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乾坤挪移(6)

时间:2014-01-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她没有说下去,只是非常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有卓越成就的地质学家,受到了她父亲甚么样的惩罚,当然也不好追问。
    姚女士停了一会,才道:“我无法抹去我的感觉,而我一直对卫斯理先生有印象,所以才想通过郭先生,请卫先生帮助我,如果卫先生认为事情只是很可笑,那我就告辞了。”
    我连忙道:“对不起,刚才我态度不好,是因为我没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虽然现在我还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至少知道你有这种感觉,可能并不是无缘无故,你需要甚么样的帮助,我们都不会推辞!”
    姚女士接受了我的道歉,她道:“我想请各位帮助,证实我的感觉。”
    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我们去弄清楚,姚教授遗体上的人头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这是她来找我们的目的,此所以她一上来就问我对人的头部是不是有研究。
    我们虽然已经明白了她的要求,可是还是感到事情相当无稽,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再说些甚么才好。反而倒是姚女士替我们出主意,她道:“各位神通广大,那几个警卫,一定难不倒各位,对付了警卫,我就可以进房间去了。”
    我若不是才道了歉,这时候一定又会忍不住大笑起来——事情实在滑稽,卫斯理白素郭大侦探,联手大闹殡仪馆,目的是要使死者的侄女去验证死者的头是真头还是假头!
    这种事情如果传闻开去,必然成为江湖奇谈,而我们当然也从此成为笑柄!以后走进走出,不知道怎样见人!
    小郭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准备打退堂鼓,先咳了一下,我不等他开口说话,就伸手直指住了他,意思很明白:事情是从你这里来的,你别想开溜!
    小郭缩了缩头,没有敢说甚么。
    白素却很认真地道:“要对付几个警卫,当然不是难事,可是难免引起混乱,我看我们还是先去观察一下的好,小郭,你事务所有没有那种可以缩短距离三倍左右的眼镜型望远镜?”
    小郭还没有回答,姚女士已经发出了一下欢呼声,紧紧拥抱了白素一下。
    这种望远镜并不是甚么特别的东西,在市面上也有出售,当然小郭的事务所中如果有,那性能一定特别好,而且戴在脸上,也不容易被人觉察。
    而姚女士如此兴奋,当然是因为如果距离缩短三倍,那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遗体,可以容易辨别人头是真是假,不必走进房间去了。
    小郭点头:“有,很多,我立刻要人送四副来。”
    他说着就打电话。
    白素的这个办法简单之极,可是确然很有解决问题的效果,我们都因此感到很轻松,在这时候,我也确知姚女士的性格天真直爽之极,可以归入不成熟这一类,像小孩子一样。
    我倒很喜欢和这种性格的人打交道,因为他们有甚么就说甚么,直接表达自己的感情,不会转弯抹角。所以我也不必和他来甚么虚套客气。
    我很直接地问她:“你父亲和你伯父之间的感情如何?”
    姚女士立刻道:“极好——好到了极点!”
    我表示怀疑:“他们的性格、工作、兴趣……可以说完全不同,这感情好像很难融洽?”
    姚女士大摇其头:“我只知道他们兄弟之间,友爱诚笃,那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伯父在二十年前,就因为严重的肾病,而接近死亡,我父亲毅然将自己的一个肾,移植给我伯父。卫先生,你在怀疑甚么?”
    我伸手在自己头上,重重打了一下,由衷地道:“该死,我太小人之心了!”
    我之所以会向姚女士问这个问题,是由于我刚才想到的一些事。首先姚女士的父亲姚董事长,要亲自处理姚教授的遗体,这种行为很不寻常,如果事情有甚么古怪的话,那么古怪就一定存在于这种不寻常的行为之中。
    其次我又想到,全球公司的资产非常惊人,一直由姚董事长掌管,姚教授虽然对生意毫无兴趣,可是公司由上代传下来,他也应该有份,会不会姚董事长想吞没他的那一份,才会有古怪的花样耍出来。
    也难怪我会这样想,因为这种豪富之家为了争财产而不顾亲情的实际例子实在太多了!
    可是姚女士所说的事实,却完全否定了我的想法,一个人如果肯把自己的一个肾送给另一个人,他当然不会去打另一个人财产的主意!
    而且不论在姚教授身上发生任何事情,只要事情是对姚教授不利的,都可以绝对排除那是姚董事长所为!
    看到我这样子,姚女士也知道了我的想法,她摇了摇头:“我父亲不会做任何伤害我伯父的事情。”
    我苦笑,也只好跟看摇头,同时想到,如果姚教授死亡之后,只有姚董事长一个人在处理遗体,那他绝对没有伤害遗体的道理,由此可知姚女士的那种感觉,毫无根据。
    这时候白素问道:“处理遗体,是相当专门的功夫,普通人做不来,难道没有人帮助他?”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可是姚女士居然考虑一会才回答:“应该有,那个人……那个人……在我探望伯父的时候,见过几吹,和父亲在一起,和我伯父好像很谈得来。”
    白素道:“这人是医生?”
    姚女士摇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
    我不由自主摇了摇头——这位姚女士说的话,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听起来很简单,可是想要领会却又很困难,当真是莫测高深至于极点。
    白素也显得有此无可奈何,笑了笑:“姚教授不是在医院中过世的?”
    姚女士摇头:“不是——他在医院中住了半年,在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完全没有方法可以再维持下去的时候,他就坚持要出院,回到家里。”
顶一下
(16)
80%
踩一下
(4)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