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的脸谱(6)

时间:2014-03-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鲍十 点击:

    我和李茹就是这么开始的。我甚至觉得再也离不开她了。一天不见我就想得要死。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一见到她我就双腿发软,心跳加快。这可能就是爱情吧?所以我说我不恨她,到现在也恨不起来。我也觉得我不应该恨她,尽管他们都说她是个坏女人,我自己也知道她跟我并非完全出于爱情,而是有其他目的。没办法……自从第一次之后,我们就经常在一起了。我们可以找到各种机会,一点儿都不难。比方说,下班后可以晚一点儿回家(后来我就经常找借口不回家了,孟芳菲也因此开始起疑心),还可以到宾馆开房。反正只要我有要求,打个招呼,李茹就会过来陪我,从无怨尤,甚至显得特别兴奋,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也许是因为害羞)。而且,她从来没有正面向我提出过什么要求,包括经济上的和名分上的,从来就没要求过我跟孟芳菲离婚跟她结婚。总的来说,跟她在一起的那几年,我一直都觉得挺快乐的。我想她也是如此。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她对我好却是真的,这我能够感觉到。后来熟悉了,她也对我讲过一些她家里的包括她爸爸去世之后的事儿,就像我在前边说过的那样,听后心里很不好受的。也讲过她爸爸,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人,好像有点儿软弱,喜欢养花养草,与世无争,因此一辈子不得志。哦对了,她说她有“恋父情结 ”……除此,也会说一些缠绵的话,就是所谓的情话吧,那一般是在那样……啊,这个你会知道的……比方你真好之类,还有我真爱你啊什么的,有一次她还说,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吗?因为我欣赏你,我欣赏有头脑又有能力的男人,你就是这样的男人,你让我觉得踏实,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骨头都软了……我当然知道,她的话不完全是真的,也不完全是假的,有真也有假,可不管真假,我都毫不在意,听之任之……

    偶尔,她也会对公司的事儿提一些建议看法之类,有一些说了就说了,有一些则被我采纳了。为什么会采纳呢?因为我觉得有道理……

    第四日

    (几天后。上午九时三十分~下午十五时)

    陶兴说——

    你这几天出差顺利吗?湖南我去过,还去过汨罗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才是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情怀啊!相比之下,我辈……

    我接着讲吧……

    你出差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件事——这也是我这些年一直“掰扯”不开的一个结儿——如果不搞那个“五湖四海餐饮城”,我就可能不会混到今天这一步。当然,现在想什么都晚了,正所谓悔之晚矣。不过,那时也根本不会这样想,想也只会往好处想。况且,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会有它特定的因素,比方当时的环境和背景,包括一些偶然因素。我综合了一下,大概有这么几条:一个是当时餐饮业特别火,老百姓苦了那么多年,总算有点儿闲钱了,动不动就要撮一顿,连过生日都要上饭店,所以生意特别好做,几乎所有的饭店都大把大把赚钱;另外,餐饮业赚头高,接近七成利,一个简单的例子,一斤鸡蛋才两块多钱,一个摊黄菜至少要收你六块,连半斤鸡蛋都用不上,这很让人眼馋;三是那几年做电器赚了些钱,那些钱放在那儿,难免头脑发热,烧包儿,让人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第四是虚荣心发泡儿,说野心膨胀也可以,狂妄,当然也急于证明自己,想把摊子铺得更大,装大头;五是恰好碰到了这么个机遇,如果不是赶上那个商场搬迁(实际上是倒闭),后边的事也可能就不会发生了。话再说回来,事情也不是那么轻易就决定的。毕竟这么大个事儿,不论谁都会很慎之又慎,不会冒傻气的。在做出决定之前,我也是反反复复,又是考察,又是调研,又是协商,光和对方谈判就谈了十几次,租金啦,租期啦,都要谈,包括向对方的领导行贿——当时流传一个说法,叫 “用小钱换大钱”——足足折腾了好几个月,然后又报主管部门批准(这个很容易,因为我此前取得的成绩,领导对我特别欣赏,一报上去就批了),最后我才下了决心。促使我最后下定决心的,可能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李茹随便说的一句话,她说:“如果这个饭店开起来,你就是餐饮业的老大了。”我之所以最后下定决心,就是奔李茹这句话去的,或者说,是奔“餐饮业老大”这几个字去的。现在回想起来,李茹的话也许并不是那么随便一说,而是深思熟虑的,然后来了个“四两拨千斤”,那是因为她太了解我了,抓住了我的弱点。

