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的脸谱(7)

时间:2014-03-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鲍十 点击:

    因为集资的人太多,很多人我都忘记了,有的当时就印象不深,现在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孟芳菲,她也帮我集了钱,二十万。钱是她从单位搞来的,准确说是她从中搭的桥。她是单位的老职工,工作能力又很强,人缘儿也不错,领导都很信任她,这件事就做成了。为此我很感激她,特别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我和李茹的事,她已经知道了。我不知道她心里是咋想的,为什么还会这样做。她完全可以不做的,我根本就不会说什么,当然也没脸说。咳,这件事给她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这个你知道的。那笔钱至今还没还。而她作为中间人或担保人自然要承担责任,当时还签了字,这个干系她脱不了。后来单位只好扣发她的工资了,每月只发给一点儿生活费,用其余的钱来抵债。他们单位也成了受害者,原来那个领导就因为这件事被撤了职。不过单位还算是宽宏大量,还允许她停薪留职,不然她也不会离开原来的单位,跑到现在的公司,名义上是做图书策划,实际上一点儿地位都没有,每月只拿两千多块钱的工资,养活孩子不说,还要养活我。现在又遇到了一个新问题,她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可是单位不给她办手续,说要等到把钱还清了才给办。说起这些事,我还真觉得愧对孟芳菲了。后来我曾经问过她,当初,在那种情况下,她为什么还会帮我?她说,因为你是孩子的爸爸呀,你当时那么着急,我不能眼看你陷到困境里出不来。再就是我表哥,我大姨家的孩子,平常我们并不怎么来往,他开了一间木器店,当初我也给他打了电话,他说他手里只有八万块钱,是准备进材料用的,我留下两万,既然你急需,余下的你先用吧,不过可要按时还我。我说我保证,我现在只是资金周转遇到了问题,饭店一开业马上就回来了。我还告诉他,你只给我五万四就可以了,另外那六千作为利息直接返给你,借据还按六万元开,一年为限。他说好好,还大老远地亲自把钱送到了公司。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以后再没有见过,至今印象非常深。前几天我还梦见了他,他用他又粗又硬的手掌拍着我的肩膀,眼泪汪汪地说:“表弟,快把钱还我吧,要不我就回不了家了……”我一下就被他吓醒了。我知道表哥已经死了。就因为我没还他那些钱,他又气又急,硬给窝囊死了。后来我曾经收到表嫂的一封信,她在信里骂我是骗子,还说恨不得一口一口把我吃了。唉……

    说实话,这种情况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我当时只想把“五湖四海”尽快装修好,尽快完工,尽快开业,然后尽快把集来的钱,包括银行的贷款,通通还清。我当时的确是这样想的。我再怎么着,再怎么堕落,也不想去当个骗子,也不至于去当个骗子呀!好在“五湖四海”的装修还算顺利。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到现场去看一下。后来有一天,他们终于把一切都搞好了。那段时间,我累得几乎就要瘫了,整个人都是软的。验收过后,我就和李茹去宾馆开了一间豪华房,事先跟李茹说好,今天我要自己睡。又喝了一杯红酒,然后就睡了。据李茹说,那天我睡得一点儿也不安稳,不停地翻身,身体七扭八歪的,偶尔还短促地叫喊一声,声音有时候很尖,有时候很闷,就像在做噩梦。她说她跟我不同,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就一直坐在一边看着我。我问她心里都想什么了,她说她挺心疼我的,还说她觉得跟我跟对了,还说她心里总有一点儿愧疚,我问她愧疚什么,她就不说了。后来我让她打开了电视,里面正放一个专题片,是说历史上的“科举”的,里面有一些画面,还有一些解说词,让我很感触,中国的知识分子就是这么一代一代过来的,你会发现他们很相像。现在有一个新词儿是怎么说的了?好像叫价值取向吧?这话说远了。

