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20)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不能为了自己出气,而将白素推向危险的处境中去。
    在这时候,我当然也考虑到,如果真得王莲来对付我,我是不是能够对付得了?
    如果考虑下来,觉得自己万万不是王莲的敌手,那也只好照白素的方法,忍气吞声,学北方俗语: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我回想两次王莲行事的方式,两次我都处于下风(《非常遭遇》一次,现在一次),两次王莲作风类同,都将事事加上她设计的假事,使人真假难分,而且她非常有耐性,一步一步,将对方引入她巧妙安排的圈套之中,最后取得成功。
    我并没有领教过她怎样“不择手段”,可是我对她在必要的时候,会有极其可怕的行动这一点,绝不表示怀疑,那正是她,她们的根本本质。
    所以一旦斗争行动开始,我非要极度小心不可——我没有胜利的把握,也不认为我一定失败,更不知道将会有一些什么样的经历生,我之所以不退缩,只是因为性格不允许我退缩——要不然,我就不是卫斯理了!
    (做人如果做到了自己不再是自己,那是何等可悲的状况)!
    因此我必须那样做!
    当我再次有了这样决定的时候,我右手握拳,高举,准备慷慨激昂,进入战斗状态,可是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感到事情很不对头。想想,我的性格,白素岂有不知道的?难道我真的可以将她瞒过去?
    这实在不可能——白素一定知道我会怎么做,而且现在回想,刚才在老蔡的房间中,白素表现如此软弱和怕事,也非常之不符合白素的性格。
    好像是在故意示弱,那么目的是什么?是在用“激将法”,激我产生和王莲战斗的决心?好像没有道理。
    我难以想像白素为何要在我面前“演戏”,然而想起了白素和王莲她们三人见面的时候,表面上看起来何等亲热熟络,似乎双方演技都那样烛火纯青。
    然而真正的问题是在于:白素为什么要在和我单独相处的时候,继续演戏?
    刹那之间,我想到一个可能——那么该是唯一的一个可能!
    那可能是:白素认为在老蔡的房间中,也并不“安全”,也有窃听装置!
    于是她才继续“演戏”她为了怕我不能配合,使戏失真,所以才不和我事先商量,只是带我“入战”,这样才能使对方相信,她们得到了正确的资讯。
    我也想到了白素为什么要继续“演戏”的原因,因为王莲她们三人离去的时候,问题好像解决了,事实上却根本没有解决——王莲不会以为卫斯理和白素如此无能,会对她的阴谋设计,一点也不觉察,所以她知道自己的侦查任务没有完成。
    于是白素才安排了老蔡房间的那场“戏”好让王莲知道,卫斯理和白素已经洞察了她的阴谋,只是实在对事情没有兴趣理会,而且也不想招惹她们,所以不会和事情发生任何关系。
    这场“戏”相当重要,使对方明白卫斯理和白素的能干,也因此使对方相信卫斯理和白素真正不想卷入事情的旋涡。只有这样,王莲才会认为她的任务已经达成——取得了“卫斯理和白素与光辉事件无关”的结论,那样,她才会不继续将我们当成目标!
    白素的设计,其巧妙程度,又远栽在王莲之上!
    而这设计,只有两处不妥(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设计),一,是王莲要能够像我了解白素那样了解白素,她当然不会有这样的能力,在她衡量自己和白素的能力时,必然将自己放在比较高能力的地位——这是人性的必然表现,人有必然以为自己最了不起的想法,这种想法甚至于在人的思想中成为自然而然的一种感觉,从来不会去想一想事实是否真的如。而只有我,因为和白素相处太久,太了解白素,又有一般人所没有的自知之明,所以才能够在和白素作能力比较的时候,将自己放在较低的位置上。所以这一点不必担心,我能够知道这是一场“戏”,王莲不会知道。
    而二,有些黑色幽默,若是老蔡的房间中根本没有窃听装置,那么这场“戏”,就是真正是“俏媚做给瞎子看”了。
    我豁然贯通,立刻去看白素,才推开房门,就看到白素坐在床上,向我微笑点头。
    我也立刻向她微笑点头,所谓“一切尽在不言中”就是这样的境界了!
    她知道我已经恍然,就不用再说什么,至于下一步该怎么办,当然不能够在这屋子中讨论了。
    当晚,因为想以在屋中发出任何声音,都可能传到对方耳中,所以我感到非常别扭,好不容易到天亮,白素和我说:“我还是要离开一阵。”我道:“好,送你到机场去。”
    我们“逃离”了家,一直到了机场,才松了一口气——王莲就算派人跟踪我们,也不至于再可以听到我们的谈话了。
    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有一个叫光辉的人,莫名其妙要见我们,就闹得我们有家归不得,一生古怪遭遇之中,最没有名堂就算这一次了!
    白素先问:“你打算怎么样?”
    我想了一想,道:“先确定家里是不是安全。”
    白素皱了皱眉:“我想她们不动手则已,动了手,必然会用最先进的尖端科技— ”
    我哼了一声:“再尖端,也躲不过戈壁沙漠的法眼。”
    白素点头:“可是我们昨晚的决定,却是由得她们,希望使她们相信我们和事情完全无关啊。”
    我也考虑过这点,我道:“如果完全不理会,太不符合卫斯理和白素的作风,她们反而会起疑,我打算查出来之后,去向她们兴问罪之师,再趁机表示对事情毫无兴趣,她们反而容易接受。”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