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去活来(13)

时间:2014-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她背上冷汗出不停,可是在神色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她装成很严厉的样子,道:“虽然在医院、虽然他身边有医生,可是显然不够,要调配更好的医务人员。
    对方听了王莲的话之后,显然不是非常疑惑,可是和刚才已经大不相同。王边知道暂时渡过了难关,她知道必须立即结束对话,不然对方始终会有疑心。
    若不是王莲资格实在够老,对方也不是等闲人物,只怕会当场露馅,而当时算给她混了过去——从对方的神情上,她可以肯定地方还是非常怀疑。
    所以在这次会面之后,她再也没有和那人会面,而她继续的努力,也丝毫没有进展。她甚至于未能肯定6673是不是一个医院代码。
    她能够肯定的只是,光辉应该是在一所医院之中,光辉的身边不缺医生,除此之外,她什么资料都没有。
    对了,她获得的唯一资料就是:光辉处于生死关头,光辉要见卫斯理和白素。这一点资料可以说她是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她当然以为那机密之极。
    她不肯就此放弃,而要继续进行的话,就必须和我和白素联络,她就先将事情和水荭、朱槿商量。
    她和水荭朱槿商量,实际上也非常冒险,虽然她和水荭朱槿关系非比寻常,可是在这种机制之内,谁出卖谁,是再也普通不过的行为,王莲若不是考虑到她一个人绝对无法将事情继续下去,也不敢冒这个险。
    水荭和朱槿,显然站到了王莲这一边,所以她们才一起到我这里来。
    她们希望先和、或是只和白素打交道,因为白素好说话,我却比较难应付。可是白素偏偏不在,而且下落不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现。而根据王莲获得的讯息,光辉的处境非常紧急,所以王莲她们才决定,不论我如何难对付,还是要将问题向我提出来,这才有将事情继续下去的可能。
    这就是她们几次来和我见面的前因。
    由于在她们的心目中,事情牵涉到极度的隐密,所以她们虽然都曾经地大风大浪,心中其实都非常惴惴不安。她们以为自己所掌握的确切资料——光辉要见卫斯理和白素,是最高的机密,却不料我忽然告诉她们,在实际电邮上有光辉发出的电邮,表示要和卫斯理、白素联络,她们听了之后,一时之间,都以为她们的行为败露了,所以大惊失色,尤其是王莲,行事已经再小心不过,更是打击极大,反就极之强烈。
    等我知道了她们听到有光辉发出的电邮这回事之后,何以反应如此强烈的原因。我也觉得非常奇怪。
    因为从王莲所说的情形来判断,光辉的处境,毫无疑问是处于极度严密的、秘密的监视之下,在那种情形下,光辉怎么可能向外发出电邮?
    如果他能够向外发电邮,他为什么不将自己的处境通过电邮告诉他爷爷,那也不用王莲冒险去探寻他的下落了。
    一切事情都显得如此不合情理,难怪她们以为我在开玩笑了。
    等到王莲的叙述告一段落之后,我请她们到书房,请她们看电脑上的电邮,证明我说的是事实。
    王莲她们三人看了,面面相觑,不住摇头,显然思绪紊乱之极。水荭最先有主意:“卫先生,请你回信给他!”
    我摇头:“太多人冒名回信给他,现在除非我站在他的面前,不然无论在电邮上怎么说,他都不会相信我是真的卫斯理!”
    水荭竟然毫不考虑,就道:“那你就站到他面前去!”
    我立刻道:“好。请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好前去!”
    水荭苦笑,双手掩住了脸。我这样回答水荭,当然是因为根本不知道光辉在哪里的缘故,却不料王莲沉声道:“如果告诉你他在哪里,你就去?”
    朱槿也立刻道:“那就好——我们努力去发现他的所在,卫先生就可以和他见面了。”
    她们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竟然就好像我已经答应了她们的要求一样!
    我又好气又好笑,虽然我刚才曾经对水荭那样说,可是那当然只是讽刺水荭,而她们却明智如此,还要将话当真,自然是想将我挤向答应她们要求的角落,那么日后她们如果发现了光辉的下落,我就要去见光辉了。
    而我显然对事情产生了极度的好奇,却也完全没有打算真的去和那位光辉先生见面——事情只根据王莲的叙述来了解,有太多不明白和矛盾的地方,以致就算设想,我也无法设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然不能糊里糊涂答应她们的要求。
    所以我必须立刻表明自己的立场,宁可日后被她们笑我说了话不算数,也不能被她们的语言圈套住。
    我用力一挥手,大声道:“且慢!我没有任何应承,别以为你们这样说就可以造成既成事实!”
    她们三人在这样做的时候,当然也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容易成功,所以我立刻澄清,她们也并不感到意外,只是都显出了相当失望的神情。
    我也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情,我实在帮不了忙,你们想想,以王主任的地位和关系,尚且完全摸不到边,就算知道了光辉的所在,我又不是会七十二变的神仙,如何能够去见他!”
    我说的是事实,王莲和朱槿比较现实,听了无话可说,水荭却还要做最后挣扎,她用像演话剧一样的语调道:“卫先生,你对于一个面临生死关头的青年对你的要求,真能完全无动于衷吗?”
    她在这样说的时候,表情十足,双手交握,放在胸前,实在可笑,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别忘了,这位青年,正在享受中央一级领导人的待遇!”
    水荭咕噜一句:“和没有同情心的人,无法对话。”
    我懒得和她这种小妖精争论,只是哼了一声。
    王莲来回走了几步,道:“那么,卫先生是不是可以帮助分析一下,这青年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顶一下
(6)
60%
踩一下
(4)
4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