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7)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在这样说的时候,心中自然而想到的是:王莲的手段何等高强,她要是问不出究竟来,那就表示光辉决心不将事情告诉任何人!
    王莲道:“他在进行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一定十分重要,应该可以在他日常生活中找出蛛丝马迹来的。”
    王莲皱了皱眉:“我非常留意他的生活,只发现事情可能和电脑有关,可是有关到什么程度,和有关的是哪一方面,却无法知道。卫先生,其实我们不必在这里揣测,光辉说了,他不会对我说,只会将事情对两个人说— ”
    听到这里,我陡然起立,大声道:“这两个人,是我和白素?”
    王莲立刻点点头。
    一时之间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我一生之中遇到过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可是再没有比现在这件事更没有来由的了。
    光辉除非精神状态不正常,不然实在没有理由有事情不和亲密的人商量,却要找我和白素这种陌生人!
    那太不合常理了!
    我自然而摇了摇头,王莲道:“他坚持这样,非常不合理,我们研究的结果,只找出了一个原因,那就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极端怪异他认为这种怪异的事情,没有人可能接受,只有卫斯理和白素才能接受,所以他才坚持只肯告诉你们!”
    虽然接受这样的说法,颇有“老鼠掉在天平上”的嫌疑,可是我想了一想,也想不出别的理由来。
    我哼了一声,道:“他是怎么知道我和白素可以接受一切怪异的事情?”
    水荭大声道:“阁下的叙述,广为流行,电脑上至少有十个以上的网路,有阁下的经历,随时可供查阅。”
    朱槿微笑:“甚至于还有人无聊地虚构了阁下的经历,在网路上发表,过过卫斯理瘾,他能够知道卫斯理和白素是怎么样的人,并不奇怪。”
    水荭加了一句:“所以我们的分析不会错,事情一定怪异到了难以想像的地步。”
    我吸了一口气,道:“好!带他来见我吧!”
    这句话一出口,我就有些后悔,因为从坚决拒绝到答应她们的要求,太快了,使她们觉得事情很容易。
    不过话既然已经出口,当然不能说了不算,我准备接受她们表示的大喜过望,有时候看到人家高兴,自己也会感动的。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完完全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们三人当然应该清楚地听到我的话,可是没有欢呼,没有鼓掌,反而三个人互望,神情尴揶尬尬。
    她们这样的反应,使我莫名其妙,不知道再该说些什么才好。我问她们摊了反手,表示我完全不明白。
    三人还是不开口,王莲叹了一口气,道:“卫先生,他……他不能来看你,要……乙乙乙乙乙…”
    她连说了三个“要”,却无以为续,显然接下来要说的话难以为齿之极。
    我忍不住讽刺地道:“难道还要我去见他不成?”
    我在这样说的时候,是以为根本没有这个可能的。试想,他如此焦急地要和我联络,王莲又冒着碰大钉子的难堪,硬着头皮来找我,好不容易我答应他来见我,天下又怎么会有倒过来要我去见他道理?
    然而世界上偏偏就有完全不合道理的事情。我这样反问之后,水荭转身去背对着我(不敢面对)。朱槿低下了头(不敢和我目光接触)。
    她们两人这样子,已经使我知道,我以为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竟然是事实。
    所以不等王莲神情古怪,点头表示正是如此,我已经哈哈大笑起来,我是真是感到好笑,并不生气,笑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这位大人物的孙子,以为他也是大人物?然而就算是大人物本身,难道就可以这样子行事?
    我足足笑了有三五分钟之久,笑得心神舒畅,她们三人一声不出。我好不容易停了笑,说话还忍不住喘气,我道:“谢谢你们向我提供这样的丰富的娱乐!谢谢####”
    我还向她们一鞠躬,并没有转身,就倒上楼梯,上了楼梯才转身,就在这时候听到王莲叫道:“事情不如你所想!光辉现在受到严密的监视,没有行动自由,这才不能来见你,只能请你屈驾去见他#”
    我在书房门口停下来,听王莲把话叫完,心中苦笑,感到自己陷入了荒谬之极的境地之中。
    光辉受到严密的监视,没有行动自由,所以必须我去见他!王莲竟然用这种荒谬的理由,企图使我相信!
    然而我还真没有理由相信——因为王莲有几千条更好的理由可以用而不用,反而证明了这不可能的理由是事实。
    我听到王莲叫了之后,大口喘气,累得她心情十分紧张。我缓缓转过身来,看到她们三人都抬头望着我。
    后来我很不明白当时在这样荒谬的情形下,我怎么还会和她们继续对话。
    而当时我却说了话,我道:“他受严密监视?”
    她们三人一起点头。
    我道:“他我要去见他,需要突破几重监视网?需要冒什么样的险?我需要携带什么样的装备?”
    我这样头号,当然也是在调侃她们,然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即再次发生了。
    先是我说了之后,她们三人的表情一点都不以为我是在说反话,而是神凝重之极。首先是水荭双手乱摇,道:“我有话在先,并不是我不肯出力,而是无实在无能为力。”
    接着是朱槿,她神情尴尬,道:“确然……确然……会很危险,不过……不过……卫先生神通广大……应该可以应付。”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