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乾坤挪移(19)

时间:2014-01-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在头像旁设立警卫,目的可能像皇宫门口有警卫一样,想使人更起敬意,可是效果适得其反。
    姚女士注意到了我看到头像之后的反应,她道:“是我祖父……全是我父亲的主意。”
    我自然而然地问:“你伯父也不反对?”
    我这样问,是因为这种安排非常恶俗浅薄,连普通人都可以感觉出来,何况是姚教授这样的大学问家。
    姚女士有些伤感地笑了一下:“本来我也很奇怪,后来有一次父亲问他,人像的警卫要不要增加到四个,他听了之后反问:”甚么人像?甚么警卫?‘原来他进进出出大堂不知道多少次,根本没有留意到大堂中间有人像有警卫,他只是直出直人,脑中所想的只有学问!“
    我倒并不感到意外,觉得像姚教授那样的学者,正应该如此。
    姚女士很感叹:“当时父亲很生气,当然他不会在伯父面前发作,可是我看得出他很生气,伯父却完全不觉得,唉,想起来就像是昨天的事情一样,伯父却已经不在了。”
    我叙述这些细节,对了解这个故事中的人物关系,很有帮助,并非完全闲话毫无疑问,姚董事长的脾气暴躁,很容易发怒,可是在他哥哥面前,他却可以忍住了不发作,由此可知他对哥哥不但感情深厚,而且非常敬重。
    这就很难设想,他会有对哥哥不利的行为。
    本来“把姚教授的头换成假的”这样的行为如果存在,姚董事长有最大的嫌疑,可是既然无法设想他会对哥哥不利,当然也无法假设他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和白素互塑了一眼,一时之间两人想法相同。
    说话之间,来到了大堂一角,在一扇也有两个警卫守立的门前站定,姚女士略为抬头向上,虽然我一时之间没有找出隐藏的摄视镜头,可是知道它必然存在,姚女土这时候就是在通过鉴定。
    过了几秒钟,门上有轻微的声响,姚女士才取出钥匙来,插进门中心看来像是装饰图案的许多小孔中的一个。
    我注意到了姚女士手中的钥匙其实只是一根圆形的金属棒,当然这金属棒上有磁性记忆——那牵涉到非常复杂的高级电于技术,这样先进科技的锁,用在进入姚教授住所,有点匪夷所思。
    白素在我发楞的时候,轻轻碰了我一下,示意我“好戏还在后头”。
    这时候姚女士打开了门,门内是一个相当大的空间,类似另一个厅堂,警卫更多,看起来像是在看守国家金库一样。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姚教授每天进出,难道也看不到这许多警卫,他受得了?”
    姚女士摇头,神情也很不以为然,她道:“本来两个大堂之间并没有阻隔,这墙和门,是伯父病了,卧?不起之后才加建的,他并不知道……他去世之后,才经过这些加建……而以前,也当然没有那么多警卫。”
    这时候我心中疑惑之极——这一切当然也都是姚董事长的安排了,这大厦显然是他的产业,他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问题是:他为甚么要这样?
    或者说:他这样严密防范,究竟想保护甚么?
    尽管心中疑惑,却没有答案。
    姚女士走在前面,我和白素跟看她,只见看到我们的警卫,都有很诧异的神情,我估计姚女士是要带我们到电梯门前去乘搭电梯,因为我看到有三个电梯门在前面。
    可是在我们离开电梯门大概还有十公尺左右的时候,两个也穿看警卫制服的中年人,急急走过来,阻住去路,两人对姚女士的态度很恭敬,然而神情也很坚决,他们道:“董事长一再吩咐过,陌生人不能进入口这里的范围。”
    对于这样的阻挡,姚女士好像在预料之中,她道:“这两位不是陌生人,是伯父的学生。”
    想不到姚女士居然也会撒谎,我感到很好笑。
    那两人显然是警卫队的负责人,他们道:“董事长说过,只要不是在记录中有资料的人,都是陌生人。”
    我一时之间也不是很明白甚么叫做“记录中有资料”,只听姚女士道:“你们别管,我会向董事长解释。”
    姚女士这样说,我以为一定没有问题的了,这时候我更疑惑:这样严密防范,是为了甚么?
    却不料防范的严密程度,远超乎我的想像,那两人道:“没有用处,这两位在记录没有资料,进入电梯,电脑不能辨别他们,电梯就不会开动!”
    我听得又是吃惊又是好笑,这当然又是高科技的杰作,看来甚么人可以进入有一张名单,拟订名单的当然是姚董事长。名单上的人,都有详细资料输入电脑,相信包括容貌、身形等等,进入电梯时,电脑就进行识别,发觉和资料不符,电梯就不会启动。
    这当然是非常有效的防范方法,可是为甚么要用在这里,大厦上面究竟有甚么样的秘密,需要这样的防范?
    我忍不住大声道:“大厦有多少层?电梯不载,我们就走楼梯上去好了。”
    我当然是在说笑话,也确然引起了一阵轰笑声,听得出警卫们是在笑我不知道天高地厚,从他们的笑声中可以想到楼梯上的防范可能更加严密。
    那两个队长并没有笑,瞪了我一眼,其中一个忽然脸有讶异之色,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我立刻知道这家伙认出了我是谁,才会有这样的反应,所以我向他点了点头,报以一笑。
    我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要他明白,既然已经知道了我是谁,就应该识趣,不要再阻止我们。
    这家伙可能在一刹那之间也曾这样想过,可是他并没有如我所想像的那样,他对姚女士道:“或许请示董事长批准,将这两位的资料输入电脑,那么这两位以后就可以进出了。”
顶一下
(16)
80%
踩一下
(4)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