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6)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当下我冷笑一声,道:“是‘生死抉择的关头’吧!”
    这句话一出口,她们三人的反应不同,朱槿是有相当程度的惊讶神色;水荭张大了口,一时之间出不了声,惊讶程度还在朱槿之上;而王莲却若无其事,甚至于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由此可知三人之中,最深沉的还是王莲!
    当然三人之中,最难对付的也是王莲。
    王莲先开口:“卫先生知道了多少?”
    我摊了摊手:“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这位当事人,可以有对生或死的抉择,所以事情并不危急,可以请他将选择押后,等白素回来再说。”
    这时候,一方面和她们对话,一方面在迅速转念。我在想:一个具有这样非凡身份的青年,为什么会面临生死抉择的头头?一个人要面临生或死的抉择,一定要有非常重大的原因,这原因可以是自愿的,也可以是被迫的。
    我立刻排除了被迫的原因——当事人非凡的身份,不应该有任何力量可以强迫他去死。
    那么剩下的当然是自愿的了。
    青年人要选择死亡,可以有很多原因,譬如说,单是为了失恋,对某些人来说,已经是充分的自杀理由了。
    我在想着,王莲叹了一口气,道:“最后决定的时刻,很快就要到来,实在不能等了!”
    王莲的话,实在是不通至于极点,虽然她说的时候神态非常凝重,可是我还是完全无法接受。我冷冷地道:“有谁,或是有什么力量要逼这身份特殊的青年做生或死的抉择的决定?”
    我特别强调“身份特殊”,正因为身份特殊,所以不可能有人逼他去死!
    在我这样问了之后,眼前出现了非常奇特的景象——我发明是她们两人也不知道究竟光辉为什么要面临生或死的抉择,而且还如此紧迫。
    而接下来王莲的回答,更是古怪之极,她神情苦涩,道:“不知道,他没有告诉——”
    不等她说完,我已经叫起来:“这像话吗?”
    王莲吸了一口气:“如果阁下肯听我细说从头,就会知道我说的话绝对像话!”
    我不禁苦笑,也想无论怎样小心提防,结果还是不免要听她们究竟为什么事情来找我。不过这时候我已经非听不可了,因为事情简直不合情理至于极点,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心,倒要听听王莲究竟怎么说!
    我说了简单的四个字:“请坐,请说。”
    王莲虽然深沉,可是一听之下,也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这使我感到,事情,至少对她来说,非常严重,而且是真正的需要我的帮助。
    水荭发出了一下欢呼声,像在她自己家里一样,走过去取酒,王莲已经迫不及待开始叙述。
    王莲一开始就说:“光辉是一个非常正直、热情、可爱的青年,他的正直,和他祖父一样,他——”
    我陡然一挥手,大声道:“请别提他的上代——那会起反效果,我就看不出来极权头子和正直之间会有什么关系!”
    王莲不动声色,道:“我必须略说一说关于光辉的父母。他们都是地质学家,长期从事地质勘探工作,他们曾经有多次可以担任有色金属集团的领导职位,也有成为部长级官员的机会,可是他们都拒绝了。”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望着我。我哼了一声,光辉的父母曾经有这样的行动,在那个环境之中,犹如同神话,我并不是很相信,因为在那里,权力和金钱已经结合得如鱼得水——大权力独得大金钱,小权力独得小金钱,普天之下,莫非滥权独利,全世界都知道,怎么会有例外?
    王莲像是看穿了我在想什么,她吧了一口气:“还是有例外的,这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光辉出事的原因。”
    我点了点头,表示接受了“有例外”这种说法——其实我很知道这样有些自己骗自己,相信了光辉的上代是“好人”,心理上容易向自己有个交代,使自己相信并不是在帮助一个不值得帮助的人。
    王莲继续道:“还有一重原因,光辉的父母一直在工作上忙碌,根本没有机会照顾孩子,孩子的祖父更忙,所以光辉由小到大,都是由组织照顾。”
    我又忍不住哼了一声——这种大人物的孩子由组织照顾的方式,是一种传统,受照顾的孩子所享有的生活,当然是特权生活!
    王莲吸了一口气,道:“而我,被委派为他的主要照顾人,所以我和他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他叫我阿姨,我却是将他当成我自己儿子一样… ”
    就算她有八成是在做戏,也总有两成真情,这番话听来相当感性,也很清楚地说明了她为什么明知道求我很难,却还是来试一试的原因。明白了有这个原因克感到自己不断地给王莲难堪。未免太小气了。
    我拿起酒杯,示意王莲喝酒,当然也顺便表示一些歉意。王莲一口气干杯,我问道:“光辉究竟遭遇到了什么困难?”
    王莲苦笑:“不知道。”
    我瞪着她,等她作进一步解释。王莲叹了一口气,向水荭示意还要酒,她看来酒量非常好,我心想红绫若在,这时候一定已经将她引为知已——当年丐帮帮主乔峰说:“喜欢喝酒的总不会是坏人”真是流毒不浅!
    在喝了三杯酒之后,王莲才道:“现在在光辉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我用了可以用的方式,想问出究竟来,都没有成功。他只是摇头,我可以说是他最亲密的人,他都不肯说。”
    我道:“多少总有一点透露吧?”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