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乾坤挪移(9)

时间:2014-01-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姚女士却又完全说不上来,只是道:“我就是感到不像!”
    她反而指责我们:“你们对他不熟悉,所以才没有产生这样的感觉。”
    我道:“你所熟悉的他是活看的,现在他死了,而且经过特殊化妆,看起来当然不一样!”
    姚女士抿看嘴,嘴角向下,显然她有家族固执性格的遗传,虽然她无话可说,可是她还是不接受我的解释,认为她自己的感觉是对的。
    这时候我感到事情十分荒唐。
    虽然根据姚女十的叙述,确然有些可疑之处,例如姚董事长亲自处理遗体,例如有一个神秘人物的出现等等。可是“人头不是真的”那种指责,却十分严重和荒诞。
    要把人头从真的变成假的,必须先制造一个假人头,然后把其的人头切割下来,再把假人头装上去。这种过程,不是受过专业训练者,绝对无法进行。
    而在进行这种事情之际,被换人头的对象,不知道是死是活,如果是活的话,那毫无疑问是谋杀;如果是死的话,是不是有罪,要法律专家来确定。
    总之这是一桩进行起来非常复杂、要解决许多技术问题的事情,而且事情十分骇人听闻,涉及严重的犯罪行为。
    所以,进行这样的事情,目的何在,就必须先肯定。如果没有目的,白痴也不会去这样自己找自己的麻烦。
    而把人头换成假的,有甚么用处,对甚么人有利,却谁也说不上来。
    而且根据姚女士的叙述,在姚教授临死和死亡之后,只有姚董事长和“那个人”在旁,如果有这种事情发生,这两人就算不是主谋,也必定是参与者。
    这就形成了对姚董事长非常严重的指控!
    姚女士在叙述这件事情的时候,虽然没有直接提出指控来,可是实际上等于已经提出。然而她又绝对可以肯定姚董事长对姚教授的兄弟之情非常诚笃,那么姚董事长又怎么会去残害兄长的身体,更不用说谋杀了!
    所以可以看出姚女士的叙述和她的感觉,根本矛盾,互相混乱,不知所云,可以说是她在姚教授去世,她感到极度哀伤之后,情绪上的紊乱所引起的妄想。
    得到了这样的结论,我取下了望远镜,看到小郭和白素,和我一样,也取下望远镜,只有姚女士,身子俯向前,还在十分用心地观察。
    小郭和白素与我动作一致,当然是表示想法也一样,我们相视苦笑,真有些不明白自己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甚么,只好自己解嘲,说至少姚教授是一位值得来吊唁的伟大学者。
    我们已经准备转身离去,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怒吼,声响十分惊人:“大湖你在干甚么!”
    随看怒吼声:只见一个六十来岁,身形略胖,相当高大,气派不凡的老人,大步向前赶来,所过之处,所有人纷纷退开让路,不少人还在百忙之中,向他恭敬地行礼。
    从这种气势来看,不问可知,来者一定就是姚董事长了。
    果然,在怒吼声中,姚女士陡然一震,转过头来,这时候她还戴看望远镜,而姚董事长已经来到了近前,所以在姚女士看出来,景像一定非常奇特,这一点可以从她那种难以形容的骇然神情上得到证明。
    她张大了口,叫了一声:“爸… ”
    她下面的话还没有出口,姚董事长又是一声大喝:“你在捣甚么鬼!”
    姚女士曾经说过她父亲从小就对她十分严厉,可是现在我们才知道这严厉居然可怕到了这种程度。姚女士早已成年,在积威之下,对父亲还是感到害怕,那在情理之中。然而姚董事长对成年而且事业上大有成就的女儿,还是把她当成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对付,其是不可思议,而且就算是责斥小孩,也应该顾及小孩的感觉,不应该在那么多人面前进行。
    而姚董事长这位严父,却当众不但大声喝骂,而且还有动作,手疾扬起来,看他的动作趋势,就像是顺手想打姚女士一个耳光!
    天下竟然有这样的父亲!
    虽然他的动作很快,而且姚女士也完全不知道躲避,只是自然而然地缩了缩颈,由此可知这样的场面,不知道曾经出现过多少次,姚女士早就习惯了。
    然而这次不同,这次有我们在场,我和白素在他手才扬起来的时候,就齐声发出了一声断喝。
    这位想打人的董事长,总算手在半空中停了一停,改变了他想打人的动作,改成伸手将姚女士所戴的望远镜,抓了下来,摔在地上,而怒气不止,还用脚去踩,连踩了七八下之多,怒容仍然不减,真是叹为观止!
    姚女士瑟缩而立,一动都不敢动,而姚董事长向我们望来,显然因为我和白素刚才喝阻了他的行动,使他把怒气发泄在我们的身上,向我们厉声喝道:“你们两个,是甚么东西!”
    我这时候,感到好笑,多于生气,听到他这样问,忽然想到令狐冲先生对同样问题的回答,于是照学:“你又是甚么南北?”
    小郭忍不住哈哈大笑,姚女士用力扯我衣服,白素在一旁微笑,姚董事长显然不知道我这个回答大有来历,征了一征,瞪看我,向姚女士怒道:“大湖!这些杂七杂八的人是你带来的?叫他们滚!”
    而姚女士居然十分顺从,连声道:“是!是!”
    我还待发作,白素在我耳边道:“为了尊重姚教授,我们别闹事,叫我们滚,我们就滚吧。”
    眼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情理所无,真是滑稽无比,所以白素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素说得有理,如果闹将起来,就算将遣个混蛋东西痛打一顿,也就未免对死者太不尊重了。
    所以我也哈哈一笑,握了白素的手,向外就走,小郭急急跟在我们后面。幸而姚董事长没有坚持我们一定要“滚”出去,我们得以走出,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顶一下
(16)
80%
踩一下
(4)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