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须弥芥子

时间:2014-03-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须弥芥子

 须弥芥子 倪匡


   要解释这个故事的名称,可以抄许多书,可是一直最怕抄书,所以提得很简单,没有兴趣的读友,可以就此算数,有兴趣的读友,可以自行去找资料——很容易找的。
    在故事最后,岩石先生竟然自然而然在“归”和“死”之间划上了等号,有趣,真有趣。
    好像十多年前,在《追龙》这个故事中,早已有过相同的预测,妙哉,真妙哉!

    第一章 十万火急


    在叙述上一个故事《一个地方》到最后,我用一句“因为谁也不会有机会到那地方去”作为结束。
    从这样的结束看来,好像《一个地方》这个故事已经完结,不会再有后续了。
    事情要分开来说。
    当时我确然认为事情已经完结。虽然在听了岩石的叙述之后,大家有很多分析,一致肯定确然有岩石所说的那个地方的存在,相信岩石的叙述之后,大家有很多分析,一致肯定确然有岩石所说的那个地方的存在,相信岩石石所说的经历是实实在在的经过。红绫自告奋勇要去寻找那个地方,而且虽然我不知道她接下来做了一些什么事情,也可以知道她必然是在努力。
    可是在事情没有新的开展之前,我确然认为岩石既然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以他可以动用的人力物力,仍然没有发现,红绫虽然有这样的愿望,实际上不会有甚么结果。
    所以我认为故事已经结束,这才用了这样的一句话。
    至于后来事情又有了新的发展,是我当时所不能预料的——我并没有预知的能力,不能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事情。
    幸而事情后来又有了发展,不然《一个地方》这个故事,恐怕会被人诟病为卫斯理故事有头无尾的典型了!
    (虽然事实上很多故事确然是有头无尾,绝非所有故事都有“快乐结束”,可是看故事的人,总经?所有故事都应该有他心目中的结果,这是讲故事的人最大的困扰。有幸,事情有了后续的忏悔,当然可以说下去如果事情根本没有继续发展,怎么去凭空找一些事情出来?)
    (大家说是不是?)
    《一个地方》这个故事有了后续的发展之后,我很花了一些时间,考虑如何开始叙述。当然不能平铺直叙——要那样做的话,就要一开始就说红绫到那个大岛去怎么样怎么样建筑那个地方,过程必然非常沉闷无趣,所以要另想办法。
    办法当然很多,先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开始。
    我因为一件事情(完全和这个故事无关),离家两天。在这两天期间,白素也恰好不在家。所以在这两天之内,来找我们的人,找不到,就只能用各种方法留言,使我们知道,他来过,或是他要和我们联络。
    留言的方法有许多种,可以利用先进的高科技,也可以用最原始的方法。
    而我在离家两天之后回来,看到的那个留言,恐怕是最原始也是最夸张的了。
    在我才一转上通向我住所的那条斜路时,就看到屋子大门好像有些古怪,等到走近了一些,就知道古怪是由于大门上被人挂上了一块牌子。那牌子几乎和大门一样大小,上面还写了一些字,鲜红色,显然是红漆所写,情形和一些欠了高利贷没有归还的人,遭到了暴力讨债一样。
    任何人看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出现了这样的情形,都不会感到赏心悦目,我自然不能例外,一面心中在埋怨老蔡怎么可以容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面以尽可能的快速,来到了门前。
    我首先看到的是牌子上的红字中最大的两个字:胡说。
    一看到了这两个字,心中的不快就消失了大半。“胡说”这两个字,我看到之后,脑部活动所得出的第一结果是:胡说这个人。而不是胡说八道的意思。
    熟悉卫斯理故事的朋友,反应当然会和我一样,胡说这个人故事中出现不止一次了,他和温宝裕很投契,看来他也染上了温宝裕的夸张行事作风,不然怎么会用这种方法引起我的注意?
    我当然是几乎在同时就看到了胡说用红漆在那木牌上的留言:“十万火急!请即联络!!!”
    这三个“!”,看来触目惊心,显示留言者的“十万火急”确然是非常非常紧急。
    而在具名之下,是一行数位,当然是电话号码。
    我知道胡说行事相当稳重,和温裕的作风完全不同,他说是“十万火急”,就真的是的是十万火急!
    这时候我当然完全无法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反就是立刻取出了行动电话,按下了那个号码。
    我猜想那也是胡说随身携带的行动电话号码——随身携带行动电话这种行为在几年来发展之迅速,超乎任何科幻小说作者的想象。
    随身携带的行动电话,可以说几乎已经成了人身体的一个组成部份,而电话的那个号码,也很快的可以成为人的代号——通过这个号码,可以知道这个人的一切。
    这是科学进步,使人的生活起巨大变化的典型例子。这种改变是好是坏,谁也不知道,只知道改变一发生,就好像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与之抵抗——不是吗?连我和白素的身上,也有了这个东西。而这个东西这时候至少可以使我提前一分钟和胡说取得联络,不能说它没有用。
    电话才响了半下,就听到了胡说的声音,叫道:“卫斯理!”
    说他这一下叫唤,是在叫示例,绝对不算过分。我忙道:“要我做什么?”
    由于是“十万火急”——这一点从电话一通胡说就接听和他的语气之中可以得到肯定,所以我来不及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直接的问他要我做什么。

顶一下
(15)
78.9%
踩一下
(4)
21.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