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31)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那些人都很年轻,他们望向我的时候,神情都非常佩服,而且很羡慕。我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神情。他们都是伯劳鸟的训练员,而刚才在“伯劳大战”中输了给我,在我峰上见识到了如此高超奇妙的训练术,当然会佩服得五体投地。
    然后言王又向他们做了一个手势,他们伸手向衣服口袋中,我以为他们会取出那种圆片来,谁知道他们取出来的却是伯劳鸟。他们每个人双手都拿着一只伯劳鸟,依次向前走来,将手中的伯劳鸟给我看。
    其实我不必近看,当他们将伯劳取在手中的时候,我已经看出那些伯劳鸟早已死得僵直了。
    我也很容易就想到,伯劳鸟是为了衔过那种圆片,圆片上有毒,所以才死亡的。圆片上的毒,刚才言王曾经告诉戈壁沙漠,戈壁沙漠一听就懂那是什么毒,就知道我经历了死里逃生的一幕。
    我目的地到那些人都有哀伤的神情,知道他们对伯劳有一定的感情在——要训练一头伯劳鸟并不容易,需要人鸟之间长时间的相处,可是要对训练的鸟去完成这样的任务,却每一次都要牺牲一批,难怪负责训练它们的人会感到难过。
    我瞪了言王一眼,言王笑起来,神情有几分不屑,道:“它们执行的是军事任务,别说是鸟,就算是人,几千年中外历史,在战争中死亡的人,能算得清楚吗?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想不到卫斯理如此婆妈!”
    我给他数落得一时之间回不上话来。
    而在这时候,我想的却不是该如何回话,而是想到言王有超卓越的领悟他们身体语言的能力。刚才我伸手向口袋指了一指,他就知道我是在问他“圆片上有毒,碰也不能碰,如何拿取它”,言王就给我看他们手上的手套,而且进一步给我看中毒死了的伯劳。
    我向他瞪了一眼,有责怪他驱使伯劳去送死的意思,他也立刻知道,向我发了一大篇议论。
    这人,如果不是有这样的身份,肯定可以和我成为非常好的朋友。
    我当时无法反驳他的话,只好哼了一声,他也不说什么,用左手将右手手套除了下来,递给我,我接过戴上,从口袋中取出那圆片来。
    我已经对言王的一切能力高超毫无疑问,可是这时候还是看到言王的视线定在那圆片的时候,神情非常紧张,由此可知那圆片对他来说是何等重要!
    我先向戈壁沙漠望去,看到他们望着圆片的样子,十足是饿狼盯着肥羊一样!我将圆片向他们伸了一伸,表示问他们是不是要这东西。
    两人从喉咙中发出了一阵怪异的声音,然后一起跳向后,大声道:“卫斯理!我们是你的朋友!”
    这句话听在别人耳里,可能一时之间不能够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听了,却再明白不过。
    先发自他们喉咙的那种声音,是表示他们心里实在非常希望可以得到这圆片,可是他们立刻想到,如果我将圆片给了他们,那么卫斯理这个人的人品就变得十分低了——圆片虽然是我凭本领夺来的,可是对方曾提醒我它有毒。
    对方能这样做,表现了高尚的品格,我如果不回报,当然就品格低下,戈壁沙漠他们由于将我当成朋友,所以就不希望我给人家比下去,所以尽管他们非常希望得到那圆片,还是向后跳开。
    戈壁沙漠真是好朋友,使我非常感动。我向他们点了点头,就将圆片伸向言王。
    这时候言王的反应倒也罢了,他平平常常地用左手接过我递给他的圆片,而在他身旁的王莲,反而激动无比,双手挥动,想说什么,却又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言王望着我,只是向我点了点头,我也索性大方到底,道:“你不用谢我,我也不必谢你,我们大家扯平,谁也不欠谁。”
    言王将手中的圆片交给了王莲,老实不客气,道:“好,我们从头开始!以前一切不再存在。”
    他说了之后,吸了一口气,后退几步,再向前走来,向我拱手,朗声道:“在下言王,有事恳请卫先生鼎力相助,请赐少许时间。”
    他竟然如此单刀直入,不过倒也不难应付,我道:“时间宝贵,少许者,是多少?”
    言王侧头想了一想:“一分钟如何?”
    他的话处处都出人意表,我笑道:“十分钟也无妨!”
    言王高兴之极,连声道谢,我事先声明:“我只听阁下说是什么事情,并不代表我答应会出什么力!”
    言王摊了摊手:“卫先生肯听,已经足感盛情!”
    他说着,就转头向王莲:“你先带人回去。”
    王莲神情非常不愿意,道:“他们自己回去,我— ”
    言王等王莲说完,就沉下脸— 他这一变脸,吓了我跳,因巍他从出现开始,一直给人一种并不认真,玩世不恭,甚至于有些嬉皮笑脸的感觉,可是这时候却变得威严之极,令人望而生畏,王莲是何等样人物,也自然而然退了半步。
    不过王莲还想表示意见,言王却一挥手,道:“不必说了,我要和卫斯理说的事情,是绝顶秘密,你不能听!”
    王莲当然知道她不能听的原因,是她的地位还不到这个级别,不到这个地位就不能接触这个秘密,这是组织一向以来严格的规定,绝对不能违反。
    王莲没有再说什么,一挥手,就和那些人一起退了开去。
    这时候最感到意外的就是我了。
    因巍我知道王莲在组织中的地位很高,比朱槿和水荭还要高,至少也是将军级的人马。可是言王却说她还不够资格知道这个秘密。由此可知道秘密之非同小可。
    然而言王为什么要将这个秘密告诉我呢?
    我隐隐感到,事情应该还是和光辉有关,然而却完全无法设想它的内容。我又感到,只摇我听了这个秘密,就无可避免地会卷入这个秘密之中,肯定日后麻烦无穷。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