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乾坤挪移(5)

时间:2014-01-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听她这样说,说的简直不是人话!可是看她的神情,却又无论如何不像是在开玩笑、消遣我们。
    白素又扯了一下我的衣服,还在很耐心地问姚女士:“这样说来,是一种很难表达的感觉,那么你在有了这种感觉之后,首先想到的是甚么?”
    姚女士对这个问题,连想都没有想,脱口就道:“我立刻想到他的头不是真的头。”
    她的话本来就极端莫测高深,而这句话更是起亚里斯多德于地下,只怕一样听不明白。白素当然不能例外,她怔了一怔,追问:“你的意思是……”
    姚女士的脾气毫无疑问十分急躁,她反而先不耐烦起来,道:“你问我想到甚么,我想到的就是他的头不是真的头!”
    她大声重复了刚才的那句话,这时候就算白素反手打我一个耳光,都没有办法阻止我说话了,而且我还是真的听懂了姚女士的那句话。
    我哈哈大笑:“她的意思是,姚教授项上的人头,是一个假人头!”
    我一出声,白素就让开了一些,又变得我和姚女士正面相对,姚女士瞪了我一眼,道:“就是这个意思,不知道卫先生为何觉得这很可笑?”
    这时候非但我无法停止,连小郭都大笑起来,只有白素能够控制自己,居然没有笑出声来。
    我们觉得好笑,并不只是因为姚女士所说的话荒谬绝伦,而且也因为姚女士不论在科学上有多大的成就,实际上她却幼稚之极,可以说完全不通世务。
    她凭自己的感觉所想到的事情是如此无稽,可是她却一本正经地来找我们商量!
    照她的说法,姚教授遗体上的人头,是一个假人头。
    这说法如果成立,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姚教授原来的人头到哪里去了?
    人头不会自己离开脖于,一定要经过切割才会和身体分离,过程倒并不复杂,可是问题又来了:将姚教授的头切下来,换上一个假人头,目的何在?
    世界上倒的确有“猎头族”的存在,为了种种原因,包括纪念一个好朋友而将他的头割下来的怪异行为。可是我绝对不认为会有猎头族人在这里出现,而且他们在取下了人头之后,也不会做一个假人头来接上去。
    这种做一个假人头放在死人遗体上的事情,只有在古代的小说笔记上才会出现,多数是遭人杀害之后,人头不知所终,这才用檀香木之类的珍贵材料,做上一个假人头,算是有“全尸”。
    这种情形当然也不会发生在姚教授的身上。
    姚女士显然没有好好的想过,不然她一定会知道她的那种想法是如何可笑!
    姚女士不但事先没有好好想过,到了这时候她还是不愿意好好想一想,对于我和小郭的态度,她感到非常恼怒,所以连看都不看我们,只是望看白素。
    白素微笑道:“要确定人头是真是假,十分容易,只要走进冷冻房间,接近遗体— ”
    白素话还没有说完,姚女士已经打断了她的话头:“如果可以这样,我早就做了!”
    这句话同样使我们不明白。不过我倒可以感觉到事情真的相当复杂,还有许多我口不仰、明白的因素在,加上姚女士叙述事情的能力很差,所以才形成了她的每一句话我们都听不懂的状况。
    白素吸了一口气:“为甚么做不到?”
    姚女士显出十分疑惑的神情:“我父亲吩咐,任何人不能接近遗体。”
    我忍不住摇头:“这话更滑稽了,不接近遗体,如何将棺盖盖上,完成入验?”
    姚女士回答道:“他— 我父亲他自己例外,盖棺由他亲自来进行……事实上,遗体的处理,几乎从头开始,都是他在亲自动手。”
    从姚女士的口气中可以很明显感觉到她对父亲的不满。
    我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些甚么,可是立刻又感到很无稽,所以又立刻摇了摇头。
    白素在继续问:“你是说你想进去看个清楚,可是你父亲阻止,不让你接近遗体?”
    姚女士点头:“他派了警卫,守在冷冻房间的门口,任何人都只能在门外瞻仰遗容,而且早已宣布,没有如寻常那样绕棺告别的仪式,亲友可以在门外看他进行盖棺,然后他就会推棺木出来。”
    这种丧礼形式虽然古怪,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可是为甚么要这样,而不依照常例来进行?我直觉到其中一定大有文章—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觉得姚女士所说的一切,确然有一定的可供研究之处。
    白素道:“你没有向令尊说出你的感觉?”
    姚女士对这个问题的反应相当奇特,她有骇然的神色,而且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颤,苦笑道:“说了:可是给他痛斥了一顿,虽然他从来对我十分严厉,可是我也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盛怒过,想来是伯父的去世,使他十分伤心……”
    从姚女士的话中可以很清楚地了解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父亲肯定是严父,所以虽然女儿早已成年,而且大有成就,可是父亲仍然可以痛斥女儿,而且女儿不但很孝顺,也对严父有从小就养成的害怕,受了训斥,还替父亲找理由。
    白素皱了皱眉——以她和白老大之间那种亲密无间的父女关系,确然很难体会姚女士和她父亲的那种关系。
    白素道:“可是遗体的人头是真是假,至关重要,你应该坚持才对啊!”
    姚女士神情苦涩之极,甚至于连声音都变了,道:“我坚持了,他这才更加暴怒,先告诉我一切都是伯父的遗愿,我这样无理取闹,简直是不孝之极,他罚我……罚我……”
顶一下
(16)
80%
踩一下
(4)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