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37)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觉得头际发硬,可是还看起来很自然地点了点头,并且补充了一句:“你对组织无限忠诚,成了真正的电脑虚拟人之后,一切行为,一定绝对不会对组织不利,其他任何人就难说了!”我相信这句话真正打动了他的心,刹那之间他的神情庄严神圣之极,身子也站得笔挺,目光深遂,蕴藏着无穷无尽的伟大抱负。这种情景令人肃然起敬,想当年,荆轲先生远行壮举,风萧萧兮易水寒,也大抵不过如此而已!
    我索性“送佛送到西天”,也用领先流话剧演员的表情和声调开腔道:“太荣幸了!我竟然能够目睹一个这样伟大的开始!太令人感动了!”
    也不知道是我的“胡调”功夫到家,还是言王本身入了魔,他向我望来,伸手向在我的肩上,神情和声音都诚恳之极,道:“我来对了!你的鼓励,使我下了最后的决心,再见了,卫先生,谢谢你!”
    在那么间,我几乎真的被他感动,相信他很快就会成为真正的电脑虚拟人,展开他在电脑中的新生命,我想和他约定,在他获得了新生命之后的联络方法。
    可是我实在又觉得眼前的情景非常可笑,所以话到了口边,没有说出来。
    言王走向门口,在我替他打开门的时候,他向我道:“如果你终于有机会见到光辉,请像鼓励我一样鼓励他,让他也和我一样,投入新的生命中。”
    我发出了一下含糊的声音,算是回答。
    他大踏步走出去,接下了两分钟,我看到的情形,才真正相信他这个上将不是盖的,只见他才出门,一辆中弄卡车,就疾驶而来,卡车有密封的车厢,三排车轮,显示车子非常沉重,明显是特制的,具有特殊防攻击效果。
    车子驶向前,卷起一股尘烟,还没有停下,车厢门打开,跳下八条大汉,个个身手矫健,一字排开,向言王敬礼,言王只是随便挥了挥手,就在拥簇之下上了车,那车竟忽然就这样疾驶而去——完全没有掉头,看来它的特别设计,是两头都可以向前行驶的。
    我在门口呆了半响,看到戈壁沙漠探脑袋向前走来,我向他们招手,道:“你们来迟了一步,没有看到刚才那辆来去自如的车子——不必掉头,两头行驶,真是奇观!”
    我在替他们可惜没有看到这辆车子,他们却手舞足蹈,高兴得哈哈大笑,道:“这车子就是我们替他设计的啊!”
    我也忍不住笑:“真是,看到了这样的车子,就应该想到是你们的作品啊!”原来言王当日来找戈壁沙漠设计一些保安用品时,冒充了黑社会头子的身份,满口粗话,所以后来戈壁沙漠和他一见面就沿用了初次见面时候的方式。
    我问戈壁沙漠:“那种毒药,非常厉害?”
    直到这时候,戈壁沙漠听了,兀自脸上变色,道:“如果那时候你用手指去拿那圆片,三天之后,我们就要向你的遗像鞠躬了。”
    我追问:“三天?那是慢性毒药?”
    戈壁沙漠道:“毒药是一种黏性极强的无色无臭非常微细的粉末,沾上了之后,很难洗脱,在手指上长期停留,等候你手指碰到口腔、眼睛或者伤口的时候,毒才侵入发作,可能在一天之后,也可能在一星期之后,总之已经远离中毒的现场,所以非常难以追究是何时中毒,何人下毒,因此是暗杀的最好材料。”
    戈壁沙漠向来不打妄语,所以我听了,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戈壁沙漠道:“我们多么想要那圆片啊!这圆片可以使我们得窥最新窃听技术的奥秘!”
    两人说了,还不住唉声叹气,一面还瞪着眼,仿佛是我坏了他们的好事。
    想起当时他们为我的名声着想,力主我归还那圆片给言王,我也就原谅了他们这种态度。而且我想后来言王将一切都告诉我,可能也基于感到我是可信的人之故。
    在言王所叙述的事情中,我得到了许多,看戈壁沙漠这样失落的样子,当然应该与他们共用。
    于是他们一面收拾遍布整间房子的各种仪器,一面听我告诉他们关于“阎王档案”计划,听得他们好几次停下来发呆。
    他们听完了之后,向我问了一个问题:这个电脑虚拟人如果产生了,他会有什么样的神通?
    我摇头,因为我答不上来。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但自己思索这个问题,而且还不断地将这个问题问别人,可是都没有肯定的答案。
    有的,检是设想,各种各样的设想——我想不必将这些设想写出来了,因为只是设想,人人都可以有许多,保留自己所想的已经足够,不必再参考他人的了。
    戈壁沙漠在收拾好了仪器之后,向我道:“言王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
    他们在这样说的时候,显然有责怪我怂恿他变成虚拟人的意思。
    因为要变成虚拟人,即使在理论上,也必须先死亡,然后再重生。
    而那只不过是在理论上的假设而已,实际上情形如何,谁都不知道,极有可能死亡之后,不能重生,那就等于是我在鼓励他去找死了。
    然而我一点也不感到有什么不对——实际情形是:根本是他早有了这种想法,是他自己的决定,我甚至于没有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我想戈壁沙漠可能由于和言王交情甚好,所以才会心有戚戚焉。
    于是我提醒他们:“别忘了他是极权统治的核心份子!”
    戈壁沙漠坚持他们的意见:“当然知道,这才使人感到意外,想不到那极权统治集团之中,也有这样可爱的人物在。”
    我也确然在某种程度上感到言王的坦率,可是即使他真正的有为组织而牺牲的决心,我也不会感到他“可爱”,只感到他是真正忠于组织所理想的事业,绝非那些大权在手只知道替自己和自己亲人谋利的滓渣!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