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乾坤挪移(26)

时间:2014-01-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等到说完,已经到家很久,白素倒真是很认真地和我讨论可能破解的方法,有几次我几乎认为可行,立刻和戈壁沙漠联络,可是戈壁沙漠听了,都加以否决——原来认为可行,是我们对整个防卫系统还缺乏了解的缘故。
    戈壁沙漠甚至于用听来很伤感,其实非常自负的语气道:“这个系统实在太完美了,以致我们虽然是设计者,也无法对付!”
    在戈壁沙漠下了这样的结论之后,白素居然还很高兴,道:“这证明我很对——除了等对方带我们进去之外,没有别的方法了。”
    我忍住了气:“对方为甚么要带我们进去?”
    白素道:“假设对方心中坦荡,为了怕我们不断纠缠,就有理由让我们去看个究竟。”
    我还是不以为然,白素补充道:“卫斯理威名在外,想必姚董事长也有所闻,当然不想招惹!”
    我苦笑,照白素所说,那绝不是甚么“威名”,而应该是“恶名”才是。
    白素既然一再肯定会有姚董事长来请我们这种事情发生,我当然不便再和她争下去,只好静以观变。
    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才起身不久,就有门铃响,白素向我望了一眼,道:“来也!”
    我还是不相信,在老蔡的大声询问声中,我下了楼,赫然看到被老蔡堵在门口的正是姚女士。
    老蔡有点越老越糊涂,姚女士上次来的时候他曾经见过,可是这时候看他那种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样,显然他不记得了,偏偏姚女士的外表不起眼,所以老蔡的态度分外恶劣。
    我连忙赶过去,拉开老蔡,姚女士并没有见怪,立刻道:“两位早,家父正等着,两位请跟我来。”
    白素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后,我转过头去,和她互望了一眼,白素低声道:“我没有料准——姚董事长没有亲自来请我们。”
    我已经佩服之极,忙道:“那不算甚么!”
    虽然姚女士来了,而且姚董事长愿意带我们去看姚教授住所已经成为事实,可是我还是非常怀疑。
    我怀疑的是:为甚么姚董事长对我们的态度会有这样大的转变?我认为其中必有原因,只是我现在不知道他究竟又想玩甚么新花样而已。
    昨天晚上,我和白素也讨论过这一点,我们的结论是不管如何,先到姚教授住所去了再说,看是不是能够因此消除我们心中的所有疑惑,再作决定。
    所以我们向姚女士说了几句客气话,就和她一起上了车,在车行途中,我们也没有向姚女士提出任何问题,反而是姚女士向我们解释那天姚董事长将我们赶走之后的一些事情。
    照姚女士的说法,是姚董事长非常厌恶任何人对姚教授的骚扰——包括生前的骚扰和死后的骚扰,所以一看到我们出现,就有非常激烈的反应。
    在我们走了之后,姚女士也感到父亲的态度太过份,所以破例和她父亲起了争执,在争执之中,她坦然说出了她心中的疑惑,据她所说,她父亲听了之后,非但没有更加生气,却反而笑起来。
    而姚女士急看要去开会,所以没有时间向我们作解释,她说,她向姚董事长介绍了我们的为人,姚董事长也决定在她开会回来之后,请我们到姚教授住所去——白素就算不到哥伦比亚去,情形也是一样。
    姚女士在说这些的过程中,却并没有说为甚么姚董事长不生气,为甚么她又不再怀疑——其中必然有一段关键性的经过,她没有说出来。
    我好几次想追问,都被白素阻止。
    等到姚女士说话告一段落,白素才道:“其间一定发生了一些事情,使你不再有疑虑。”
    姚女士高兴地道:“正是——我且不到说,等你们自已发现,才知道事情原来如此,一切全是由于我过度悲痛,所以才产生的胡思乱想!”
    她在这样说的时候,所显出的神情,是老实人偏要弄狡狯的典型——姚女士是老实人,这一点我绝对没有疑问,问题是出在她父亲姚董事长身上。
    白素显然和我有同感。
    她道:“这结论是令尊所下的吧!”
    姚女士并不否认,她道:“是,可是我完全同意。”
    我和白素又互望了一眼,一时之间都想不出其间究竟发生了些甚么事情,以致姚女士完全改变了她的想法。
    因为反正事情过一会就会真相大白,所以我们也没有进一步去作设想。
    没有多久,车子就已经驶近姚氏大厦,在驶进大厦面前的空地时,隔?空地中心的喷水池,已经可以看到姚董事长站在大厦正门的石阶之下,他看到了车子驶近,向车子挥手。
    看到了这种情形,我向白素点了点头。
    我是在向她说:虽然你没有料中他“亲自来请”,可是如今他“降阶以迎”,这也差不多了。
    车子驶到门口,这位上次近乎穷凶极恶要将我们赶走的姚董事长,竟然跨步前来,看样子是准备来替我们开车门!
    虽然我还是对他没有好感,可是在江湖上行走,必须遵守的规矩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断然没有坐看等他来开门的道理。
    所以我立刻抢先一步,打开车门,跨出去道:“不敢当!”
    姚董事长像是对我的来到,感到很高兴,呵呵笑看:“阁下能够不见怪,惠然肯来,真是感激。”
    我当然只好客气,上分虚伪:“董事长不计前嫌,这才令人钦佩。”
    姚董事长笑道:“哪里有甚么前嫌,都是误会而已。”
顶一下
(16)
80%
踩一下
(4)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