    虽说我慎之又慎,事实证明我还是“冒进”了,对形势的估计过于乐观。我当时的想法已经不仅仅局限在开饭店,我要把它搞成集餐饮娱乐包括卡拉OK洗头洗脚还有舞厅等等为一体的“托拉斯”。现在不是有一种“一站式服务”的说法吗(当时还没有)?实际上,我想搞的就是那么一种东西。意识够超前了吧?还有它的名字,“五湖四海餐饮娱乐城”,是不是气魄很大?这名字也是我取的。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当然,感觉归感觉,当时,我也曾经对各个方面的情况做过一些测算,就是所谓的评估吧,那是跟李茹一块儿搞的,应该说是比较认真的,也相当客观,总不能自己骗自己嘛!测算内容包括可以搞多少“雅间”,每个雅间每天会消费多少钱:大厅每天可以接待多少人,每个人平均能消费多少钱。卡拉0K、洗浴、洗头洗脚、台球厅、舞厅……也都做了测算。具体数字我现在记不清了,这么多年了嘛!但是结果非常乐观。而且,每一项测算我们都有意识地留了余地,大约百分之四十的余地,这个余地很大了。即便这样也还有钱可赚,可以赚很多,每天几万十几万似乎不成问题。每个做生意的人都想赚钱,没有一个想赔钱的,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埋下了隐患,一会儿我给你讲。

    后来就拍了板(这个板当然是我拍的)。接着跟对方签了租赁合同,因为给对方管事儿的送了钱,对我们非常有利,一个是总体价位比较低,另外还搞了个分期付款,比方说首付多少,第二次付多少,第三次再付多少,等等。说白了就是肥了个人亏了公家。其实还不仅送钱,吃呀,喝呀,桑拿呀,按摩呀,一整套全都做了,而且不止一把。嗨,那孙子美的,小脸儿红扑扑的,就像走路捡着了金元宝!但我们得到的好处更大,大得多。第二步是搞了一个装修方案,方案很具体,雅间、大厅、卡拉0K厅等等,都各有各的设计,这我就不细说了。总的思路是要高级,上档次。然后就开始做,换句话说,就是开始“烧”钱。这个款,那个款,开始一笔一笔地往外划,真就像烧钱一样。钱先是从公司的账上划,很快就划完了(还要留点儿做日常开销)。接着又从银行贷款,前后贷了两笔,数额都很大,后来银行就不给贷了,怕我们无力偿还。这里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正赶上当时紧缩银根。这时工程正在进行当中,停是不能停的,我也没考虑停,那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就只有一条路能走了,那就是“集资”。这主意是我跟李茹想出来的,准确说,是李茹帮我想出来的。我当时很着急,以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马上就开始操办。集资一般有这样几种途径:一个是大范围的,就是到社会上去集,那要有好的项目,还要经过批准,很麻烦,批准也很难;另外就是在内部集,单位职工什么的,这倒很容易,但那肯定集不了多少,人数有限;还有就是小范围集,亲戚朋友什么的,这样既可以多集一些钱,影响又不会很大。后来我就采用了这个办法。不,应该是后两种办法一起采用了。我先动员了本公司的人,同时让他们联系自己的亲朋好友,说公司扩大业务需要钱,希望他们把手中的余钱暂借给公司,不是白借,公司有回报,还说了回报额是多少,就相当于存款的利息,不过要比存款的利息高得多(用李茹的话说,不高就不会有诱惑力)。应该说,大家的反应都很积极,帮公司集到了一部分钱,不过不很多,条件所限吧。其中包括李茹。我就更不用说了,按情按理我都应该是最积极最卖力的,所以,我集的钱也就最多。那段时间,我全心全意地做的就是这件事,电话不知打了多少个,把凡是我觉得有点儿经济实力的亲戚朋友挨个儿都找了,包括一些只见过一两次面并不是很熟悉的人,有的是以前生意上有过合作的人,这些人基本都是单位的头头脑脑,手里有权,说了算,再加上对我的信任,出手都很大方。集来的钱,马上就投进了“五湖四海”的装修。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