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乾坤挪移(30)

时间:2014-01-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话还没有说完,姚董事长就接上去:“那是大哥的学生— 卫先生想见他?我可以安排。”
    我忽然之间感到非常疲倦,我知道如果我说想见这个人,姚董事长一定可以安排,然而就算我见到了这个人,又怎么样?又有何作用?
    还是肯定没有任何作用,所以我挥了挥手,摇头:“不必麻烦了。”
    对于我有这样的决定,白素显然并不意外。
    因为不论姚董事长和那个人联手做了些甚么勾当,和那个人见面都没有意义— 就像和姚董事长见面以及来到姚教授的住所一样,我们都会一无所获!
    当时我不但忍住了气,而且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明知道姚董事长这老狐狸心中一定在开怀大笑,却完全不能将他怎么样,这滋味很不好受。
    四个人之中只有姚女士最单纯,她一直维持很高兴的情绪,显然是由于她的心结已经解开的缘故,而我却恰好相反,心中的疑问更甚,形成了一个大结,完全不知道如何去解开它。
    还是由姚董事长和姚女士陪我们离开,姚董事长直送我们到大厦门口,这时候大堂来往的人很多,都向我们投以奇怪的眼光,不知道我们是何方神圣,以致劳动董事长父女亲自送出来,却不知道我们此刻心中苦涩之极。
    我们拒绝了姚女士要派车送我们回去的好意,自行离去,沿看人潮汹涌的马路,没有目的的向前走了好一会,白素才首先开口,道:“我们究竟在怀疑甚么?”
    我很认真地回答:“不知道。”
    白素又问:“那么我们为甚么要有怀疑?”
    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我想了好一会,才道:“最主要的是,姚董事长的一切作为,都是想我们不要怀疑。这证明他确然有事情不想给人知道!”
    白素接下来所说的话,意义深长,我一时之间不能接受,要好好想了很久,才恍然大悟。
    白素说的是:“人人都有不想给人知道的事情!”
    她这话其实只说了一半,还有没有说出来的是:“难道我们要去怀疑每一个人?”
    当时我还很不以为然,后来想通了,才知道确然如此— 我,卫斯理的一生,几乎都致力于查究人家不想给人知道的事情,简直是莫名其妙、无聊透顶。
    这是后来才觉悟到的,在觉悟之后,深刻地感到自己行事作风必须彻底改变,再也不去理会人家的事情。
    那是后来的事情— 改变作风是不是成功,自然也不是这个故事范围之内的事情。
    当时我既然不以为然,立刻的反应是哼了一声,道:“常古道:事无不可对人言。鬼头鬼脑,拼命隐瞒事实,就非奸即盗,要认真对付。”
    白素笑了起来:“你倒很能够秉承‘以天下为己任’的气派!”
    我征了一征:知道白素是在讽刺我。
    所谓“以天下为己任”:是传统的为人目标,一向被视为十分伟大,若有人以此为人生目标,就会令人肃然起敬。可是只要仔细想想,就会觉得这样的目标,非但十分滑稽,而且非常可怕。
    滑稽的是: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你为甚么要一个人将之据为己有,当作是你的责任?
    可怕的是,如果有人竟然达到了这个目标,那么天下就变成了他一个人的天下了,天下所有人成了甚么?
    我当然绝对没有白素所说的那样“伟大”,而且对这样的“伟大”一向非常反感,可是我确然也太喜欢管人家的事情。
    虽然我一向坚持原则:要人家来请我管,我推辞不掉,这才加入。和那种致力“为人民服务”,而人民不能拒绝服务的可怕情形完全不同。
    我当然也知道,白素这时候这样说的真正意思是:事情本来是姚女士来求我们的,现在姚女士既然认为全是她的胡思乱想,我们也就应该放手,不必再自动献身去为人服务了。
    白素是在劝我就此算数,不必再理会这件事情了。
    我心中苦笑:就算想继续理会,也没有可能,因为根本无从看手!
    我也知道白素这样委婉地说,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想理而无法理,就会很苦恼;如果主动放弃不理,就不会有烦恼。
    世界上绝大多数事情,都是如此。
    道理简单之极,可是真要做到,却并不容易,我在那时候,就非常之不甘心,所以我说道:“且看看小郭的全面调查,会有甚么结果再说。”
    白素也没有再说甚么,反而倒是我不好意思,道:“你心中在说‘江山易政、本性难移!’”
    白素微笑:“我甚么也没有说,那是你自己说的!”
    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我一方面和小郭联络,一方面又将整件事情好好想了一遍,觉得姚董事长的安排,虽然密不透风,可是也有不少地方可以怀疑。
    例如他给我们看到了那个假人头,来消除我们的疑虑,就可以假设假人头有两个— 能够做一个,就可以做两个。
    他是在知道我们查到有假人头之后,才设计这样的行动。
    再例如,用为了保证姚教授生活不受骚扰的理由,来设置这样严密的保安系统,也显得牵强——我宁愿相信在大厦顶楼有非常重大的秘密行为在进行,所以才需要这样的保安系统。
    正如我说过的,就算要放弃,也要看小郭的调查是不是有结果。可恶的是一连好几天,小郭音讯全无,他的职员说他因公外出,我甚至要白素找到了小郭的妻子,可是她也不知道小郭到哪里去了,小郭在离开的时候,只是告诉她有事情要办而已——这种情形郭太太早已习惯,所以并不担心。
顶一下
(16)
80%
踩一下
(4)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