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30)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先进科学技术,只知道其中的一片落到了我的手中,只要交给戈壁沙漠,他们两人就很快的能够找出答案来。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我可以说已经大获全胜了!
    我心中的高兴,实在难以形容,我自然而然伸手向上衣左上角的口袋,将那个圆片取出来,高举向言王。
    照刚才言王所说,这圆片中所包含的科技秘密如果泄露的话他就会脑袋不保,那么他就非向我投降不可了!
    这一切全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当我伸手向口袋的时候,言王落地之后,还没有站稳,就突然大声叫:“毒!碰!死!”
    他在这样叫的时候,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可是却还伸手指向我,神情焦急至于极点!
    我陡然住手——手指已经到了口袋的边缘。
    他叫了三个字,我能够明白他是在向我发出紧急之极的警告:那圆片上有毒,碰上了就会死!
    这时候我和他正处于敌对的地位,我只要稍为理智地想一想,就没有理由会相信他的话,可是当时的情形,是我一听到,就立刻住手——毫无理由,想都不想,就接受了他的警告。
    我在停手之后,还举起手来,表示不会去接触那圆片,言王也在这时候一跃而起,还在不由自主急速喘气,指住了我,摇头——在摇头的时候,满头大汗,汗珠四下飞散,景观非常奇特。
    这时候我反倒想到言王必然是在向我虚言恫吓,的是要我不敢去碰那圆片。
    可是看言王的神情,却真正着急——他是为了什么着急?为了怕我不知情由中了毒,还是怕因为秘密不保,他会掉脑袋?
    就在此际,在一旁因为刹那之间发生的事情而看得目瞪口呆的戈壁沙漠突然大声问道:“什么毒?!”
    言王喘息未定,就回答了一个音节相当多的名词,多半是化学名词,我不了解内容。然而戈壁沙漠显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们立刻向我望来,神情骇然之极。又望向言王,言王向他们点了点头,他们又再度望向我。
    我恼怒:“别用这样的眼光看我——将我当成死人了吗?”
    戈壁沙漠齐声叹气,大声道:“快脱下上衣,如果怕被抢回去,就用脚踩住它。”
    他们的话虽然无头无脑,可是我倒知道,那是他们在说,我上衣口袋中的那个圆片,剧毒无比,虽然我不碰到它,放在口袋,也是危险,所以才要我脱下来。
    我犹豫一下,考虑是不是要听他们的话——明明已经大获全胜,还要这样,若是上了当,一世英名岂非扫地?
    戈壁沙漠说了之后,又叹了一口气,道:“卫斯理,其实你应该将它还给言王。”
    这真使我奇怪之极,因为从那圆片上可以得窥最先进的科学技术,这正是戈壁沙漠两人做梦也想得到的知识,以他们两人对这方面知识追求的疯狂程度来说,绝无放弃之理,就算上面有剧毒,知道如此,也容易处理,何至于要还给言王!
    我瞪着他们,两人第三次叹气,道:“言王刚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提醒了你,救了你一命!”
    我自然而然冷笑:“我哪有那么容易死!”
    在言王身后的王莲,突然开口,道:“那么请问卫先生,刚才为什么突然住手?”
    我怔了一怔,不但王莲这样问我,我自己也已经问了自己许多次:为什么一听到警告,就连想都不想,立刻接受?
    我给自己的答案是:听了相信,没有损失——圆片上有毒,我可以避过中毒的危险;圆片上没有毒,东西还在这里,言王还是拿不回去。
    可是这答案并不能满足我自己,因为问题还有进一步的层面,那就是:言王为什么要提醒我?
    我和他处于如此的敌对地位,那圆片在我手中,对他来说,是一个致命的祸害,如果我中了毒,无论如何,总有利于他取回那圆片。
    他警告了我,使我避开危险,他自己就陷入危机。
    似乎他在紧急关头向我发出警告的唯一原因,就是他具有高尚的情操,舍己为人,为了救护他人,甚至于为了救敌人,而不惜牺牲自己!
    然而我却又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答案——像他那种身份地位的人,不想尽方法利用权势为自己的利益打算,老百姓已经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指望他们舍己为人,更不必说舍己为敌了!
    第九章 阎王档案
----------------------------------------

    我想真正的答案,当然只有言王自己才知道。
    我向他望去,他的反应很奇特,摊着双手,好像知道我要问他什么一样,神情很是无可奈何,道:“别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现在正在后悔不及呢!”
    我慢慢地走向他,在向前走去的时候,一直直视着他,他也同样望着我,我想从他的眼神之中,了解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我得到的答案是:率真直爽。
    然而我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我放弃了对他了解的努力,而根据常识去判断他的为人。
    (要了解一个平常人尚且困难比,何况是言王这样复杂无比的物。)
    这时候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已经相当近,我还是望着他,伸手向自己上衣口袋指了一指。言王立刻会意,他也不说话,先将双手向我举起,让我看。
    我这才注意到,他双手都戴着手套。手套的质地看来很薄,又是皮肤的颜色,所以在刚才那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情形下,我完全没有留意到这一点。
    言五不但自己举起手,而且示意王莲也举手,王莲又示意那些人举手,好让我看清楚他们的手上都戴着同样的手套。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