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的脸谱(9)

时间:2014-03-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鲍十 点击:

    当天的晚上我哭了,鼻涕一把泪一把,感觉心里生疼生疼的,好像正在一块一块被挖掉。许多年以来,那是我第一次那样哭。连我父亲去世我都没有那样哭。这里边既有委屈,又有伤心,伤心我怎么混到了这个地步!委屈我一个大老爷们儿,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个所谓的知识分子,居然会遭受这样的侮辱!这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啊!人格啊!我丧失了我的人格啊!这可真是奇耻大辱啊!我还有脸见人吗?那天晚上我想了好多事儿。那会儿我不哭了,渐渐平静下来,可是心里在不住地翻腾。我想我怎么会这样的,却又想不出个什么原因,我说的是骨子里的原因,灵魂深处的原因,不是那些表面的原因。不过,我倒没去过多地想以前那些往事,我觉得,对于现在的我,那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当然我脑子里也闪闪烁烁地闪出了一些片断,一些零零星星的东西,比方有个什么人在哪里说过一句什么话。也想起了一些人,包括你,却感觉所有人都离我是那么远,远不可及,而且每个人都面目模糊。那种感觉非常可怕。应该说,还在那时候,我就想到了我现在的结局,知道从此我就完蛋了,所有的前途都到此为止了。这就不仅是可怕了,还叫人悲哀,悲凉,甚至绝望。我也想起了孟芳菲和陶器,这是不用说的。我平常想他们的时候并不多,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就是这样,我一直把他们放到一边,完全把他们忽略了,偶尔才会想起他们。可是,那天晚上不同。一想起他们,特别是想起陶器,我立刻一阵心痛,是那种痛彻骨髓的痛啊!我当时一个突出的感觉是:现在,包括以后,这一切都无法弥补了,因为我无力弥补了。这才是最要我命的。想起陶器的样子,想起我每次回家他看我时期盼又怯生生的眼神儿,我就像活活被刺穿了一样,差一点儿休克过去……前边那种情况后来又发生过几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更放肆,更让人受不了。总之他们就是要羞辱你,任何一个话头都可以成为引子,成为契机,然后便胡说八道一通,“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包括我和李茹的事儿,他们也知道了,也成了他们的话题。说别看陶总现在不行了,当年可是风光过的,那么年轻的小娘们儿都干过了,还是心甘情愿的……类似这样的话。而且经他们嘴里一说,又显得那么下作,就像说黄片一样,什么都变味儿了,简直能把人气死……他们是有意这样做的,气你,羞辱你,刺激你,让你赶快把钱拿来。他们的目的就是这个。

    我当时也想尽快把钱还上,否则他们绝不会放我走,而且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我这个想法越来越急切。我实在受不了了,最后也许会垮掉,自尊心垮掉,精神垮掉,整个人垮掉。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一下子搞到三十万,对我来说已经是不可能的事。就是说,实际上我已经到了求告无门的地步。当时唯一能够指望的就剩下李茹一个人了。尽管“五湖四海”不行了,钱还是有一点儿。那些钱都在李茹手里,是我和李茹商量好了留下来的,只有我和李茹两个人知道,账目上根本看不出来,不过具体数字我不是很清楚,那都是李茹自己操办的,但肯定要比三十万多得多。简单说,那就是我们的小金库,我和李茹的小金库,或者说,那干脆就是李茹一个人的小金库。我给李茹打了电话。电话是在那几个人的监视下打的。我住的地方只有一部电话,在楼下客厅的茶几上,平常总有人守在那儿,没人时就把电话线拔了,目的无非是怕我走漏什么风声。那天打电话之前,我先跟他们请示了,还由他们拨好了号码,又在确认了身份之后,才把话筒交给我。电话是在晚上打的,十点钟以后。我记得清楚,李茹的声音十分害怕,颤抖抖的,一连声地问我,刚才是谁?这几天你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儿?我讲了一下情况,又不能讲得太详细,只说我在一个朋友这儿,大家聚一聚,因为走得急,没跟她打招呼。我以为她会为此生气,甚至会哭,没想到她沉吟了一下,然后冷冷地说:“是吗?我跟你说,‘五湖四海’被查封了,法院来人给封的,昨天上午……”这个消息让我大惊失色,当时差一点儿昏倒。停了一下,她问我:“你打算怎么办?”过了一会儿,我才渐渐平静下来,心里痛痛地说:“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现在急需一笔钱,三十万……”不等她说话,我又说:“ 你要把钱送过来,交给双鱼县的胡老板。你认识他,我们一起吃过饭。越快越好!明白我的意思吗?”李茹没吭声,接着就把电话撂了。我猜不透李茹什么意思,不知道她何以不说话就把电话挂掉,她是想帮我呢还是不想?不过我断定她明白了我的意思,她是聪明的,一定会听出我话里面的暗示。那天夜里我几乎没有睡觉,脑袋一直在“帮或不帮”上打转转,一会儿认为她会帮,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总是有感情的,一会儿又认为她不会帮,因为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已经没有可利用的价值了。想到会帮的时候,我就会把她想得很好,心里也充满了安慰,想到她不会帮的时候,则会把她想得很坏,会咬牙切齿地骂她,用的是最脏也最恶毒的话。第二天又焦急地等了整整一天,早晨,上午,中午,下午,越等越焦急,越等心里越没谱。不同的是,这时候我心里已经明显没有了怨气,怨气都变成了期盼,变成了祈求,祈求她过来帮我,让我离开这个地方,就是说,我已经把她当成了救星了……这天傍晚,准确说是在吃晚饭之前,有人打来了电话。电话铃响的时候我在楼上。听到铃声,我的心立刻狂跳了几下。那三个人当中的一个接起了电话,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因此我什么也没听到,不过我倒是听到了他的笑声,呵呵呵呵,就像驴叫一样。我耐心地等着,等着他把话说完。一会儿他上楼了,接着推开了门,笑嘻嘻地对我说:“好消息陶总,胡总刚来了电话,说……”说到这儿他咳嗽起来。不过我已经知道下边的内容了。他还没咳嗽完,我就说:“我现在就可以走了吧?”他急忙止住咳嗽,说:“别急别急,这就要吃饭了,胡总说多炒几个菜,代他给陶总赔个不是,这些天,哈哈……”我说:“饭我就不吃了,不饿,你代我谢谢胡总吧……”我一边说一边往外走,来到楼下的时候,那人又把我叫住了,说:“哎陶总……胡总说,有个人在县里等你,女的,她让你直接去‘双鱼饭店’,209房……”

    我脑袋嗡的一下,知道那是李茹。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