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乾坤挪移(7)

时间:2014-01-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白素皱了皱眉:“请问他……最后导致他去世的原因是甚么?”
    姚女士苦笑:“因为年老——并没有特别的病症,医生的结论是他身体的许多器官,几乎是全部都因为年老而衰竭,无法继续运作,就必然死亡。总共有七位医生会诊,结论都是如此,有两位医生说,从他的身体衰竭的状况来看,他早就应该去世了,只不过因为他的生存意志超特坚强,这才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形下继续奇迹一样地活看。”
    这一大段话虽然说的事情很不寻常,可是却容易明白——人在濒临死亡的时候,如果有坚强的生存意志,确然可以使生命得到一定程度的延续。
    这种情形用所谓文艺化的方式来说,就是“和死神进行搏斗”,只是无奈得很,从古以来,就没有任何人能够用自己的生存意志战胜死神的。
    姚女士顿了一顿,继续说下去:“伯父在知道了自己的状况之后——医生说他随时都可以断气——他就坚持回家,在回家之后,又活了三个多月,医生们都说那已经是生命的奇迹了。”
    她在叙述姚教授临死之前的一些情形,我听来还是觉得很模糊,无法在脑中构成画面。白素显然有同样的感觉,她道:“请你将姚教授死亡之前的生活……和生活环境比较详细一点,向我们说说。”
    姚女士点头:“伯父一向独居,那是一栋很大的房于,有很大的花园,有大约七八个男女佣人,在他从医院回到家里之后,父亲又请了三班,每班两个专门护士照料他。虽然医生说现代医学对于他的状况已经完全无能为力,可是父亲还是坚持医生每天至少来看他三次,后来因为伯父反对,说他讨厌看到医生见到他居然还活看时那种古怪的神情,所以不要医生再来,父亲和他起了几次争执,总算改为三天来一次……伯父终于去世的时候,并没有医生在旁。”
    姚女士说到这里,很是难过:“他回家之后,我知道他随时都会离开人世,所以不论多忙,都尽量去陪他,开始几天他看到我来都很高兴,我要离开他也有点不舍得,有一次我还整晚在他的状边,好几次我瞌睡醒来,看到他在沉睡,还以为他已经去了,要伸手去探他的鼻息,才能肯定他还活看,心里就又高兴又难过……”
    姚女士说到这裹,很是欷歔.她的叙述很生动,那时候她高兴的自然是因为姚教授还有呼吸,而难过的是只怕下一分钟,呼吸就会停止。
    姚女士停了一会,继续说下去:“可是……可是自从那个人出现之后,伯父他就不让我再去看他,伯父他坚决要我最多三天去一次,而且每次不到一小时,就赶我走!”
    姚女士在这样说的时候,有十分不理解的神情,向我们望来,像是想我们解答她心中的疑惑:姚教授为甚么不让她去看他?
    我们怎么会知道为甚么!
    倒是在姚女士的话中很可以听出那位姚教授是怎样的一个老人——他不但有坚强的生存意志,而且个性非常固执己见,没有甚么人可以改变他的主意。这种性格用在追求学问上当然是很大的优点,可是在处世和待人接物上就难免被人当成怪人了很多学者都有这样的脾气,倒也不足为奇。
    白素想了一想,问道:“你所说的那个人,就是你认为是可能帮助你父亲处理遗体的那个人?”
    姚女士道:“如果有人帮助父亲处理遗体,那就一定是那个人,因为到最后几次我去的时候,连特别护士都被伯父赶走了,只有父亲和那个人在伯父身边——父亲也不能老是陪看,反倒是那人好像就住在屋了里。”
    姚女士这时候说起来,神情还非常不以为然。
    照她所说的情形来看,好像她父亲和那个人鬼头鬼脑在进行不可告人的阴谋。然而对一个垂死的老人,有甚么阴谋可以进行的呢?我曾经想过可能和钱财有关,然而这一双兄弟感情既然如此深切,当然不会为钱财失义,可以肯定不必朝这个方向去深究。
    到那时候为止,究竟发生了甚么事情,我们一点都不知道情都没有发生过,所谓真人头假人头,全是姚女士神经过敏。
    很可能根本甚么事然而在姚女士的叙述中,却可以发现,她所说的“那个人”有相当程度的古怪。
    那个人是甚么人?
    小郭对于古怪人物的身份,有专业性的兴趣,他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姚女士摇头:“我不知道那个人是甚么人。父亲和伯父都没有向我介绍,那个人也没有和我说话,每次我去,他最多只是向我点点头而已。”
    小郭表示不满:“难道你没有问一问?”
    姚女士道:“我问过,父亲说是朋友,我看到伯父很喜欢和他在一起,也很庆幸伯父有人相陪,虽然直觉上我不是很喜欢那个人,当然也不会深究他是甚么人。”
    姚女士说?,向我们望来——她这个人很有趣,以为我们甚么问题都可以有答案,我们互塑了一眼,心中都觉得“那个人”有古怪,可是究竟有甚么古怪,却完全说不上来。
    小郭追问:“那人是甚么长相?多大年纪?说话操甚么口音?动作上有甚么特别之处?”
    他一口气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倒全是找人的主要关键,他不愧是这方面的专家。
    姚女士却神情惘然,显然她虽然见过那个人几次,可是却完全没有这些印象。
    小郭说:“不要紧,我会请专家来听你的形容,可以把这个人的容貌画出来!”
    听得小郭这样说,我立刻道:“有这样的必要吗?他是姚教授临死之前最接近的人,又最有可能帮助姚董事长处理遗体,当然应该在殡仪馆,我们去了就可以看到他!”
    小郭不服:“我假设他有古怪——那么他就不会再出现。”
顶一下
(16)
80%
踩一下
(4)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