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25)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惹出了这样一个人物来,光辉的事情性质之严重,恐怕还远在我所能想像之上!
    他伸出来的手,一直维持等我和他握手的姿势,脸上也维持着笑容。我虽然已经放开了手中所握的“暗器”,可是手心略有些汗,若在这时候和他握手,他立刻可以知道我至少曾经想当吃惊过。
    我当然不会让对方知道我的感觉,所以我只是冷笑。
    这样的僵局大约维持了二十秒钟,戈壁沙漠叫起来:“卫斯理,言王要和你交朋友呢,我们保证,这朋友可以交!”
    本来我确然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最好的打破这个僵局,戈壁沙漠在旁边这样一叫,帮了我的忙,我向他们望去,冷笑道:“你们用什么来保证?用三小时也找不出他的装置来保证吗?你们以为自己是他的朋友吗?稍为用些脑!”
    戈壁沙漠张大了口说不出话来,神情非常委屈,我则连连冷笑,看对方如何反应。
    那位言王上将的反应,非常之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卫先生,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不像你们,身由自在,做什么都可以,我们很多时候,做的事情都不是自己想做的,可是又非做不可啊!”
    随便怎样设想,也想不出这样地位的人,会讲出这样的话来。
    而且照说,就算他真有这样的感叹,也没有必要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他那么坦白说出自己的感受,这种感受是他就算有也应该藏在心底深处的,他这样做,目的何在?
    若他是想藉此就化解我和他们之间的敌意,那么他将事情看得太简单了,他绝不是应该那样处事简单的人。
    若那是他天性如此坦荡的缘故,就更不可能了,老实说,在他所处的那种勾心斗角,习以为常自己人杀战自己人的环境里,像他那样说出心中真正所想的话,就算有千儿八百颗脑袋,也不够掉的,哪里还可能混到上将的位置!
    我自问见过各色各样的人,就算是最怪的怪人,总也有一些轨迹可循,王莲本来已经是我所知道的人之中最猜不透,摸不清的人了,可是这个言王,其叫人莫测高深的程度,又远远超过了王莲。
    而最令人感到难以对付的是,他似乎一上来就什么都告诉了你,使你一种没有答案的情形下去寻找答案,结果当是什么都得不到!
    这样的人物的厉害处,是令你根本无法对付他!
    我心念电转,决定以“无招对无招”——感到无法对付,就索性不对付!
    有了这样的方针,就可以不必有再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先将手从口袋伸出来,向他挥了挥手,示意别握手,等话说清楚了再说。言王有些无可奈何,缩回手去,我冷笑:“在我住所放窃听装置,不是言院长您命令吗?”
    言王的反应,再一次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人的所有行为,几乎没有一次是在人意料之中的!
    这次,他不回答我的问题,却望向戈壁沙漠,向他们问了一个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问题,他向戈壁沙漠问:“卫先生为什么称我做言院长?”
    而戈壁沙漠听了这个问题,很乐,笑了起来——虽然刚才我对他们的质问非常严厉,可是看来这两个白痴,始终不知道目前局面的严重性和危险性。
    他们竟然真正笑得很欢畅,一面笑,一面道:“那是因为你刚才自己介绍是军事科技学院的负责人啊!”
    言王一听,居然也笑起来——这种情形,使我感到若他们三人不是傻瓜,那么傻瓜就是我!
    言王笑着问我道:“我是军事科技学院的最高领导,可是我不是院长!”
    他在这样说的时候,还不断向我眨眼,分明是感到事情很有趣。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谁和他那么熟?而且谁又参这样的情形下有兴趣和他做眉眼!
    我没好气,哼了一声,不过我倒是知道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在他所属的组织编制有上有很奇特的现象:一院之主不是院长,一省之主不是省长……以此类推,真正作主的另有其人,形成一种严密的组织形式。
    所以他不是院长……然而我开始没有想到这一点,这又有什么可以值得他高兴的呢?
    然而看他的情形,却完全像是好朋友相聚忽然谈到了什么有趣的话题,可以乐上半天,而戈壁沙漠好像对他的身份地位毫无警觉性,跟着凑趣,也在那里嘻嘻哈哈。
    我觉得目前的情形奇特之极,完全吃不透对方的路数——这对我不利,而我除了保持高度警觉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所谓“知已知彼、百战百胜”,现在我对于对方的行事方式完全不了解(对方完全不按理出牌),就不可避免处于下风,处于被动,所以要加倍小心。
    这时候我估计对方是故意在“插科打诨”,故意装成滑稽的样子,使气氛变得轻松,使我警戒松懈,然后在这种情形下我找寻突然袭击的机会。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了。
    我暗暗冷笑,心想知道了他的路数,就不至于太处于下风。
    其时,这位上将,还在很高兴,甚至于手舞足蹈,兴高采烈地就这样完全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讲座的总是上发挥,他道:“所有人听了我的自我介绍,都毫无例外称我作院长,想不到卫斯理先生也会如此!”
    看他的样子,活脱是一个恶作剧得逞之后的顽童!
    我冷冷地望着他,看他可以“演”到什么程度,他们这类人,个个都演技精湛,而且各自表现方法不同,王莲和水荭不同,言王和王莲不同……五花八门,各有各的巧妙,然而万变不离其宗,努力演出,就是努力作假,以假乱真,混蒙天下人耳目,达到稳固他们罪恶统治的目标而已!
    而到现在为止,我看到过的这类“演员”,以厚颜无耻、满口谎言、下流到无与伦比的居极大多数,像言王那样,以天真活泼取胜的,得未曾见!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