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17)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白素关上了房门,才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白素绝少这样紧张,所以我看到了这样的情形,自然而然去握住了她的双手,这个动作,又令我大吃了一惊!因为白素不但手冰凉,而且还像是在微微发抖。
    什么事情竟然能够使白素产生这样程度的害怕!
    一时之间我张大了口,想问,可是居然难以发出声音来。白素吸了一口气,反过来安慰我:“不要紧,我虽然有些害怕,可是主要是不习惯明明知道对方是敌人,可是还要将他们当作朋友——演这样的戏,实在辛苦!”
    白素说“辛苦”不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已,而是她真正感到辛苦,这时候在她的额头上,就有细小的汗珠出来。
    我扶着她坐了下来——白素当然不至于行动要人扶持,可是看到她的这种情形,自然而然就会扶她,,白素也没有拒绝。等她坐了下来之后,我一眼看到一旁架子上有两瓶酒,酒瓶上贴的标签是“顶上绿豆烧”,那是老蔡家乡的土酒,十分凶烈。
    这时候我感到白素需要(我自己更需要),当然顾不得是洋酒还是土酒了,双手齐出,抓住了两瓶酒,一瓶给白素,一瓶给我自己,就看瓶口,就喝起来。
    这种情形,若是让红绫看到了,一定会高兴得拍手顿足,而且肯定她这样嗜酒,是得自父母的遗传。
    房间中有镜子,我和白素都可以看到自己这时候的情形,也只有“狼狈不堪”四字才能确切形容。
    这酒,不愧酒名中有一个“烧”字,进入身体之后,就像在体内燃起了一把火。
    这把火,倒颇有能够使人镇定的效果,我和白素同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也直到这时候,我才能定下神来,想一想白素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白素提到了“敌人”、“朋友”,又提到了“演戏”,当然这一切都是指她和王莲她们三人打交道的那回事而言。我很疑惑,因为和王莲她们三人,即使不是朋友,似乎了不至于于是敌人。而白素这样说,当然是她掌握了什么我不知道的资料,或者是想到了我没有想到的一些事情之故。
    我用充满疑惑的眼光望着她,白素的眼神很快恢复了正常,她先向我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不要心急,然后又过了一会,她才道:“两件事情,使我对整件事产生怀疑,使我对整件事情的看法,和你大不相同。”
    我知道事情一定非常复杂,所以尽管性急,也不敢打断白素的话头,由得她慢说。
    白素道:“第一件,是关于光辉在网路电邮表示要和我们见面的邮件——在你的叙述中,当你提到了这件事情的时候,她们三人都十分吃惊,因为她们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回事,是不是?”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片刻,回想当时的情形。
    当时的情形我已经详细叙述过,当然不必重复。我点了点头,道:“是如此。”
    白素望着我,眼光之中大有谴责的神色,道:“难道你就没有想到她们是在做戏?”
    我一听,怔了一怔,再一次回想当时的情形,她们三人听到我说起有这样一封电邮在网路上传来传去的时候,那种吃惊的样子,岂是假装得出来的?
    别说当时我绝对没有想到这一点,就算现在被白素提醒,我还是不由自主摇头——天下哪里有这样精湛的演技!
    白素叹了一声:“你对她们的能力估计太低了!尤其是对王莲,估计太低了!”
    我有点不服气——曾经吃过王莲的亏,从来不敢低估这位外貌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女人的能力。可是这件事情上,我犯了什么错误呢?
    我想问白素,白素却避开了我的眼光,显然是要我自己想一想,我陡然想起我确然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简直不可原谅的错误。白素听我叙述,就立刻知道毛病出在何处,而我是身处其中的人,竟然到现在才明白,真是该打。
    当我想到“该打”的时候,自然而然扬起手打自己的头,可是一时之间却忘了手中还拿着一瓶酒,手才扬起,酒就洒了一头一脸。
    白素气得顿足,扯过老蔡的床单来帮我抹试,我叫道:“我知道了!知道哪里不对了!”
    我确然恍然大悟,知道她们三人实在不可能不知道有这封电邮这回事!
    她们三人的一切作为,其实也不是那样完美,其中破绽相当明显,只是当时我为她们逼真的演技所蒙蔽,所以才会完全没有想到而已。
    现在一想就明白,试想,这电邮在网路上传了许久,甚至于真的传到了我这里来,除非她们三人根本不接触电脑,不然她们必然会知道。而且最重要的是,王莲说她一直在努力寻找光辉的下落,用尽了所有的方法,联络过许多人,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她也应该必然会知道有这样的电邮,而绝无理由,在我这里才第一次知道有这样的事情。
    我上当了,上了大当了!
    白素帮我抹干了头脸上的酒,顺手在我头上轻轻击了一下,我苦笑,同时摇头。因为我虽然想到上当了,可是为什么她们三人要在我面前做戏,依然莫名其妙——她样这样努力表演,目的是什么?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心中简直迷惑之极,完全抓不到中心,事情本来就不合适逻辑,乱七八糟,颠来倒去,现在更加乱成一团,不知所云至于极点!
    白素却并不立刻解答我心中的疑问,自顾自道:“第二件令我起疑的事情,是我才回家不久,你向我叙述了她们来打你的经过,她们就出现了!这就不是她们派人在屋子外守候那么简单,更可能是在屋子中做了手脚。”
    我苦笑:“她们这样大动干戈,当然不是为了等你回来,想要你帮助她们!”
    白素道:“当然不是——因为她们根本没有事情要我们帮助,根本没有!”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