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乾坤挪移(3)

时间:2014-01-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向白素望去,笑道:“这种无边无际的事情,怎么能够猜得?!”
    白素来到了我和小郭中间,笑道:“其实并不难猜,郭大侦探,其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是不是?”
    我征了一征,小郭已经向白素深深鞠躬,显然是白素已经猜对了,我再征了一征,才会过意来,伸手指看自己的鼻子,一时之间还是说不出话来。
    后来自素笑我:“你真是后知后觉到了极点,小郭看到了纸片上的名字如此吃惊,当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意外。他又立刻来找你,把经过告诉你,又替那位姚女士说了许多好话,这一切都说明姚女士要找的人是你!”
    我苦笑— “后知后觉”这个考语,是无论如何逃不掉的了,可是我还是不服气,道:“你怎么知道小郭是立刻就来找我的?”
    白素道:“如果你留意报纸上的新闻,就可以知道,那位姚教授的出殡日子,就在小郭来找你的后天。由此可知小郭是在和姚女士会面之后立刻来找你的。”
    我无话可说— 白素料到的,在当时还不只如此,在小郭还想再鞠躬的时候,白素道:“那位姚女士是不是在外面等?如此值得尊敬的人,怎么不立刻请她进来!”
    小郭一听,如奉纶音,大叫一声:“得令!”箭一般向外冲了出去。
    这时候我当然已经明白发生的是甚么事情了。
    事情其实很简单:那位姚女士是有事情要来找我,她知道无法直接找到我:又打听到了小郭和我的关系,所以通过小郭,想来和我见面。
    当时我哼了一声,道:“小郭也太鬼头鬼脑了,知道姚女士是要来找我,也不必反应这样激烈!”
    白素笑道:“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多古怪?想见阁下,比甚么都困难,这……臭名可说远播!”
    我啼笑皆非:“好么!做了一辈子人,赢得臭名远播名!”
    说话之间,小郭已经和一个中年妇女一起走了进来。由于小郭早就详细形容过这位姚女士的外形,所以我和白素都不感到意外,我看到她虽然风霜满脸,可是神情坚毅无比,像是一尊石头雕刻一般。
    白素非常热情地迎了上去,道:“欢迎,欢迎,能够见到那么著名的科学家,实在太高兴了。我是白素,他就是卫斯理。”
    姚女士笑了笑:“卫夫人和卫先生才是名扬四海哩。”
    白素道:“你在地质学上的成就,举世皆知,而且必然在历史上有崇高的地位,我们算是甚么!”
    白素对姚女士评价如此之高,可以肯定她在小郭提起姚女士之前,已经知道这个人的成就。我不敢说白素的话对姚女士赞扬太过份,因为我对姚女士究竟有甚么成就一无所知,那肯定是自己见识太少之故。
    这时候小郭对于姚女士会受到白素这样程度的欢迎,也感到很意外,显然他虽然曾经接触过和姚女士有关的资料,可是他对姚女士的了解程度,看来也和我差不多。
    (后来,白素详细向我介绍姚女土在地质学和矿物学上的成就,听得我目瞪口呆— 不过这一切和这个故事关系不大,反而和后来另一件事情有很大的关联,所以详细情形放在叙述那一个故事的时候再说。)
    白素说看,已经紧握了姚女士的双手,姚女士一面向我点头,一面道:“卫夫人太客气了,我有一件事情,想向卫先生和卫夫人请教。”
    她开门见山,立刻提出了来的目的,我很欣赏这种直率的作风,也立刻道:“请说。”
    白素将姚女士轻轻带到沙发前,请她坐下,姚女士显然心事重重,心中只在想看她要问我的问题,所以连坐下来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好像摇白素带领才能完成。
    看到这种情形,我心中想,姚女士的问题一定古怪严重之极,不然她不至于这样心神恍惚。我向小郭望了一眼,小郭摇了摇头,表示他并不知道是甚么事情。
    姚女士坐了下来之后,神情很认真地望看我们,问了一个别说是我,就算是白素也万万料不到的问题。
    她很严肃地问我:“卫先生对于死人的头部,有甚么程度的认识?”
    一时之间,我和白素、小郭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三人之中,白素最快反应过来,她道:“姚女士,你放心,我们既然答应了和你共同解决问题,就一定会遵守诺言,你尽管慢慢说,从头说起。”
    姚女士有些不好意思:“是,我这样问,各位可能不是很容易明白。”
    我心中暗忖:岂止不容易明白,简直会把提出这种问题来的人当神经病!
    姚女士顿了一顿,又道:“我伯父在三天前过世— ”
    她说了一句,又停了下来,像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才好,神情十分犹豫。
    白素显然企图帮助她,道:“是,我们在报上看到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姚教授学问博大精深,他的去世,是人类文化的一大损失!”
    在白素这样说的时候,我的思想扯了开去,我想到每一个有成就的人死亡,就都会用这样的话来表示惋惜,因为人死了,这个人的一切学问,也就随之消失,确然是一种损失。可是没人可以避免死亡,所以这种损失也就不可避免——既然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其实也不必表示可惜。
    当时我只是随便想到了这些,绝没有想到这种偶然的想法,在后来事情的发展中,居然十分重要。
    当时我又想到,姚女士一上来就提到了“死人的头部”,难道是姚教授死后,头部发生了甚么古怪的变化?
    我只是自己在想,并没有说甚么,因为我发现姚女士不管在她的领域中有多大的成就,她叙述事情的本领显然很差,我如果向她问问题,只有使她的叙述更加紊乱。
顶一下
(16)
80%
踩一下
(4)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