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26)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然而我不得不佩服言王在以假乱真这方面的本领,比起一些假作诚恳、硬装风趣的高居官员来,他毫无疑问是冠军,因为他接下来所说的话,我无法不将它当真的,因为那就是我想说而没有说出来的话!
    现象之奇特,实在到了极点。
    言王说的是:“这也难道人家,叫院长却不是一院之长,这种怪异现象,其他地方没有,敝处独有。这是组织控制权力的法门,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权力才一层一层在组织中向上升,能够使最高层牢牢地掌握最高权力!”
    忽然之间,听到了这样的议论,不是出于我的口,而是由一个在权力层中显然处于极高地位的人说出来,这不是奇怪至于极点了吗?其奇怪的程度,我在刹那之间,像是面对着一头在咬胡萝卜的金钱豹一般。
    而言王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神情也变得很严肃,完全像是在正式讨论会上的发言,说了之后,他甚至于望着我,好像要征求我的意见。
    我没有和他同一意见的道理,可是也完全没有反对的理由,因为他所说的就是我所想的!
    所以我必须用不同的方式来表示我的意见——这相当困难,不过却也难不倒我!
    我冷笑道:“这正是历代的专制统治术,到了贵党,发扬光大,至于极峰,为人类历史上的反动黑暗部份,留下了丰富的资料!”
    我留意到我在这样说的时候,王莲虽然控制得很好,可是还是有一些不自在的神情。然而言王却完全没有,像是我的话就是他想说的话一样,竟然自然而然鼓起掌来!
    我真是受不了他这种态度,索性加重语气,道:“阁下是希望这种人类历史上的黑暗时期,长一点好,还是短一点好呢?”
    言王呵笑,说得坦白之极,其坦白的程度,不但令我瞠目结舌,而且有相当时间,连气都透不过来!
    他道:“我身为统治集团的一份子,当然希望越长越好,天下是我们上一代,上两代经过惨烈无比的斗争,流下了不知道多少血才打下来的,要是很快就玩了,怎么对得起那些牺牲的英雄好汉!”
    他看到我那种震惊的样子,笑着摊了摊手,道:“其实很公平,要是不喜欢,也可以和我们上代一样,起兵造反,成则为王啊,卫先生!”
    我还是没有缓过气来,所以言王哈哈大笑,继续发挥:“不过可以肯定,不管是谁,成而为王之后,只要他是从这个历史遗传因数中出来的,专制统治术必然会更加发扬光大,所以阁下问我希望这个时期是长还是短,问题本身有问题,因为这时期,卫先生,是永远的啊!”
    他滔滔不绝,一口气说下来,非常之理直气壮——这“理”,当然只是他的理,然而根据几千年历史来看,他的理,也并非完全无理,甚至于可能根本就是这个“理”。
    他并不否认实行的是专制统治,确然与?不同,其他统治阶层份子是还要高唱民主自由的,他比较起来,承认事实,不回粉刷,就很难得了。
    我倒是衷心感到他的身份地位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非常难得,所以我向他拱了拱手,道:“领教,当真是闻所未闻!”
    言王笑了笑:“承让!承让!知道卫先生喜欢快人快语,讲话不必转弯抹角,别以为我平时也会说这种话!哈哈,要是平时也那样,脑袋早就不保了!”
    虽然我还是以为他这样表现目的是为了松懈我的警戒,可是他说得实在又有趣又痛快,我还从来没有遇上过这样爽快的人物过,这样的人,确然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所以我不由自主,也跟着的打了一个哈哈。
    言王在这时候,又向我伸出手,我也自然而然伸手,和他握手。在和他握手的时候,我不禁在想: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不到十分钟,我就从坚决拒绝和他握手,变成了自然而然伸出手去了?
    是我认为可以和他交朋友了?
    当然不是。
    那又是为了什么原因?
    正在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迷惑的时候,戈壁沙漠在一旁笑道:“真没有办法不佩服,魅力先生!”
    我望着言王——两人距离很近,这样盯着人看,很不礼貌,言王却很自然地回望我,表示我们两人都想好好地看清楚对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在他的脸上,我虽然告诉自己“不可能”,可是还是感到了“很强烈”一股坦率和亲切,能够使我有这样的感觉,戈壁沙漠对他的称呼提醒了我,那是一种极强的个人魅力!
    这种魅力是天生的,天生有这种魅力的人,有莫名其妙就使人对他好感、亲近、崇仰、追随……
    历史上,不乏有这种天生的魅力的人,当然毫无例外地成了各种各样的领袖。眼前的言王,似乎就是这样的人物。
    和他握手完毕,我退了两步,还是占据了有利地位。戈壁沙漠道:“好,引见过了,除了刚才那些废话,你难道没有实在的话,要对卫斯理说吗?”
    戈壁沙漠很妙,竟然将言王刚才所说的那些话称为“废话”,那自然是他们对于这一方面的事情完全没有兴趣没有关心的缘故。
    言王立刻道:“当然有!我要向卫斯理道歉!”
    他说着,就向我深深鞠躬,每鞠躬一次,就说一声“对不起”,场面滑稽之极,戈壁沙漠就忍不住笑弯了腰。
    我没有笑,而且在那几秒钟间,紧张之极,因为我必须防备他用鞠躬为掩饰,向我突袭。
    然而他三鞠躬之后,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我心情紧张,多少反应在神情上,言王向我看来,苦笑道:“看来卫先生不接受我的道歉,那我只好叩头谢罪了!”
    他说着,真的要向下跑,我大喝一声:“且慢,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