    但是她们,相信连光辉的祖父,既然发生了他不知道自己子孙处境这样的事情,这就说明了他也不清楚隐形权力中心的情形,他也和普通人一样,知道有这样的权力中心存在,却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