    装修虽然搞完了,可是还不能很快营业,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办营业执照什么的,还要成立管理层,下边又设立了好多部,餐饮部呀娱乐部呀等等,还要招聘员工,厨师、服务员,其他还有洗脚工、勤杂工、电工,还要定做工作服,还要进一系列的设备,还要制定规章制度……反正还是个忙,所不同的,是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压力了,觉得一切都指日可待,希望就在眼前了,只要一开业就一切都好办了,因此心情也要比前段时间好一些。在人事安排上,也都一切按我的意思办的,同时也安排了一些别人求我安排的人,这就是权力的魅力。老实说,这种魅力还是很诱人的(当然它也会腐蚀人)。这些事情又忙了几个月(两个多月吧),“五湖四海”总算开业了。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不用说,日子也是特意挑选的,九月八号,九八,“就发”。而且,这次更加隆重。还搞了彩色的氢气球,下面悬挂着大幅的标语,“祝贺五湖四海餐饮娱乐城隆重开业!”“五湖四海——最大!最全!最优质!”围观的人成千上万,人人都抻长了脖子看。跟你讲,光一个开业仪式就花了十几万。当然,我认为这钱值得花,这样才有面子嘛,用咱老家的话说,长(读zhǎng)脸嘛。

    刚开业的头几天,饭店还显得很热闹,那主要是我们在请客,领导啦,卫生防疫啦,工商税务啦,治安和城管啦,都要招呼一下。当然,也有一些慕名而来的顾客——实际上,他们才是我真正需要的——虽然不是很多,但每天还可以保证正常运转,餐饮啊,洗浴啊,娱乐啊,舞厅啊,人进人出的,偶尔也有喧闹声在这里那里响起,这是我当时最喜欢听到的声音,也是所有做这一行的人最喜欢听到的声音,它说明你生意好人气旺。一般而言,大凡新开张的饭店(包括娱乐场所),都要经历一个逐渐被认识或者被认可的过程,开始客人不会很多,但是逐渐会多。这里因素很多,也很复杂,比如口口相传,哪哪儿有个饭店,怎么怎么好;位置是不是很好,来往是否方便?另外,你周边的经济条件怎样?是不是有很多大的单位(他们往往是消费大户),再就是你的服务质量能不能保证……诸如此类吧。我本来以为“五湖四海”也会是这样子,客人由少至多,天天人声鼎沸,名气由小到大,效益由低到高。要是那样多好啊!愿望终究是愿望。

    不用说,我所期待的景象并没有出现。恰恰相反,开业没多久,“五湖四海”就显出了颓势。关键的一点就是客人越来越少,稀稀拉拉的,一天百十个人,后来百十个人也没有了,最多就五六十人,“五湖四海”那么大的规模,就这些人,是连电费都赚不回来的。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怎么回事儿?现在也没想明白,也许是新鲜劲儿过去了,也许是不合他们的口味,反正就像大家都商量好了,就是要跟我作这个对。跟你说,我当时真是快急死了,也想了各种办法,使了各种招数,什么打折啊,送礼品啊,在店门口贴海报啊,请扭秧歌的到大门口来扭秧歌啊,包括调整饭菜的口味,为此把原来的厨师还给换了,还请过阴阳先生来给看风水,老兄手拿罗盘,这儿看看那儿瞧瞧,嘴里叨叨咕咕,最后说,你这风水挺好啊,旺金又旺银,简直就是个聚宝盆了……那时候,我常常站在店门口看街上的行人,眼巴巴的,一边看一边想,这个人会不会来呀?那个人会不会来呀?而且经常会有那种冲动,跑过去拦住他们,哪怕低三下四,也要恳求他们到店里来……也许是受到阴阳先生的影响,或者说暗示,当时我还心存侥幸,总想再坚持一下就会好的,坚持一下我就会时来运转。我就这样硬撑着,撑了一天又一天,一天更比一天糟。这样一来二去,那些集来的钱也陆续到了还款日期,讨债的人纷纷上来了。开始的时候,我采取的是拖延战术,连哄带骗,因为我压根儿就没钱还他们,而且数额那么大,我根本就还不起。到后来,我就干脆不露面了,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李茹,让她在外边应付,我则整天躲在一间办公室里,把门一锁,不管谁来找,都说我不在。我的办公室和李茹的办公室紧挨着,这样,有时候就会听到从那边传来的声音,有一些脾气不好的,会跟李茹吵架,有的说要起诉我,有的还会砸东西,闹得乒乓乱响,每次听到这些声音,我都吓得大气儿不敢出,心一慌一慌地跳,感觉马上就要“熄火” 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